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祖望(1705-1755),清代著名史学家、文学家,浙东学派重要代表,字绍衣,号谢山,学者称谢山先生,浙江鄞县(今鄞州区洞桥镇沙港村)人。曾主讲于浙江蕺山书院,广东端溪书院。上承清初黄宗羲经世致用之学,博通经史,在学术上推崇黄宗羲、万斯同,于南明史实广为搜罗纂述,贡献甚大,其著作极为丰富,达35部,400多卷,且大多数学术著作用力极深。其主要著作有:《鲒埼亭集》、《困学纪闻三笺》、《七校水经注》、《续甬上耆旧诗》、《经史问答》、《读易别录》、《汉书地理志稽疑》、《古今通史年表》等。 ► 764篇诗词 ► 1条名句

午日秦淮灯船

故国百年消皭火,游人连棹赏清时。曲廊高阁还无恙,不见当年丁继之。

樊榭赋菽乳诗五章索和

寒山潇洒姿,鼎食厌名鲭。偶谈蔬荀味,曾作菽乳评。

赐敕兼拜表,鸿茟震鲸铿。乃知此微物,豪门亦致精。

更闻有绵津,兼珍都合并。旁搜山与海,归之明且澄。

和以菽少许,顿觉乳怒頩。荟萃万菁华,馀沥纷难盛。

滞遗利寡妇,尚足充妙烹。兹乃郇公制,莫以腐子名。

花乳冻云版,钟乳白石生。曾闻玉食谱,日随太官行。

吾侪种一顷,长哦豆田清。秋风吹客梦,时物到芜城。

车螯正盈市,下之亦嫣嫇。若以校寒山,用物则已赢。

牛菽过所望,连吟有同声。食经斗物力,暴殄非所营。

九灵山房

吾怀九灵翁,大节如孤鸾。浮海未得遂,辗转九洞天。

如何变姓名,尚为弋者弹。高皇不能屈,馀生终自残。

未闻翘车士,乃以牢狱填。诸公不强谏,史册足长叹。

黄竹夜泪落,白龙亦神寒。至今永乐寺,悽怅云林烟。

嵯峨君臣义,不以夷夏迁。高皇提日月,赤手洗幽燕。

九灵所遭遇,尚与余蔡悬。疑或可无死,巽辞得生还。

不见东维子,平定巾栾栾。暂下读书台,卒返三泖间。

重渊见李黼,完节要无愆。而士各有志,不忘丧其元。

高皇亦色动,晨星黯长干。㴞㴞江河下,大节良所难。

为我寓公重,山房永勿谖。

秋赋

新传挟书律,辱过溺巾时。不道诸才彦,终无萧望之。

小玲珑馆主人为予置裘赋谢

幸托春风里,原同挟纩多。因之长缱绻,不觉久婆娑。

转眼消寒集,惊心卒岁歌。故人能念我,日饮且无何。

梅花岭记

顺治二年乙酉四月,江都围急。督相史忠烈公知势不可为,集诸将而语之曰:“吾誓与城为殉,然仑皇中不可落于敌人之手以死,谁为我临期成此大节者?”副将军史德威慨然任之。忠烈喜曰:“吾尚未有子,汝当以同姓为吾后。吾上书太夫人,谱汝诸孙中。”

五日,城陷,忠烈拔刀自裁,诸将果争前抱持之。忠烈大呼德威,德威流涕,不能执刃,遂为诸将所拥而行。至小东门,大兵如林而至,马副使鸣騄、任太守民育及诸将刘都督肇基等皆死。忠烈乃瞠目曰:“我史阁部也。”被执至南门。和硕豫亲王以先生呼之,劝之。忠烈大骂而死。初,忠烈遗言:“我死当葬梅花岭上。”至是,德威求公之骨不可得,乃以衣冠葬之。

或曰:“城之破也,有亲见忠烈青衣乌帽,乘白马,出天宁门投江死者,未尝殒于城中也。”自有是言,大江南北遂谓忠烈未死。已而英、霍山师大起,皆托忠烈之名,仿佛陈涉之称项燕。吴中孙公兆奎以起兵不克,执至白下。经略洪承畴与之有旧,问曰:“先生在兵间,审知故扬州阁部史公果死耶,抑未死耶?”孙公答曰:“经略从北来,审知故松山殉难督师洪公果死耶,抑未死耶?”承畴大恚,急呼麾下驱出斩之。

呜呼!神仙诡诞之说,谓颜太师以兵解,文少保亦以悟大光明法蝉脱,实未尝死。不知忠义者圣贤家法,其气浩然,常留天地之间,何必出世入世之面目!神仙之说,所谓为蛇画足。即如忠烈遗骸,不可问矣,百年而后,予登岭上,与客述忠烈遗言,无不泪下如雨,想见当日围城光景,此即忠烈之面目宛然可遇,是不必问其果解脱否也,而况冒其未死之名者哉?

