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濂(1310—1381)字景濂,号潜溪,别号玄真子、玄真道士、玄真遁叟。汉族,浦江(今浙江浦江县)人,元末明初文学家,曾被明太祖朱元璋誉为“开国文臣之首”,学者称太史公。宋濂与高启、刘基并称为“明初诗文三大家”。他因长孙宋慎牵连胡惟庸党案而被流放茂州,途中病死于夔州。他的代表作品有《送东阳马生序》、《朱元璋奉天讨元北伐檄文》等。 ► 184篇诗词 ► 1条名句

樱花

赏樱日本盛于唐,如被牡丹兼海棠。恐是赵昌所难画,春风才起雪吹香。

思春辞

美人别我城南去,几见楼头凉月生。南浦沈书寻素鲤,东风将恨与新莺。

丁香枝上同心结,九曲灯前白发明。花托芳䰟随鹊梦,草移愁色上帘旌。

物华半老燕脂苑,春影轻笼翡翠城。歌扇但疑遮月面,舞衫犹记倚云筝。

因弹别鸐心如剪,为妒文鸳绣懒成。宫烛不啼偏有泪,湘桃无语自多情。

岩南树密晨乌集,江北潮回暮渚平。幸有梦中能聚首,唤醒恨杀短箫声。

拟古(二首)

秋蝉啼枯枝,朝夕饮风露。

岂无百虫食,政以廉洁故。

黄昏鸣声悲,似欲有所诉。

不受丹鸟知,反逢螳螂怒。

陨身亦何辞,吾能改其度。

送东阳马生序(节选)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送东阳马生序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天子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以为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辩,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我夸际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余者哉!

吴起守信

昔吴起出,遇故人,而止之食。故人曰:“诺,期返而食。”起曰:“待公而食。”故人至暮不来,起不食待之。明日早,令人求故人,故人来,方与之食。起之不食以俟者,恐其自食其言也。其为信若此,宜其能服三军欤?欲服三军,非信不可也!

题玄麓山八景 其四 翠霞屏

古石不改色,绛绿自成围。谁裁一片霞,为我制秋衣。

予奉诏总裁元史故人操公琬实与纂修寻以病归

忆昔试艺时,年丁二十九。

不谙精与粗,运笔若挥帚。

欲尽王霸言,自寅直窥酉。

于时有操君,许子乃其友。

同自鄱阳来,怀玉期一售。

风雅别正变,卦画参奇偶。

见者称双璧,光芒射窗牖。

及至淡墨题,氏名列某某。

果符人所占,二榜皆冠首。

顾予坎籥姿,甘在孙山后。

有司非冬烘,悬鉴定妍丑。

终然采芑虋,难可混稂莠。

盈盈罗刹江,颜色绿胜酒。

忽然潮汐生,龙虎共吟吼。

买舟踏澎湃,共折江头柳。

别归金华山,幸有云半亩。

结茅涧之阿,敢曰松桂诱。

寻鹤陟欹磴,避人下关牡。

外物绝他萦,中扃森独守。

钻摩六艺学,誓以托不朽。

奈何荆楚间,妖气夜冲斗。

蔓延浙河东,无地不深蹂。

帕额手执刀,骑马向林薮。

杀戮何忍闻,流毒到鸡狗。

幸然一命存,微贱不敌韭。

犹携旧书囊,遑遑戴星走。

许子忽相逢,短襦不掩肘。

涕下如绠縻,容枯类羸叟。

稍稍叙离合,即问君安否。

云君兵燹余,充肠乏藜糗。

念君五内热,谈说不置口。

何时插两翅,执经趋左右。

大明丽中天,流光照九有。

僣乱皆削平,清净无纤垢。

垂衣坐法宫,充耳施纩黈。

湛恩极沾霈,天地同高厚。

群臣再拜跪,齐上万年寿。

帝曰元有史,是非尚纷糅。

苟不亟刊修,何以示悠久。

宜简岩穴臣,学识当不苟。

衮斧严义例,执笔来听受。

使者行四方,持檄尽搜取。

非惟收誉髦,最欲尊黄耇。

余时奉诏来,君亦至钟阜。

一见双眼明,不翅蒙发蔀。

大启金匮藏,一一共评剖。

发凡及幽微,胜辨白与黝。

奈何君有疾,客邪干气毋。

僵卧木榻间,胪逆夜加呕。

医言湿热胜,良剂急攻掊。

恨无延年术,玄霜和鬼臼。

日念芝山青,亲之若甥舅。

翩然赋《式微》,使我心如炙。

倾欹车阙辕,颠倒衫失纽。

若何慰劳劳,吾诚嗟负负。

平生湖海情,临歧忍分手。

官楼沽酒别,无钱更留绶。

醉后双耳热,击壶如击缶。

汀草涨绿莎,川花破红藕。

须记送君时,四月日丁丑。

阅江楼记

金陵为帝王之州。自六朝迄于南唐,类皆偏据一方,无以应山川之王气。逮我皇帝,定鼎于兹,始足以当之。由是声教所暨,罔间朔南;存神穆清,与天同体。虽一豫一游,亦可为天下后世法。京城之西北有狮子山,自卢龙蜿蜒而来。长江如虹贯,蟠绕其下。上以其地雄胜,诏建楼于巅,与民同游观之乐。遂锡嘉名为“阅江”云。

