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7—1383)元明间浦江人,字叔能,号九灵山人,又号云林。通经、史百家暨医、卜、释、老之说。初习举子业,寻弃去,学古文于黄、柳贯、吴莱。学诗于余阙。元顺帝至正十八年,朱元璋取金华,召之讲经史。旋授学正。不久逃去。顺帝授以淮南江北等处儒学提举。后避地吴中,依张士诚。见士诚将败,挈家泛海,抵登、莱。欲行归扩廓军,道梗,侨寓昌乐。元亡,南还,变姓名,隐四明山。明太祖物色得之,召至京师,试以文,欲官之,以老疾固辞,忤旨。逾年自杀。良为诗风骨高秀,眷怀宗国,多磊落抑塞之音。有《九灵山房集》。 ► 332篇诗词

泛海

仲夏发会稽,乍秋别勾章。

拟杭黑水海,首渡青龙洋。

南条山已断,北界水何长。

近远浪为国,周围天作疆。

川后偶安恬,天吴亦屏藏。

荡桨乘月疾,挂席逐风扬。

零露拂蟠木,旭日耀扶桑。

我行无休隙,此去何渺茫。

东海蹈仲连,西溟遁伯阳。

轻名冀道胜,重己企时康。

孰谓情可陈,旅念坐自伤。

登大牢山

海上名山谁作邻,数峰高起自为群。

林明夜见水底日,浪动暮疑岩下云。

渺渺乾坤何处辨,迢迢齐楚此中分。

那堪回首东南地,烽火连年警报闻。

十四改。

自定川入海

乍离东海郡,又上北溟船。

红见波中日,青窥水际天。

乡关千里隔,身世一帆悬。

乡信何从达,归鸿落照前。

游清泉寺

路绕苍松迥,寺俯清泉幽。况复得佳友,来游当杪秋。

情随水声远,兴挟山光浮。两涧涉游足,双峰睇吟眸。

陆寻虞监宅,林访袁家丘。徘徊念畴昔,感叹罢冥搜。

古今如大梦,身世一浮沤。不悟无生乐,终缠有漏忧。

晤言资道侣,冥理契缁流。咄嗟已成累,竟动故园愁。

当窗织

当窗织,贫家女儿堪叹息。隔墙惟听伊轧声,堕珥欲收应不得。

两日织成花锦段,尽输上官犹诫缓。夫婿复来催上机,岂念身穿蓝缕衣。

君不见富家娘,不识蚕桑著绣裳。

夜泊吴江长桥宿垂虹亭

闪闪练月宵,棱棱素秋节。舍棹上孤亭,临江候归客。

佳人殊未来,幽意为谁适。徘徊当夜半,彷佛去天尺。

仰接银河横,俯照星纬逼。直疑穹壤连,岂有人世隔。

飘飘形若蜕,眇眇思何极。居然怯风露,聊复就衾席。

亦既不成寐,将何慰兹夕。赖有同心人,连床话畴昔。

和陶渊明杂诗 其五

秦灰未遽冷,于古何所稽。前行有衢路,往往变岩崖。

我来一问津,感叹伤人怀。是道在天地,大可六合弥。

诸儒拾煨烬,破裂日愈离。遂令高世才,放荡莫控羁。

时无洛中叟,此事谅终亏。

抵胶州

舟行无休期,晨夜涉风水。

蹈越历吴乡,乘楚造齐鄙。

逗浦波尚险,即陆路才砥。

依稀见州郭,仓皇问官邸。

土墙讶半颓,草屋惊全圮。

所幸民俗淳,稍使客情喜。

北来既旬月,西去尚几里。

严程谓已近,危途方始此。

沮洳浩茫茫,菅茅复靡靡。

幽燕去魂断,伊洛望心死。

日暮坐空床,浩然念枌梓。

题巽上人游息轩

名山郁岧峣,飞轩起弘敞。

觉花堕槛明,忍草缘阶长。

日落万壑冷,风振百泉响。

扫庭驱虎出,倚栏延月上。

云影共栖息,山光同偃仰。

晚磬度筠清,夕窗含涧爽。

偶造幽人境,获陪芳景赏。

谈玄悟道言,观妙灭尘想。

良游虽暂适,多累讵长往。

所以俗中人,昏昏在天壤。

岁暮感怀(四首)

已被虚名误,偷生亦偶然。

兵戈十年久,妻子几家全。

往事溪云外,余龄逝水前。

艰难有如此,何日赋归田。¤

望九灵山

九灵眇何许,连峰高不极。

依稀接远雾,仿像起寒色。

我家是山下,别来岁频易。

屋庐闲鸟声,冢墓遗兽迹。

可望不可至,空多故乡忆。

怀滑撄宁

海日苍凉两鬓丝,异乡飘泊已多时。欲为散木居官道,故托长桑说上池。

蜀客著书人岂识,韩公卖药世偏知。道涂同是伤心者,只合相从赋《黍离》。

岁暮迟宋潜溪

忽忽岁欲暮,骎骎春已迫。

出门尚谁思,悲歌迟来客。

客昔与我期,近在旦与夕。

如何事多迕,月满且复魄。

悲风一夜起,落叶满长陌。

女萝虽有托,近亦辞松柏。

万物会归尽,人岂无终极。

而我与夫子,况皆年半百。

前途讵难知,玄发早已白。

若不数相过,蹉跎深足惜。

筑新居

挈杖去中林,卜宅江之边。

江边多故庐,改筑架斯椽。

左右皆废墟,南北尽颓垣。

昔人固不留,遗迹尚依然。

因之悟物理,盛衰恒递迁。

世既异市朝,海亦变桑田。

古来皆有是,念此一长叹。

何以慰我怀,斗酒倾前轩。

百世非所知,聊且乐当年。

岁暮感怀(四首)

驱驰三十载,身世竟何如。

人老忧虞里,交疏病废余。

乡邦书未返,湖海岁将除。

后夜烧灯坐,依然叹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