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768~824)字退之,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河阳(今河南省焦作孟州市)人,汉族。祖籍河北昌黎,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他与柳宗元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主张学习先秦两汉的散文语言,破骈为散,扩大文言文的表达功能。宋代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作品都收在《昌黎先生集》里。韩愈在思想上是中国“道统”观念的确立者,是尊儒反佛的里程碑式人物。 ► 625篇诗词 ► 243条名句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韶州留别张端公使君

来往再逢梅柳新,别离一醉绮罗春。

久钦江总文才妙,自叹虞翻骨相屯。

鸣笛急吹争落日,清歌缓送款行人。

已知奏课当征拜,那复淹留咏白蘋。

晚寄张十八助教周郎博士

日薄风景旷,出归偃前檐。

晴云如擘絮,新月似磨镰。

田野兴偶动,衣冠情久厌。

吾生可携手,叹息岁将淹。

次邓州界

潮阳南去倍长沙,恋阙那堪又忆家。

心讶愁来惟贮火,眼知别后自添花。

商颜暮雪逢人少,邓鄙春泥见驿赊。

早晚王师收海岳,普将雷雨发萌芽

谴疟鬼

屑屑水帝魂,谢谢无馀辉。如何不肖子,尚奋疟鬼威。

乘秋作寒热,翁妪所骂讥。求食欧泄间,不知臭秽非。

医师加百毒,熏灌无停机。灸师施艾炷,酷若猎火围。

诅师毒口牙,舌作霹雳飞。符师弄刀笔,丹墨交横挥。

咨汝之胄出,门户何巍巍。祖轩而父顼,未沫于前徽。

不修其操行,贱薄似汝稀。岂不忝厥祖,靦然不知归。

湛湛江水清,归居安汝妃。清波为裳衣,白石为门畿。

呼吸明月光,手掉芙蓉旂。降集随九歌,饮芳而食菲。

赠汝以好辞,咄汝去莫违。

江汉答孟郊

江汉虽云广,乘舟渡无艰。流沙信难行,马足常往还。

凄风结冲波,狐裘能御寒。终宵处幽室,华烛光烂烂。

苟能行忠信,可以居夷蛮。嗟余与夫子,此义每所敦。

何为复见赠,缱绻在不谖。

君子法天运

君子法天运,四时可前知。小人惟所遇,寒暑不可期。

利害有常势,取舍无定姿。焉能使我心,皎皎远忧疑。

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

皇甫补官古贲浑,时当玄冬泽乾源。山狂谷很相吐吞,

风怒不休何轩轩。摆磨出火以自燔,有声夜中惊莫原。

天跳地踔颠乾坤,赫赫上照穷崖垠。截然高周烧四垣,

神焦鬼烂无逃门。三光弛隳不复暾,虎熊麋猪逮猴猿。

水龙鼍龟鱼与鼋,鸦鸱雕鹰雉鹄鹍。燖炰煨爊孰飞奔,

祝融告休酌卑尊,错陈齐玫辟华园,芙蓉披猖塞鲜繁。

千钟万鼓咽耳喧。攒杂啾嚄沸篪埙,彤幢绛旃紫纛幡。

炎官热属朱冠裈,髹其肉皮通髀臀。颓胸垤腹车掀辕,

缇颜靺股豹两鞬。霞车虹靷日毂轓,丹蕤縓盖绯繙ǐ。

红帷赤幕罗脤膰,ì池波风肉陵屯。谽呀钜壑颇黎盆,

豆登五山瀛四尊。熙熙釂酬笑语言,雷公擘山海水翻。

齿牙嚼啮舌腭反,电光ō磹赪目?,顼冥收威避玄根,

斥弃舆马背厥孙。缩身潜喘拳肩跟,君臣相怜加爱恩。

命黑螭侦焚其元,天阙悠悠不可援。梦通上帝血面论,

侧身欲进叱于阍。帝赐九河湔涕痕,又诏巫阳反其魂。

徐命之前问何冤,火行于冬古所存。我如禁之绝其飧,

女丁妇壬传世婚。一朝结雠奈后昆,时行当反慎藏蹲。

视桃著花可小骞,月及申酉利复怨。助汝五龙从九鲲,

溺厥邑囚之昆仑。皇甫作诗止睡昏,辞夸出真遂上焚。

要余和增怪又烦,虽欲悔舌不可扪。

潭州泊船呈诸公

夜寒眠半觉,鼓笛闹嘈嘈。

暗浪舂楼堞,惊风破竹篙。

主人看使范,客子读离骚。

闻道松醪贱,何须吝错刀。

入关咏马

岁老岂能充上驷,力微当自慎前程。

不知何故翻骧首,牵过关门妄一鸣。

落叶送陈羽

落叶不更息,断蓬无复归。飘飖终自异,邂逅暂相依。

悄悄深夜语,悠悠寒月辉。谁云少年别,流泪各沾衣。

学诸进士作精卫衔石填海

鸟有偿冤者,终年抱寸诚。口衔山石细,心望海波平。

渺渺功难见,区区命已轻。人皆讥造次,我独赏专精。

岂计休无日,惟应尽此生。何惭刺客传,不著报雠名。

谏迎佛骨表