登览之顷,万象森列,千载之秘,一旦轩露。岂非天造地设,以俟大一统之君,而开千万世之伟观者欤?当风日清美,法驾幸临,升其崇椒,凭阑遥瞩,必悠然而动遐思。见江汉之朝宗,诸侯之述职,城池之高深,关阨之严固,必曰:“此朕沐风栉雨、战胜攻取之所致也。”中夏之广,益思有以保之。见波涛之浩荡,风帆之上下,番舶接迹而来庭,蛮琛联肩而入贡,必曰:“此朕德绥威服,覃及外内之所及也。”四陲之远,益思所以柔之。见两岸之间、四郊之上,耕人有炙肤皲足之烦,农女有捋桑行馌之勤,必曰:“此朕拔诸水火、而登于衽席者也。”万方之民,益思有以安之。触类而思,不一而足。臣知斯楼之建,皇上所以发舒精神,因物兴感,无不寓其致治之思,奚此阅夫长江而已哉?彼临春、结绮,非弗华矣;齐云、落星,非不高矣。不过乐管弦之淫响,藏燕赵之艳姬。一旋踵间而感慨系之,臣不知其为何说也。

虽然,长江发源岷山,委蛇七千余里而始入海,白涌碧翻,六朝之时,往往倚之为天堑;今则南北一家,视为安流,无所事乎战争矣。然则,果谁之力欤?逢掖之士,有登斯楼而阅斯江者,当思帝德如天,荡荡难名,与神禹疏凿之功同一罔极。忠君报上之心,其有不油然而兴者耶?

臣不敏,奉旨撰记,欲上推宵旰图治之切者,勒诸贞珉。他若留连光景之辞,皆略而不陈,惧亵也。

晓行

荒鸡一再号,驱车事晨征。寂寂秋风萧,况此华月明。

万顷琉璃中,着吾一身行。肝胆尽冰雪,毛发亦含情。

超然鸿濛初,顿觉百虑溟。安得王子乔,为言此时情。

送天台陈庭学序

西南山水,惟川蜀最奇。然去中州万里,陆有剑阁栈道之险,水有瞿塘、滟滪之虞。跨马行,则篁竹间山高者,累旬日不见其巅际。临上而俯视,绝壑万仞,杳莫测其所穷,肝胆为之悼栗。水行,则江石悍利,波恶涡诡,舟一失势尺寸,辄糜碎土沉,下饱鱼鳖。其难至如此。故非仕有力者,不可以游;非材有文者,纵游无所得;非壮强者,多老死于其地。嗜奇之士恨焉。

天台陈君庭学,能为诗,由中书左司掾,屡从大将北征,有劳,擢四川都指挥司照磨,由水道至成都。成都,川蜀之要地,扬子云、司马相如、诸葛武侯之所居,英雄俊杰战攻驻守之迹,诗人文士游眺饮射赋咏歌呼之所,庭学无不历览。既览必发为诗,以纪其景物时世之变,于是其诗益工。越三年,以例自免归,会予于京师;其气愈充,其语愈壮,其志意愈高;盖得于山水之助者侈矣。

予甚自愧,方予少时,尝有志于出游天下,顾以学未成而不暇。及年壮方可出,而四方兵起,无所投足。逮今圣主兴而宇内定,极海之际,合为一家,而予齿益加耄矣。欲如庭学之游,尚可得乎?

然吾闻古之贤士,若颜回、原宪,皆坐守陋室,蓬蒿没户,而志意常充然,有若囊括于天地者。此其故何也?得无有出于山水之外者乎?庭学其试归而求焉?苟有所得,则以告予,予将不一愧而已也!

和胡古愚拟宫体

天上多春色,人间迥不同。

花翻鳷鹊殿,莺过建章宫。

云旂鸾被影,月扇雉含风。

遥瞻翠华近,红日照盘龙。

越歌(八首。约杨推官同赋)

春望山头松百株,若耶溪里好黄鱼。

黄鱼上得青松树,阿侬始是弃郎时。

送李生还四明诗

北风何逶迤,雪花大于手。之子有远役,忍劝尊中酒。

念子初来时,才思若茧丝。抽之已见绪,染就五色衣。

被之行儒林,孰不生艳慕。跹跹媚学徒,三步亦回顾。

余生老且至,秋发垂两肩。得之喜欲舞,如获宝璐然。

素编耽清昼,青灯坐深夜。深玄欲忘寝,荐味如啖蔗。

一朝别我去,何以释离忧。不禁秦淮水,流子江上舟。

但愿逆风起,吹舟不得往。共穿钟阜云,时看白石长。

风本无情物,岂能知我心。事既不能谐,赠言如赠金。

须知九仞山,功或少一篑。学功随日新,慎毋中道废。

群经耿明训,白日丽清天。苟徒溺文辞,萤爝欲争妍。

姬孔亦何人,颜回了不异。肯堕盆盎中,当作瑚琏器。

不见金谷园,琼芳委尘沙。泰山有乔松,老干凌苍霞。

四海皆兄弟,知己独难遇。伯乐傥弗逢,盐车厄骐骥。

明年二三月,罗山花正开。登高日骋望,迟子能重来。

古辞四首 其四 古曲

思君不可见,忽见阶下花。此花君手植,如见君容华。

嫣然索予笑,不语意自佳。花容方窈窕,因君愈妍好。

见花情尚多,见君将柰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