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1. 诗词大全
  2. 魏晋
  3. 陶渊明
  4. 和胡西曹示顾贼曹
目录

蕤宾五月中,清朝起南颸。

出自 [ 魏晋 ] 陶渊明 的《和胡西曹示顾贼曹》

蕤宾五月中,清朝起南颸。

ruíbīnyuèzhōngqīngcháonán

时当仲夏五月中,清早微觉南风凉。
胡西曹、顾贼曹:胡、顾二人名字及事迹均不详。西曹、贼曹,是州从事官名。示:给某人看。蕤宾:诗中用以标志仲夏五月。古代以十二律配合十二个月,“蕤宾”是配合五月之律。清朝:清晨。飔:凉风。

不驶亦不驰,飘飘吹我衣。

shǐchípiāopiāochuī

南风不缓也不疾,飘飘吹动我衣裳。
驶:迅捷,疾速。迟:迟缓,缓慢。

重云蔽白日,闲雨纷微微。

zhòngyúnbáixiánfēnwēiwēi

层层乌云遮白日,濛濛细雨纷纷扬。
重云:层层乌云。闲雨:指小雨。

流目视西园,烨烨荣紫葵。

liúshì西yuánróngkuí

随意赏观西园内,紫葵花盛耀荣光。
流目:犹“游目”,随意观览瞻望。西园:陶渊明不大可能有几个园,此或谓园之西。烨烨:光华灿烂的样子。荣:开花。

于今甚可爱,奈何当复衰!

jīnshènàinàidāngshuāi

此时此物甚可爱,无奈不久侵枯黄!
奈何:无可奈何。

感物愿及时,每恨靡所挥。

gǎnyuànshíměihènsuǒhuī

感物行乐当及时,常恨无酒可举筋。
感物:有感于物。靡所挥:没有酒饮。挥,形容举杯而饮的动作。一说“挥”是“发挥壮志”之意。

悠悠待秋稼,寥落将赊迟。

yōuyōudàiqiūjiàliáoluòjiāngshēchí

耐心等待秋收获,庄稼稀疏将空忙。
悠悠:长久。待秋稼:等待秋收。寥落:稀疏。赊迟:迟缓,渺茫,引申为稀少。无所获。

逸想不可淹,猖狂独长悲!

xiǎngyānchāngkuángzhǎngbēi

遐思冥想难抑制,我心激荡独悲伤。
逸想:遐想。淹:滞留,深入。猖狂:恣意放纵,这里指感情激烈。

翻译

时当仲夏五月中,清早微觉南风凉。

南风不缓也不疾,飘飘吹动我衣裳。

层层乌云遮白日,濛濛细雨纷纷扬。

随意赏观西园内,紫葵花盛耀荣光。

此时此物甚可爱,无奈不久侵枯黄!

感物行乐当及时,常恨无酒可举筋。

耐心等待秋收获,庄稼稀疏将空忙。

遐思冥想难抑制,我心激荡独悲伤。

注释

胡西曹、顾贼曹:胡、顾二人名字及事迹均不详。西曹、贼曹,是州从事官名。
示:给某人看。
蕤宾:诗中用以标志仲夏五月。古代以十二律配合十二个月,“蕤宾”是配合五月之律。
清朝:清晨。
飔:凉风。

驶:迅捷,疾速。
迟:迟缓,缓慢。

重云:层层乌云。
闲雨:指小雨。

流目:犹“游目”,随意观览瞻望。
西园:陶渊明不大可能有几个园,此或谓园之西。
烨烨:光华灿烂的样子。
荣:开花。

奈何:无可奈何。

感物:有感于物。
靡所挥:没有酒饮。挥,形容举杯而饮的动作。一说“挥”是“发挥壮志”之意。

悠悠:长久。
待秋稼:等待秋收。
寥落:稀疏。
赊迟:迟缓,渺茫,引申为稀少。无所获。

逸想:遐想。
淹:滞留,深入。
猖狂:恣意放纵,这里指感情激烈。

创作背景

  这一首诗作年无考,研究陶诗的人,有把它系于晋安帝元兴二年癸卯(403年)的。
阅读全文

参考资料

吴小如 等.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500-501

赏析

  此诗起四句直写当前气候,说在阴历五月的一天早晨,吹起南风,不快不慢,飘动着诗人的衣服。风是夏天“清朝”中的“南颸”,飘衣送凉,气象是清爽的。接着两句,不交代转变过程,便紧接着写“重云蔽白日,闲雨纷微微。”由晴到雨,似颇突然。以上六句是面的总写,一般叙述,不多描绘。

  “流目”四句,由面移到一个点。先写诗人在清风微雨中,转眼观看西园,见园中紫葵生长得“晔晔”繁荣,虽作集中,亦只叙述。上文的叙事写景,直贯到此;而对着紫葵,忽产生一种感慨:“于今甚可爱,奈何当复衰!”感慨也来得突然,但内容还属一般,属于人们对事物常有的盛衰之感。这里转为抒情。下面两句:“感物愿及时,每恨靡所挥。”承前两句,抒情又由点到面,同时由对客观事物的反映转到对自身的表白,扩大一步,提高一步,句法同样有点突然,而内容却不一般了。陶渊明本是有志于济世的人,被迫过隐居生活,从紫葵的荣晔易衰而联想自己不能及时发挥壮志,建立功业,这种触动内心痛处的感受,本来也是自然的,不妨明白直说,可诗中偏不说出“愿及时”愿的是什么,“靡所挥”挥的是什么,而是留给读者自行领会。

  上文各以六句成片,结尾以四句成片。这四句由思想上的“恨”转到写生活上的困难,以及在困难中不可抑制的更强烈的思想活动。“悠悠待秋稼,寥落将赊迟。”等到秋天庄稼收成,有粮食不继的迫切问题。处境如此,还有上文的为外物而感慨,为壮志而感伤的闲情,在常人眼中,已未免迂疏可笑;而况下文所写,还有“不可淹(抑遏)”的“逸想”和什么“猖狂”的情感或行动,冷静一想,也未免自觉“可悲”了。有了“悠悠”两句,则上下文的思想感情,都变成出于常情之外,那末作者之非常人也就不言可喻了。把“不常”写得似乎可笑可悲,实际上是无意中反映了他的可钦可敬。

  这首诗在陶诗中是写得较平凡的,朴质无华,它的转接突然的地方,也表现它的“放”和“直”,即放手抒写,直截不费结撰。但也有它的含蓄,有它的似拙而实高,它的奇特过人,即不露痕迹地表现作者襟怀的开阔和高远。

  联系当时的时代背景和作者的处境,“猖狂”的来龙去脉,也就有迹可寻,即是对于黑暗、险恶的政局和自身抱负莫展的愤激。把这些诗句都作赋体看,诗中表现出诗人的政治热肠和人生态度,表现出他高出常人的地方,即在艰难的生活中不忘济世。诗写得很随便,却有深远的意境。

阅读全文

参考资料

吴小如 等.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50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