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1. 诗词大全
  2. 魏晋
  3. 陶渊明
  4. 戊申岁六月中遇火
目录

果菜始复生,惊鸟尚未还。

出自 [ 魏晋 ] 陶渊明 的《戊申岁六月中遇火》

草庐寄穷巷,甘以辞华轩。

cǎoqióngxiànggānhuáxuān

茅屋盖在僻巷边,远避仕途心甘愿。
寄:寄托,依附。甘:自愿。辞:拒绝,告别,华轩:指富贵者乘坐的车子。轩:占代一种供大夫以上乘坐的轻便车,“华轩”在这里是代指仕途之功名富贵。

正夏长风急,林室顿烧燔。

zhèngxiàzhǎngfēnglínshìdùnshāofán

当夏长风骤然起,林园宅室烈火燃。
长风:大风。林室:林木和住宅。从此诗“果菜始复生”句可知,大火不仅焚毁了房屋,连同周围的林园也一并遭灾。顿:顿时,立刻。燔:烧。

一宅无遗宇,肪舟荫门前。

zháifángzhōuyīnménqián

房屋焚尽无住处,船内遮荫在门前。
宇:屋檐,引申为受覆庇、遮盖处。航:船。荫门前:谓遮荫于门前。林室皆焚毁,只有门前的航舟内尚有遮荫处。

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将圆。

tiáotiáoxīnqiūtíngtíngyuèjiāngyuán

初秋傍晚景远阔,高高明月又将圆。
迢迢:遥远的样子。这里形容秋夕景象的空阔辽远。新秋夕:初秋的傍晚。亭亭:高貌。

果菜始复生,惊鸟尚未还。

guǒcàishǐshēngjīngniǎoshàngwèihái

果菜开始重新长,惊飞之鸟尚未还。
始复生:开始重新生长。惊鸟:被火惊飞的鸟。

中宵伫遥念,一盼周九天。

zhōngxiāozhùyáoniànpànzhōujiǔtiān

夜半久立独沉思,一眼遍观四周天。
中宵:半夜。伫:长时间地站立。遥念:想得很远。盼:看。周:遍,遍及。九天:这里指整个天地。

总发抱孤介,奄出四十年。

zǒngbàojièyǎnchūshínián

年少守操即谨严,转眼已逾四十年。
总发:即“总角”,称童年时代。古时儿童束发于头顶。孤介:谓操守谨严,不肯同流合污。奄:忽,很快地。出:超出。

形迹凭化往,灵府长独闲。

xíngpínghuàwǎnglíngzhǎngxián

生命托付与造化,内心恬淡长安闲。
形迹:身体,指生命。凭:任凭。化:造化,自然。往:指变化。灵府:指心。

贞刚自有质,玉石乃非坚。

zhēngāngyǒuzhìshínǎifēijiān

我性坚贞且刚直,玉石虽坚逊色远。
贞刚:坚贞刚直。自:本来。质:品质、品性。乃:却。这两句是说,我的品质坚贞刚直,比玉石都更坚贞。

仰想东户时,余粮宿中田。

yǎngxiǎngdōngshíliáng宿xiǔzhōngtián

遥想东户季子世,余粮存放在田间。
仰想:遥想。东户:东户季子,传说中上古太平时代的君主。宿:存放。中田:即田中。

鼓腹无所思;朝起暮归眠。

suǒcháoguīmián

饱食终日无忧虑,日出而作日入眠。
鼓腹:饱食。无所思:无忧无虑。

既已不遇兹,且遂灌我园。

qiěsuíguànyuán

既然我未逢盛世,姑且隐居浇菜园。
遂:就。灌我园:浇灌我的田园。这里指隐居躬耕。

翻译

茅屋盖在僻巷边,远避仕途心甘愿。

当夏长风骤然起,林园宅室烈火燃。

房屋焚尽无住处,船内遮荫在门前。

初秋傍晚景远阔,高高明月又将圆。

果菜开始重新长,惊飞之鸟尚未还。

夜半久立独沉思,一眼遍观四周天。

年少守操即谨严,转眼已逾四十年。

生命托付与造化,内心恬淡长安闲。

我性坚贞且刚直,玉石虽坚逊色远。

遥想东户季子世,余粮存放在田间。

饱食终日无忧虑,日出而作日入眠。

既然我未逢盛世,姑且隐居浇菜园。

注释

寄:寄托,依附。
甘:自愿。
辞:拒绝,告别,
华轩:指富贵者乘坐的车子。
轩:占代一种供大夫以上乘坐的轻便车,“华轩”在这里是代指仕途之功名富贵。

长风:大风。
林室:林木和住宅。从此诗“果菜始复生”句可知,大火不仅焚毁了房屋,连同周围的林园也一并遭灾。
