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昉(1590年~1653年)字孟贞,一字石湖,因住家距石臼湖较近,故自号石臼,人称刑石臼,江苏南京高淳人。明末诸生,复社名士。明亡后弃举子业,居石臼湖滨,家贫,取石臼水酿酒沽之,诗最工五言,著有《宛游草》、《石臼集》。清代诗人王士禛在他的《渔洋诗话》中论次当时的布衣诗人,独推邢昉为第—人。 ► 42篇诗词

登天马山绝顶 其三

海上多灵峰,兹丘亦其亚。林岭互出没,溟色涵变化。

绝顶岂不峻,飞鸟已在下。缅思干将铸,叹息夫差霸。

东望范蠡湖,瀰瀰向云泻。古人何雄哉,挥泪想逸驾。

来者有同心,深期勿相讶。

故宫燕 其二

鸟啼金井桐,啼声易呜咽。未若向西风,伤心故宫燕。

白门燕子去秋风,社日年年无不同。惟有曾栖青璅闼,欲去未去悲西宫。

却忆西宫前岁筑,禁篽勾陈俄仿佛。不道君王事卧薪,颇闻将作夸神木。

一月宫前才列仗,翠华西去尘飘飏。虚殿无人燕子来,三春对语雕梁上。

转眼谁知事更非,雕梁藻井似蓬飞。明岁坏垣春草里,茫茫何处问乌衣。

寺中偶述 其一

离家百务止,动息颇无碍。力作渐不稀,近寺鹜僧辈。

睹此众人劳,省躬日至再。新麦仅两畦,信至劝归刈。

喜霁昨意真,身动如一债。汗漫理不饱,一往有微赖。

广陵行

客言渡江来,昨出广陵城。

广陵城西行十里,犹听城中人哭声。

去年北兵始南下,黄河以南无斗者。

泗上诸侯卷旆旌,满洲将军跨大马。

马头滚滚向扬州,史相堂堂坐敌楼。

外援四绝誓死守,十日城破非人谋。

扬州白日闻鬼啸,前年半死翻山鹞。

此番流血又成川,杀戮不分老与少。

城中流血迸城外,十家不得一家在。

到此萧条人转稀,家家骨肉都狼狈。

乱骨纷纷弃草根,黄云白日昼俱昏。

仿佛精灵来此日,椒浆恸哭更招魂。

魂魄茫茫复何有,尚有生人来酹酒。

九州不复罢干戈,生人生人将奈何?

楚江雁

江南八月蒲稗黄,天边雁叫烟苍苍。历落沙头并水际,三三五五分成行。

当时见雁心凄恻,本为思家叹离隔。如今系艇武昌城,始知身是江南客。

木叶萧萧下汉川,参差鸿雁忽联翩。白云洲上疏还密,黄鹄矶头断复连。

沔口云深迷楚树,分行作队纷无数。闻道潇湘菰米多,天寒更向潇湘去。

东湖樵夫歌

石子冈前雨萧萧,古木落叶凌风飙。侍中碧血今犹在,荒祠白日鸣鸱枭。

于役来作东鸥客,父老告我东湖樵。东湖樵夫为谁子,负薪来往东湖沚。

朝廷不守金川门,野夫合逝东湖水。樵夫樵夫真丈夫,一死奚足更踟躇。

我向东湖转惆怅,呜呼!独不闻雪庵和尚补锅匠。

寺中偶述 其二

穰穰非我情,崩迫亦时有。自此数旬内,安闲庶无负。

湖中鸟若帆,恍惚过眼后。寓目尽冥旷,日得计所受。

自知关福力,无福焉敢狃。惟有常忍饥,不为神所咎。

印度在禅河庵与予寺舍相距五里纪事 其二

古树三四围,清阴刚覆屋。晴雨相代间,葱菁压群木。

我友与我邻,幽然隔苍绿。登陟颇无阻,往还径当熟。

杳杳数旬内,至今虚一宿。当密意反疏,以此成幽躅。

盼君笋出土,瀹之饱我腹。斯时欲往情,较深于看竹。

六月十四夜月泊江心寺谒文信公祠

江亭孤屿郁峨峨,丞相祠前起白波。树色半随沙鸟没,潮声远送海云多。

千秋马角悲三户,一夕旄头落五坡。忆昔枕戈挥泪处,月明无奈湿衣何。

从济生庵至乌龙潭憩潭上

微风吹林气,境惬无深浅。落日泻潭影,临流恣遐眄。

灌木澄涟漪,水容纷漾演。人烟虽密迩,颇不闻鸡犬。

宛宛旧行迹,十载一来践。惜无幽人庐,蒿径为子剪。

闻戴敬夫由越入闽

湖县忽离群,兵车谅未闻。

揭竿真草草,暴骨竟纷纷。

秋隔苕花岸,心悲建业云。

遥思于役意,不为武夷君。

游兴国寺

沔口孤城夕照中,偶披榛草问禅宫。客来树下看驼迹,鸟去阶前避马通。

趺石尚存新记改,经厨已破旧房空。当年大别铭方丈,此地人传苏长公。

登天马山绝顶 其二

翠微接云气,孤塔标云根。仰观有突兀,始失中峰尊。

亦有老子宫,寂寞清净源。夙驾此山麓,道经平原村。

斯人虽千载,江海存丘樊。何况盼睐间,芳草盈衡门。

独鹤下烟际,清音哀心魂。

印度在禅河庵与予寺舍相距五里纪事 其一

结伴先结懒,买山先买寺。东西不可料,五六年间事。

朝旭开远光,松筠一步地。与君隔一河,谁是王居士。

庵以何为名,宛有伊人意。枕边衣带水,澹澹涵一篑。

比我床前绿,清幽乃不啻。磬声浮水上,此境安能觊。

送翁寿如之扬州

行李迟明发,渡江何日归。秋风吹去路,水色上征衣。

战罢城池在,潮生海日微。君看稻粱雁,一一尽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