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禾(1247~1312年),字位辛,一字去非,号勿轩,晚号退斋。元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建阳崇泰里(今莒口乡)人,世居云谷鳌峰之阳熊墩。幼年颖慧,有志于濂、洛、关、闽之学。访朱熹门人辅广,拜其为师,游浙江,受业于刘敬堂,得朱熹晚年同黄干论学之要旨。登南宋咸淳十年(1274年)进士,受任汀州(今属福建)司户参军,颇有政绩。 ► 118篇诗词

游武夷山

我来武夷山,远意起千古。

尝疑混沌开,疏凿未经禹。

峡山犹古梁,洪涛莽回互。

行舟留大壑,营巢余断树。

垠崖波涛痕,隐隐皆可睹。

陶然上古民,要服固深阻。

秦威何桓桓,薄海犹广土。

六合皆涌沸,一枝岂宁处。

尝言十三君,隐隐避秦侣。

一日厌尘寰,泠然遂高举。

上山娱宾云,下山满豺虎。

神仙可渺茫,虹桥想虚语。

桃源亦其类,好事自夸诩。

风气日已开,蛇断出真主。

遂令闽山陬,尽入职方宇。

汉志名始彰,祠堂用鱼脯。

流传世代久,琳宫粲衣羽。

至今此名山,号为神仙府。

恭惟我遯翁,辞闢厥功溥。

于焉卜精庐,溪山九曲五。

图书尽在是,斯地俨邹鲁。

我以负笈生,来兹有年数。

自惭仁智心,未睹高深趣。

斯游亦何意,会心觊真遇。

侃侃平生友,惠然肯来顾。

攜手敦夙好,抗志企遐慕。

招我山中游,兹游适予素。

巍巍大隐屏,屹屹天一柱。

前瞻晚对亭,考槃固其所。

何当同心人,相与薙榛莽。

长松期岁寒,修竹倚日莫。

我自爱此山,踌躇不忍去。

送洛阳靳都事

铜驼巷陌棘风凉,尚记东都旧帝乡。

甲马营空云气远,杜鹃声老洛园荒。

天开地闢人才出,风起云飞汗竹香。

倘得行窝容我老,春风借地种姚黄。

观洛行

我生海南万山间,出门冈陇相回环。

平田更无十里阔,何处知有天地宽。

男儿堕地六合志,抱此一雨常悁悁。

早年曾作天府客,长歌东出穆陵关。

关头仰天坐叹息,百年事业如弹丸。

乾坤只限衣带水,何繇万里窥中原。

只今文轨一潮混,地不改辟时易然。

斯须洛京见嵩华,咫尺孔林登泰山。

圣贤往迹正在此,譬若木水有本原。

北方学道古所贵,当年楚产皆其偏。

从来一气有旺歇,况及人事多移迁。

程门立雪道南后,幸此一脉犹绵延。

武夷考亭今洙泗,文公之学行八埏。

当时亦号小洛阳,游胡刘蔡居相联。

风流不减程邵马,至今故老人能言。

起来高目视八荒,斯文一缕千钧悬。

人心不啻溺焚急,茫茫大柄伊谁颛。

但得人读周孔书,不患古道今无传。

图书龙马事阔远,荥河温洛仍当年。

畴分三三卦八八,举目法象非虚玄。

大哉伊亳一德书,此极翼翼甸幅员。

太平六典深识此,下方余意公惓惓。

不惟周官列三百,更将仪礼陈三千。

成周致治绝千古,空余轨则留残编。

尼山已叹凤不至,只有梦寐相周旋。

从兹架漏过千载,何时赤子当息肩。

汉初自是有余责,仁义经制皆蕝绵。

董公年老贾生少,至今秦法常袭沿。

娄敬一言岂通论,长雄气习争相挻。

绝爱东都一代治,犹是三代气象存。

泱泱思乐鼓钟地,冠带几万圜桥门。

尊师重傅古亦少,一变至道夫何难。

惜哉桓荣无此学,西方现出金光仙。

马来牛去事甚浅,自此正气常腥膻。

秣陵青山那得以,独有此地余衣冠。

王通元经莫轻议,太和文治诚班班。

一时礼乐盛兴学,千闾万井皆均田。

殷周而下此一治,王苏诸老重讨论。

却恨晋阳好昌运,大纲不正他何观。

此几一失又几载,高天厚地衔深冤。

虽然正气当有合,古今良会应非悭。

书生杜门三十载,邂逅三生一日缘。

愿言挟册拜曲阜,更欲促驾窥涧瀍。

