龚诩(1381~1469)明代学者。一名翊,字大章,号纯庵,南直隶苏州府昆山(今属江苏)人。建文时为金川门卒,燕兵至,恸哭遁归,隐居授徒,后周忱巡抚江南,两荐为学官,坚辞,有《野古集》。 ► 303篇诗词

和屈寓庵写愁韵

底事中宵梦不成,一身无那万愁并。飘零踪迹随蓬转,澹泊生涯费舌耕。

短蜡烧残寒漏永,慈乌啼断月华明。年来多少伤心恨,都付梅花晓角声。

续铁心行

男儿心肠硬如铁,妇人谗言如火烈。置之垆冶鼓风扇,须臾硬铁柔如线。

长针持出砧玞上,火星四出谁能向。一椎重兮一椎轻,声闻远近铮铮鸣。

椎后复烧烧复椎,或锄或钁随手成。乃知男儿有欲心易软,岂能不惑常保骨。

肉之深情我愿丈,夫心如金莫如铁。一回锻鍊一回坚,彼火灰寒自当灭。

芝塘道中即事

北望宝芝三十里,村墟六月雨馀天。一湾流水一湾竹,两岸垂杨两岸蝉。

谢老久荒先世宅,平章犹记古时田。浮生始悟真如梦,一度经过一怆然。

客中秋夜

仲秋才十日,此夜已三更。蕉叶兼梧叶,风声杂雨声。

故园初断梦,逆旅未归情。无那庭阶下,蛩音响到明。

咏汤婆长句寄谈勿庵勉之共发一笑

岁晚江乡雪盈尺,小斋不禁寒气逼。

先生独卧不成眠,两脚浑如水中石。

今宵何幸得温温,伸去缩来随意得。

非关被底别藏春,深藉汤婆有余力。

此婆生来名阿锡,纺织无能有潜德。

缄口何曾说是非,谋身不解求衣食。

寂寂无声伴到明,不作骄痴取怜惜。

君不见此婆有妹名青奴,骨格玲珑如姊默。

不容暑气侵肌肤,亦与先生旧相识。

只因寒暑不同时,弃舍尘中倚空壁。

咏纸被

纸衾方幅六七尺,厚软轻温腻而白。霜天雪夜最相宜,不使寒侵独眠客。

老夫得此良多年,旧物宝爱同青毡。不论素■出南海,岂羡文锦来西川。

受用将图此生过,争柰义孙要与阿翁相伴卧。阿翁夜夜苦丁宁,莫学恶睡骄儿轻踏破。

饥鼠行

灯火乍熄初入更,饥鼠出穴啾啾鸣。齧书翻盆复倒瓮,使我频惊不成梦。

狸奴徒尔誇衔蝉,但知饱食终夜眠。痴儿计拙真可笑,布被蒙头学猫叫。

郭公辅挽诗

古娄樽酒忆相违,瞬息那知往事非。生死可怜客易别,交游转觉老成稀。

谪仙此日骑鲸去,丁令何年化鹤归。老眼一泓怀旧泪,随风散作雨霏霏。

田园杂兴 其三

稚子囊书仆抱琴,梅花香里独清吟。人言恰是西湖景,只是先生不姓林。

癸亥民情 其一

太守安居花锦城,眼前儿女沸欢声。岂知田野通宵雨,救水浑如救火情。

田园杂兴 其六

布被棱棱似铁寒,一宵诗梦屡更端。觉来爱煞窗前月,送我梅花瘦影看。

题画竹赠袁宗鲁

落花飞絮自纷纷,岁晚相看独此君。却忆西斋明月夜,满窗清影共论文。

落叶吟

落叶复落叶,阶前渐积多。虽知无反期,未能忘旧柯。

谁知旧柯心,己萌新叶意。故情虽不同,能不我遐弃。

作书报新叶,且莫誇逢时。西风一朝起,此情当自知。

题画竹石寄马字昌沈养明

国风兴淇竹,易繇云介石。我思千载人,时能践其迹。

武公之德不可忘,周公之辞何孔章。乃知在意不在画。

无盐底须脂粉妆。马生沈生我湜籍,颇知好古循规则。

椎凿不斲太古心,霜雪宁凋岁寒色。别来又见秋风凉,相思之情江水长。

为书古道用相勉,愿视竹石同羹墙。

留侯

已闻赤帝收秦鹿,又见乌江刎楚猴。一点报韩心已遂,重轻宜不较封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