臣某言: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汉时流入中国,上古未尝有也。昔者黄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岁;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岁;颛顼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岁;帝喾在位七十年,年百五岁;帝尧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岁;帝舜及禹,年皆百岁。此时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寿考,然而中国未有佛也。其后殷汤亦年百岁,汤孙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书史不言其年寿所极,推其年数,盖亦俱不减百岁。周文王年九十七岁,武王年九十三岁,穆王在位百年。此时佛法亦未入中国,非因事佛而致然也。

汉明帝时,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后乱亡相继,运祚不长。宋、齐、梁、陈、元魏已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后三度舍身施佛,宗庙之祭,不用牲牢,昼日一食,止于菜果,其后竞为侯景所逼,饿死台城,国亦寻灭。事佛求福,乃更得祸。由此观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高祖始受隋禅,则议除之。当时群臣材识不远,不能深知先王之道,古今之宜,推阐圣明,以救斯弊,其事遂止,臣常恨焉。伏维睿圣文武皇帝陛下,神圣英武,数千百年已来,未有伦比。即位之初,即不许度人为僧尼道,又不许创立寺观。臣常以为高祖之志,必行于陛下之手,今纵未能即行,岂可恣之转令盛也?

今闻陛下令群僧迎佛骨于凤翔,御楼以观,舁入大内,又令诸寺递迎供养。臣虽至愚,必知陛下不惑于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年丰人乐,徇人之心,为京都士庶设诡异之观,戏玩之具耳。安有圣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百姓愚冥,易惑难晓,苟见陛下如此,将谓真心事佛,皆云:“天子大圣,犹一心敬信;百姓何人,岂合更惜身命!”焚顶烧指,百十为群,解衣散钱,自朝至暮,转相仿效,惟恐后时,老少奔波,弃其业次。若不即加禁遏,更历诸寺,必有断臂脔身以为供养者。伤风败俗,传笑四方,非细事也。

夫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秽之馀,岂宜令入宫禁?

孔子曰:“敬鬼神而远之。”古之诸侯,行吊于其国,尚令巫祝先以桃茹祓除不祥,然后进吊。今无故取朽秽之物,亲临观之,巫祝不先,桃茹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举其失,臣实耻之。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诸水火,永绝根本,断天下之疑,绝后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圣人之所作为,出于寻常万万也。岂不盛哉!岂不快哉!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鉴临,臣不怨悔。无任感激恳悃之至,谨奉表以闻。臣某诚惶诚恐。

赠别元十八协律六首

知识久去眼,吾行其既远。瞢瞢莫訾省,默默但寝饭。

子兮何为者,冠珮立宪宪。何氏之从学,兰蕙已满畹。

于何玩其光,以至岁向晚。治惟尚和同,无俟于謇謇。

或师绝学贤,不以艺自挽。子兮独如何,能自媚婉娩。

金石出声音,宫室发关楗。何人识章甫,而知骏蹄踠.

惜乎吾无居,不得留息偃。临当背面时,裁诗示缱绻。

英英桂林伯,实惟文武特。远劳从事贤,来吊逐臣色。

南裔多山海,道里屡纡直。风波无程期,所忧动不测。

子行诚艰难,我去未穷极。临别且何言,有泪不可拭。

吾友柳子厚,其人艺且贤。吾未识子时,已览赠子篇。

寤寐想风采,于今已三年。不意流窜路,旬日同食眠。

所闻昔已多,所得今过前。如何又须别,使我抱悁悁。

势要情所重,排斥则埃尘。骨肉未免然,又况四海人。

嶷嶷桂林伯,矫矫义勇身。生平所未识,待我逾交亲。

遗我数幅书,继以药物珍。药物防瘴疠,书劝养形神。

不知四罪地,岂有再起辰。穷途致感激,肝胆还轮囷。

读书患不多,思义患不明。患足已不学,既学患不行。

子今四美具,实大华亦荣。王官不可阙,未宜后诸生。

嗟我摈南海,无由助飞鸣。

寄书龙城守,君骥何时秣。峡山逢飓风,雷电助撞捽。

乘潮簸扶胥,近岸指一发。两岩虽云牢,水石互飞发。

屯门虽云高,亦映波浪没。余罪不足惜,子生未宜忽。

胡为不忍别,感谢情至骨。

奉和虢州刘给事使君三堂新题二十一咏。月池

寒池月下明,新月池边曲。若不妒清妍,却成相映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