河南夫子倡道地,似闻荒草凝凄烟。

圣贤事事在耳目,依然昔日佳山川。

文公之道会当北,古今此理常往还。

昭代表音自此始,九州四海须同文。

在道久分要统一,皇极一建趋荡平。

老癃扶杖何日见,深衷寓此观洛篇。

尧夫卜宅太平日,有道经世常一元。

扬帆东南必沧海,振屐西北须昆仑。

鲁侯僖伯我有望,残山剩水难为妍。

茶荔谣

阳春播一气,着处成芳菲。

闽地本荒落,山川亦何奇。

赢刘始为郡,望秩暨武夷。

通仕良鲜少,贡入还稀微。

晚唐得常公,文化今有遗。

国初归职方,况复兵革稀,

圣化溥涵育,生生浩无涯。

昭陵锐图治,四夷息鞭笞。

峨峨四谏官,日晏犹彤墀。

君谟起南服,感知无不为。

芹曝犹欲献,茶贡讵非宜。

草木贵多识,荔谱何伤而。

岂意成滥觞,岁献妨耕犁。

当年东坡老,作诗叹荔枝。

诗语似成谶,采茶武夷溪。

民力固甚惫,卉木且具腓。

士人作是事,兴言痛心脾。

闽溪何澍湃,闽山何嵚{上山下欹}。

彼一草木秀,不惮勤航梯。

昌黎感二鸟,世道矧益漓。

我思全盛际,贤书连驲驰。

公卿项背望,仄席须谋惟。

十家九诗书,三年下芝泥。

宣靖名节著,炎绍勋业资。

乾淳道学称,人物世有之。

大雅日以丧,迂阔有旺歇,

回斡应何迟。百卉岁发荣,

英杰生无时。风气谅有开,

久矣斯的疲。武夷大隐山,

自有百世师。来哲倘可俟,

拳拳留此诗。

赠周善长省亲

客路三千亲七十,行道无情亦沾臆。

阿娘七十更加四,阿翁七十更加八。

人生至乐那有是,君独胡为此役役。

五鼎珍羞不见多,一盂菽水堪为悦。

八方渺渺夕阳西,与君早決归来策。

高曾规矩父弓冶,君家正印斯文脉。

我生喜读平园文,到老更看梅谷集。

此翁岂弟真可人,直把文章事游剧。

庆儿二首望不浅,城山佳谶真端的。

相边佳作渐家数,慎真不觉誉儿癖。

更想高阳寿内辞,曾是修行嚥梅实。

二老随宜也自欢,终欠斑衣儿在侧。

须知团聚第一乐,此外蝇知总无益。

名骥坠地千里心,丹凤冲霄九秋翼。

萧曹事业已千千,当年岂要从刀笔。

丈夫未遇固脱略,时人孰测调元术。

平园相谱当相传,抚卷临风三叹息。

勗哉勗哉后之人,百世诗书尚余泽。

沁园春(自寿)

自笑生身,历事以来,垂六十年。仿浮沈闾里,半非识面,交游朋友,各已华颠。富贵不来,少年已去,空风悠悠岁月迁。虽然是,壮心一点,犹自依然。

新阳又长天边。人指似山间诗酒仙。算胸次崔嵬,不胜百榼,笔端枯槁,难足千篇。隐几杖藜,相耕听诵,聊看诸郎相后先。余何事,但读书煮茗,日晏高眠。

春光叹

平生不喜桃李春,懒随年少争芳新。

堂前酌我金叵罗,春衫密缝恣其仁。

出郊相逢好朋伴,赠我殽羞荐歌管。

等闲对客难为劝,强作春妍趁游衍。

人言洛阳富春光,我来看花如醉狂。

蚩堤欲決值连雨,着鞭跨马空自忙。

天津一声来杜宇,东君冉冉归何处。

春会有归归太早,忍见红荒在尘土。

归来山中自闭门,落花片片余空山。

今春只向风雨过,伤春怀抱将谁言。

武陵风景四时好,扁舟径问桃源叟。

春来春去总不知,赏心一付寻芳友。

勉无咎

万古纲常六尺躯,可嗤杜老悔为儒。

林间已听鸠呼妇,竹外行看凤引雏。

倘有牛眠先卜兆,岂无盘谷早营菟。

世间忙处应多错,尽把韦弦玩座隅。

唤作三才只此躯,乾坤一日可无儒。

稍余礼义存余脉,亟把诗书教小雏。

黑窣窣时鱼是鲁,声呜呜处虎为菟。

只今时节当如此,可笑迂生独向隅。

满庭芳·斗转旋霄

斗转旋霄,梧飘金井,洞天秋气方新。幔亭仙子,飞佩下瑶京。霞袂霓裳缥缈,冰肌莹、月作精神。云璈动,琼仙歌舞,共庆捧瑶觥。蟾宫,人未老,纵横礼乐,谈笑功句名。从今去,有多少、富贵光荣。且听宾云奏曲,千秋岁、更引清声。齐眉处,朱颜绿鬓,相与共长生。

