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有光(1506~1571)明代官员、散文家。字熙甫,又字开甫,别号震川,又号项脊生,汉族,江苏昆山人。嘉靖十九年举人。会试落第八次,徙居嘉定安亭江上,读书谈道,学徒众多,60岁方成进士,历长兴知县、顺德通判、南京太仆寺丞,留掌内阁制敕房,与修《世宗实录》,卒于南京。归有光与唐顺之、王慎中两人均崇尚内容翔实、文字朴实的唐宋古文,并称为嘉靖三大家。由于归有光在散文创作方面的极深造诣,在当时被称为“今之欧阳修”,后人称赞其散文为“明文第一”,著有《震川集》、《三吴水利录》等。 ► 125篇诗词 ► 3条名句

题异兽图

昔年曾读《山海经》,所称怪兽多异名。

仲尼删书述禹贡,九州无过万里程。

抟木青羌何以至,伯益所疏疑非真。

西旅底贡召公惧,作书训戒尤谆谆。

周史独著王会篇,睢盱百怪来殊庭。

载笔或是夸卓荦,传久孰辨伪与诚。

虽然宇宙亦何尽,环海之外皆生人。

阴阳变幻靡不有,异物非异亦非神。

曾闻汉朝进扶拔,唐时方贡来东旌。

壹角马尾出绝壁,绿毛忽向人间行。

近代所闻非孟浪,往往史牒皆有征。

今之画者何所似,毋乃诞漫不足凭。

考古图记岂必合,任情意造皆成形。

画狐似可作九尾,赤首圜题随丹青。

呜呼!孰谓解衣盘礴称良史,不识驺牙与麟趾。

金陵还家作

自从出门口,预言相见期。西风扬子渡,犹嫌归棹迟。

于今对寒月,芭蕉露漓漓。一儿县城西,一女松江湄。

心情两萦系,有如蛛网丝。

初发白河 其一

白河流水日汤汤,直到天津接海洋。我欲乘舟从此去,明朝便拟到家乡。

项脊轩志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堦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家有老妪,尝居于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于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于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从板外相为应答。”语未毕,余泣,妪亦泣。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

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

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陇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坎井之蛙何异?”(人教版《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中无此段文字;沪教版无此段。)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吴山图记

吴、长洲二县,在郡治所,分境而治。而郡西诸山,皆在吴县。其最高者,穹窿、阳山、邓尉、西脊、铜井。而灵岩,吴之故宫在焉,尚有西子之遗迹。若虎丘、剑池及天平、尚方、支硎,皆胜地也。而太湖汪洋三万六千顷,七十二峰沉浸其间,则海内之奇观矣。

余同年友魏君用晦为吴县,未及三年,以高第召入为给事中。君之为县,有惠爱,百姓扳留之,不能得,而君亦不忍于其民。由是好事者绘《吴山图》以为赠。

夫令之于民,诚重矣。令诚贤也,其地之山川草木,亦被其泽而有荣也;令诚不贤也,其地之山川草木,亦被其殃而有辱也。君于吴之山川,盖增重矣。异时吾民将择胜于岩峦之间,尸祝于浮屠、老子之宫也,固宜。而君则亦既去矣,何复惓惓于此山哉?昔苏子瞻称韩魏公去黄州四十馀年而思之不忘,至以为《思黄州》诗,子瞻为黄人刻之于石。然后知贤者于其所至,不独使其人之不忍忘而已,亦不能自忘于其人也。

君今去县已三年矣。一日,与余同在内庭,出示此图,展玩太息,因命余记之,噫!君之于吾吴有情如此,如之何而使吾民能忘之也!

小屯

小屯不知名,土屋十数家。少妇时出汲,黄沙没弓鞋。

十八学士歌

十八学士谁比方,争如瑚琏登明堂。

立本丹青褚亮赞,至今遗事犹焜煌。

有隋之季天壤坼,英雄草昧皆侯王。

真人挥霍静区宇,遂偃干戈兴文章。

天策弘开盛儒雅,群髦会萃皆才良。

丈夫逢时能自见,智谋艺术皆雄长。

惜哉嘉猷亦未远,风流犹自沿齐梁。

吾读成周《卷阿》诗,吉士蔼蔼如凤凰。

能以六典致太平,远追二帝轶夏商。

唐初得士宜比迹,胡为致治非成康。

中间岂无河汾徒,唵遏师门竟不扬。

吁嗟房杜已如此,何恨薛生先蚤亡。

山茶

山茶孕奇质,绿叶凝深浓。往往开红花,偏在白雪中。

虽具富贵姿,而非妖冶容。岁寒无后凋,亦自当春风。

吾将定花品,以此拟三公。梅君特而洁,乃与夷叔同。

题周冕赠任别驾卷 其二

江南列郡尽乘城,藏穴何人肯出兵?惟有使君躬擐甲,刘家港口看潮生。

沧浪亭记

浮图文瑛居大云庵,环水,即苏子美沧浪亭之地也。亟求余作《沧浪亭记》,曰:“昔子美之记,记亭之胜也。请子记吾所以为亭者。”

余曰:昔吴越有国时,广陵王镇吴中,治南园于子城之西南;其外戚孙承祐,亦治园于其偏。迨淮海纳土,此园不废。苏子美始建沧浪亭,最后禅者居之:此沧浪亭为大云庵也。有庵以来二百年,文瑛寻古遗事,复子美之构于荒残灭没之余:此大云庵为沧浪亭也。

夫古今之变,朝市改易。尝登姑苏之台,望五湖之渺茫,群山之苍翠,太伯、虞仲之所建,阖闾、夫差之所争,子胥、种、蠡之所经营,今皆无有矣。庵与亭何为者哉?虽然,钱镠因乱攘窃,保有吴越,国富兵强,垂及四世。诸子姻戚,乘时奢僭,宫馆苑囿,极一时之盛。而子美之亭,乃为释子所钦重如此。可以见士之欲垂名于千载,不与其澌然而俱尽者,则有在矣。

文瑛读书喜诗,与吾徒游,呼之为沧浪僧云。

二石歌

太湖波翻江海连,二石飞来堕我前。大者恢诡作蛮舞,高者翛翛特清楚。

忆昔秦公辟西圃,岩愕争来献庭户。悠然日与西山伍,大贤名迹成往古。

我见拜之礼亦可,近者尚书称豪武。致石如此颇可数,初如大旗绝漠起。

睨视嶷然又若九皇圣人,鹑居鸟行衣垂羽。独立崆峒之野观天宇,云将、鸿蒙不得语。

自我有此日婆娑,无酒且能发高歌,属当远行奈若何?

迟回尚得一月多,来观莫厌数百过。嗟我安能龙食清,垂老疲役违吾情?

自天津来至此已过一月去阙日远怆然有作

漳水悠悠向北流,征人日夜驾南州。行来忽尽三千里,又下扬州望越州。

赠星人胡竹轩

竹轩晓星晷,解剥究玄理。

试以厮养卒,一一见出处。

予欲老江干,因君忽奋起。

戒涂上帝京,老骥思千里。

吾岂富贵徒,此意共谁语。

君来访我时,冰雪蹑穿履。

风吹漆纱巾,使我常念汝。

海上纪事十四首 其七

任公血战一生馀,莲碧花桥村坞虚。义士刘平能代死,吴门今不数专诸。

颂任公四首 其二

小丑猖狂捍禦劳,跳梁时复似猿猱。贺兰拥众尤堪恨,李广无军也自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