墓旁有丹徒钱烈女之冢,亦以乙酉在扬,凡五死而得绝,特告其父母火之,无留骨秽地,扬人葬之于此。江右王猷定、关中黄遵严、粤东屈大均为作传、铭、哀词。

顾尚有未尽表章者:予闻忠烈兄弟,自翰林可程下,尚有数人,其后皆来江都省墓。适英、霍山师败,捕得冒称忠烈者,大将发至江都,令史氏男女来认之。忠烈之第八弟已亡,其夫人年少有色,守节,亦出视之。大将艳其色,欲强娶之,夫人自裁而死。时以其出于大将之所逼也,莫敢为之表章者。

呜呼!忠烈尝恨可程在北,当易姓之间,不能仗节,出疏纠之。岂知身后乃有弟妇,以女子而踵兄公之余烈乎?梅花如雪,芳香不染。异日有作忠烈祠者,副使诸公,谅在从祀之列,当另为别室以祀夫人,附以烈女一辈也。

甘竹滩鲥鱼歌示梁新谢天申黄文

我闻甘竹滩,在昔本盗巢。三忠窃因之,思以延小朝。

其时赪尾愁,探丸惊周遭。清流无恬鳞,时物避腥涛。

太平踰百年,沧波亦逍遥。何况彼萑苻,有不化乐郊。

牧人梦繁殖,笙诗奏丰饶。相望海目山,比屋皆渔舠。

下滩与上滩,肥瘠各分曹。谁言风物异,颇不下金焦。

罛师乘急艇,来逐九江潮。为我细指语,其口中樱桃。

粉颊斯已劣,铁颊不待嘲。其要在护鳞,比之珍青瑶。

三眠杨柳枝,穿以入吾庖。烹之宜苦笋,下之宜新醪。

脍之尤绝佳,蝉翼轻云飘。乃知四腮鲈,未若兹堪豪。

老夫久病惫,染指破寂寥。以侑益智粽,爱其多芳膏。

诸生正格物,登堂纷诹咨。是鱼名氏多,五雅未尽釐。

在古本曰鯦,周公曾记之。在今或曰鰽,集韵足补遗。

唯鰽至以春,而鲥与夏期。一物分二候,变化成差池。

别字曰当冱,郭公笺可稽。又或但曰鲥,偏旁亦依希。

鄞人呼曰箭,方言更诡奇。在粤曰三鯠,其通为三鯬。

是亦见旧经,埤苍误为魾。自此更逆流,不越铜鼓西。

老夫一笑粲,洽闻良足资。惟是审名物,奚事细碎为。

由来磊落人,屑屑非所宜。溯侬年少时,虫鱼亦纷披。

近欲比罗硕,远将跨陆玑。年来百不能,冥心已嫌迟。

但当食蛤蜊,馀事安所知。遥望甘竹滩,罨网挂晴霓。

复壁篇

平山堂上大云飞,广陵城中命如鸡。梅花岭头葬遗衣,甬江刘生广陵客。

中夜匆匆筑复壁,呼我乡里且避迹。嗟哉妾身愿先死,忍听隔墙掠夫子。

暗中投缳不可止,暗中有鬼反勾留。天乎留我将遭尤,此身可死不可羞。

试看汹汹百辈至,聊尔复壁那足恃。兰摧玉碎顷刻事,明晨穿壁出堂堂。

呼我爱女先上梁,东西两头死相望。须臾铁马又周遭,果然破柱索逋逃。

芳魂已过廿四桥,尔时乡衮谁并命。通守王郎周大令,居然巾帼高名并。

梅花岭头老督师,夜谒孝陵前致词。乞得旌书表素丝,我更为添黄绢诗。

五月十三日举一子

先公七秩后,旦旦望抱孙。兰芽不我茁,何以慰暝魂。

三复柳州语,每祭为声吞。晨起闻喤喤,亟向先庙陈。

潸然转出涕,已不逮吾亲。释子语轮回,闻之辄加嗔。

有客妄附会,谓我具宿根。琅江老督相,于我乃前身。

一笑妄应之,燕说漫云云。昨闻正气堂,豫告将雏辰。

在我终弗信,传之颇惊人。聊以充谈助,用语汤饼宾。

时过而后学,辛苦且难成。古人重胎教,所以豫兢兢。

儿今已堕地,知觉渐以萌。荆妻其慎诸,蒙养在稚龄。

花间偶成

每于极盛须防厄,看到将残倍有情。惭愧斯人长寂莫,不华不实度虚生。

宁守杜君过扬来询里社近状 其六

大府行台建,诸军纷错居。所虞启奸宄,其患被乡闾。

庚癸如闻警,萑苻岂可除。感怀在近事,城火与池鱼。

十四日同人聚饮宝墨斋时予家秋蕙大放同人先过赏之即赋

翁洲万寿香,实始见图经。剡原与天门,嗣出放晚馨。

吾鄞太白产,尤足发地灵。西风吹故畹,寒露长新茎。

耻为重也肥,堪拟夷之清。何期五沃土,遇此太瘦生。

老鹤倦不支,冻蛟怯难胜。亭亭疏影上,冉冉芳膏升。

态以羸愈媚,神缘癯更凝。男子谅难种,幽人长利贞。

闽兰虽竞秀,终自乏娉婷。弩张赵十使,剑舞黄八兄。

就中稍娇艳,鱼魫杂金棱。白羊乃秋葩,风格亦平平。

持以较此君,俯首莫敢京。嗟我亦秋客,纫佩多深情。

载哦晦翁诗,对之百感横。仗君为书带,腰围束不盈。

仗君为砚浆,池塘水不澄。且醉胡郎酒,花下共沉冥。

半查子振伯入塾

类我类我阿翁祝,可儿可儿执友期。丛书楼中万签轴,供养昆山玉一枝。

白海棠

嫣红尚愁人,何堪更缟素。日暮嘿垂头,贞心畏行露。

邸抄

士苦不通今,何以知世务。士或过通今,行且败吾素。

五夜秉兰膏,徘徊读邸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