兴程县尹

我思程伯子,试令晋城邑。

岂第父母人,一念诚恳恻。

存心民必济,正己吏自格。

虽然一邑小,允矣天下式。

槃槃古东阳,亶为礼义国。

弦歌视曲阜,岂惟文公泽。

尚想兴学功,百年未陈迹。

古来号难治,此语谅非必。

人怀学道心,功化亦俄刻。

重惟伊洛传,道南此其脉。

家传余政谱,师授存学则。

此邦有美俗,文献犹可及。

接畛皆儒黉,兴起易为力。

当今尚文化,乡校首扶植。

非无善政人,教化岂遑急。

明公下车来,声誉已洋溢。

三年田里间,公来始休息。

简静公优为,不扰知政绩。

山人重期望,亹亹慎无斁。

四海文公邦,正学自兹出。

政教岂殊途,饰吏贵儒术。

善化必因俗,吾世俱有责。

到手事必为,莫让功第一。

与徐同知

武夷山中旧学子,汗漫偶作观海游。

此观此游亦何有,炎氛瘴雨烂不收。

蓬莱绝岛固难望,何处大泽并高丘。

独闻东南倚天耸石壁,上有一轮照耀之明月,

下有一道演迤之清流。此流不求清,

此月不求明。众星冥蒙日毂远拍天,

烟浪渺渺令人愁。因思八极间,

品彙岂不稠。后皇生物至今日,

茫茫大化无停辀。群阴剥尽硕果在,

新畲再闢陈根留。我辈等是丰芑春,

盛德何止数世谋。男儿生世有不朽,

百年易迈千载悠。造物生材谅非偶,

阳春有脚先南州。八郡春已满,

忍使四海赤子寒飕飕。一时泽物亦易足,

旱须霖雨川须舟。书生却顾动遐想,

愿为来世苍生忧。斯文迓续正此时,

安得古绠千寻修。莘郊匹夫乐尧道,

朝鲜逋播叙禹畴。两生不来至今尚绵蕝房魏背汗岂但唐人羞。

礼颓乐坏二千载,欲观周道当何繇。

我闻伊洛道南后,武夷云谷今鲁邹。

孔堂金石未尽泯,淹中断简犹堪搜。

独抱遗经守迂拙,岁月兀兀春复秋。

蚊蝱负山力谩苦,精卫填海志未休。

书生迂拙公所知,此来见公亦何求。

穷通志也命当遂,天地倾缺人绸缪。

愿公借我一片五色石,要补元气混沌无疮疣。

千载在我前,万载在我后,山中事业非王侯。

题林氏药圃

采药来,神山在何许。

忽闻瀛海头,居然一玄圃。

天风吹轻帆,至人展良晤。

圃中药千本,历历皆手树。

我生抱奇疢,岁久不得愈。

三年蓄艾心,有此一朝聚。

惠我方匕剂,翛然脱沈痼。

吾观此圃中,来游亦无数。

夫岂独我私,一一随听取。

同游二三友,牵连亦遭遇。

餐此霞屑余,腾身即飞翥。

人生各有累,那得免患苦。

至人略形骸,一视等胞与。

过之或忘情,我独刻肺腑。

世人持狭见,一膜便尔汝。

比邻立藩墙,边幅生龃龉。

老矣多阅人,知君用心处。

斯人匪斯今,意度一何溥。

我尝读西铭,一初混中处。

茫茫大化运,上下四方宇。

当作一圃观,何物不储貯。

岂但百草性,曾入农氏谱。

奇葩与异石,海陆细分部。

金膏丹空青,亦不惮远阻。

是中富台沼,飞泳供盼顾。

有时钓弋娱,遗坠拾鳞羽。

铺陈盛筵旦,咳唾好宾侣。

歌阑车马散,溲渤遗败鼓。

我知太医生,适用随细钜。

水火各燥湿,阴阳互寒暑。

刚汞或柔砂,炎硝或寒附。

峻或蓬稜攻,平或参术补。

生材天岂靳,所恨辨者瞽。

生人倘有济,我圃足供具。

玄枢掌握间,调齐有其所。

悠悠动我思,无怀大庭古。

八荒登春台,一气调律吕。

人人无鄙夭,物物不疵窳。

胡然降大厉,使我重悽楚。

薰蒸始一气,俄顷遍九土。

缅怀有生初,恫瘝入心膂。

恭惟生物心,孰不同父母。

我欲代一笺,飞上九天诉。

冥冥天阍深,重关列蛟虎。

至人对我言,天高不堪吁。

无宁苍苍求,我圃自有趣。

圃中别有圃,妙处子未睹。

中藏六六天,玄玄岂无主。

我尝偕子游,相与诘其故。

虽然只方雨,此妙谁赋予。

包括尽六合,剖析入毫缕。

一粒蕊珠中,太极有玄姥。

但得斯心存,充拓何可御。

至人岂易逢,再拜致我语。

授药不授方,药尽力已去。

似闻海上秘,久藏龙宫府。

君今得妙诀,授我勿我拒。

珍重千金传,为君广流布。

别君怀不忍,回首重凝竚。

千山莽愁人,沧波正烟雨。

沁园春·自笑生身

自笑生身,历事以来,垂六十年。今浮湛闾里,半非识面,交游朋友,各色华颠。富贵不来,少年已去,空见悠悠岁月迁。虽然是,只壮心一点,犹自依然。

新阳又长天边。人指似山间诗酒仙。算胸次崔嵬,不胜百榼,笔端枯槁,难足千篇。隐几杖藜,相耕听诵,聊看诸郎相后先。余何事,但读书煮茗,日晏高眠。

赠陈教谕

每惟斯道南,七闽小邹鲁。

考亭四书学,日月行万古。

我生亦何幸,私淑欣有遇。

南来证文献,令人动遐虑。

斯文欠统一,正学真一缕。

莆阳礼义国,敛袵殷黼冔。

绯思东湖集,复斋接前绪。

至今耆俊多,渊源此其祖。

德闳有闻孙,邂逅快披睹。

儒先教化地,师传盛称誉。

教成畀邻邦,祖训有遗矩。

岂但美彼芹,更思甘棠树。

一邑召可行,尽分皆有补。

十室有忠信,矧此万家聚。

派近源可寻,我来重瞻遡。

当年弦诵声,溪水自东注。

典刑前辈人,溪山正堪数。

安得杖屦陪,安溪溪头路。

探梅

我归及初夏,正值梅黄时。

曾得二三友,共赋梅仁诗。

当时梅树下,捋实攀条枝。

顾此廊庙物,弃之或涂泥。

岂不盘实供,酸涩终见遗。

古来偶不遇,物理亦可推。

凉风八九月,叶尽条枝痿。

精华虽内腴,知者良亦希。

而况腔壳中,认此一性微。

古今咏梅者,此趣谁得知。

仁者天地心,生生无穷期。

维此生之性,物物皆有之。

安得似此梅,独秉纯阳姿。

一枝一太极,静动常相随。

却於坤复间,微微见端倪。

凝阴不翕固,阳德无繇施。

所以探梅人,用意常在兹。

清霜十月旦,吟边发新题。

梅亦顾我笑,笑我世俗为。

无华亦无实,此境正自奇。

半年不我问,觌面当何辞。

见花始知树,识趣毋乃卑。

我今对梅语,此道何足疑。

自守固尔分,求知岂其宜。

伯夷合饿死,箕子当明夷。

啮雪海上郎,履霜野中儿。

今我故来意,岂伊常情窥。

入冬雨霜多,玄冥张其威。

婉娈荆棘间,正恐不自持。

探梅愿梅早,我独愿梅迟。

腊前与冬后,生意真如丝。

微阳不爱护,迓续今其谁。

忆昔少年日,看花来京师。

买舟西湖上,曾造孤山涯。

孤山不可往,葛岭高巍巍。

豺枭正嘷舞,龙鵷何处飞。

不待岁月换,已觉人民非。

逋仙唤不起,岁晏亦径归。

归来三十年,清梦常依依。

春事有代换,梅心无改移。

春光年年有,我发自早衰。

但与梅久要,处处不暂离。

所至必种梅,殷勤废培滋。

培滋不见盛,雪压还霜欺。

气候固多乖,人事亦如违。

行行去寻芳,三年海南陲。

雪霜不到地,生意当融怡。

旧来种梅处,更自荒弗治。

甚者斧为薪,令人重怀悲。

拂衣归去来,天风吹人衣。

舍南有古树,久矣阅岁期。

至刚肯受磷,至洁宁为缁。

廊庙未觉高,山林岂云卑。

但得余蔕在,一任羌管吹。

明年烟雨中,青子还累累。

更看萌蘖生,生性常不亏。

新极连旧根,不断生生机。

生机日以长,清阴渐成蹊。

从此种千树,春暗花垂垂。

东风一解冻,万卉纷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