顿:顿时,立刻。
燔:烧。

宇:屋檐,引申为受覆庇、遮盖处。
航:船。
荫门前:谓遮荫于门前。林室皆焚毁,只有门前的航舟内尚有遮荫处。

迢迢:遥远的样子。这里形容秋夕景象的空阔辽远。
新秋夕:初秋的傍晚。
亭亭:高貌。

始复生:开始重新生长。
惊鸟:被火惊飞的鸟。

中宵:半夜。
伫:长时间地站立。
遥念:想得很远。
盼:看。
周:遍,遍及。
九天:这里指整个天地。

总发:即“总角”,称童年时代。古时儿童束发于头顶。
孤介:谓操守谨严,不肯同流合污。
奄:忽,很快地。
出:超出。

形迹:身体,指生命。
凭:任凭。
化:造化,自然。
往:指变化。
灵府:指心。

贞刚:坚贞刚直。
自:本来。
质:品质、品性。
乃:却。这两句是说,我的品质坚贞刚直,比玉石都更坚贞。

仰想:遥想。
东户:东户季子,传说中上古太平时代的君主。
宿:存放。
中田:即田中。

鼓腹:饱食。
无所思:无忧无虑。

遂:就。
灌我园:浇灌我的田园。这里指隐居躬耕。

创作背景

  戊申岁是晋安帝义熙四年(408),陶渊明四十四岁。此时渊明居上京,六月中旬,一场火灾将其居室焚烧殆尽,便只好住在门前的船中。至新秋之时,写下这首诗。房屋焚毁,似乎并没有使诗人感到更多的痛苦,他安居舟中,依旧悠然地生活。

阅读全文

参考资料

孟二冬 .陶渊明集译注 :昆仑出版社 ,2008-01 .

鉴赏

  “草庐寄穷巷,甘以辞华轩。”起头这两句是写他这几年的平静生活。“草庐”即他归田后营建的“草屋八九间”。“穷巷”,偏僻的村巷。“华轩”,达官乘坐的漂亮的车子,这里代指仕宦生活。居陋巷而绝功名之念,这样的意思在归田后许多诗中屡见陈述。这里用一个“甘”字,见出他这种态度出于自觉自愿,也显见他心情的平静自然。可是,“正夏长风急,林室顿烧燔。”天炎风息,丛集在一起的房子顿时烧掉了。着一“顿”字,见出打击的沉重。“一宅无遗宇,舫舟荫门前。”他的住宅没有剩下一间房子,只好将船翻盖在门前,以遮蔽风雨。“舫舟荫门前”一般解释为寄居在船上,似非确。《归园田居》“榆柳荫后檐”与这句结构相同,“荫”也为覆盖的意思。在陆地上以舟作棚,现时还常见着。以上可谓第一段,写“遇火”情况。

  “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将圆。”曰“新秋”,曰“月将圆”,见出是七月将半的时令,离遇火已近一个月了。“迢迢”,意同遥遥,显出秋夜给人漫长的感觉。“亭亭”,高远的样子,这是作者凝视秋月的印象。这两句既写出了节令的变化,又传出了作者耿耿不寐的心情。这是火灾予他心理的刺激。“果菜始复生,惊鸟尚未还。”遭火熏烤的周围园圃中的果菜又活过来了,但受惊的鸟雀还没有飞回。从“果菜始复生”见出他生计还有指望,而后一种情况又表示创巨的痛深。在这样的秋夜里,他的心情是很不平静的:“中宵伫遥念,一盼周九天。”半夜里他伫立遥想,顾盼之间真是“心事浩茫连广宇”了。以上是第二段,写“遇火”后心情的不平静。

  下面第三段,所写是“中宵伫遥念”的内容。作者先是自述平生操行:“总发抱孤介,奄出四十年。”他说:我从小就有正直耿介的性格,一下子就是四十年了(作者此时四十四岁)。“形迹凭化往,灵府长独闲。”形体、行事随着时间的过去而衰老、而变化,可心灵一直是安闲的,没有染上尘俗杂念。“孤介”、“独闲”,都表示他不同于流俗。“贞刚自有质,玉石乃非坚。”这两句意思说:我具备的贞刚的禀性,玉石也比不上它坚固。这六句是对自己平生的检点,自慰的口吻里又显出自信。他是在遭遇灾变之时作如此回想的,这也表示了他还将这样做,不因眼下困难而动摇。接着他又想起一种理想的生活:“仰想东户时,余粮宿中田。”“东户”,指传说中的古代帝王东户季子,据说那时民风淳朴,道不拾遗,余粮储放在田中也无人偷盗。“中田”即田中。“鼓腹无所思,朝起暮归眠。”这是说,那时候人们生活无忧无虑,人人都安居乐业。这些“仰想”,表现了作者的向往之情,他当时处于那种艰难境地作这种联想,实在也是很自然的。但是,这毕竟是空想。“既已不遇兹,且遂灌我园。”意思是说:既然已经遇不上这样的时代了,还是灌我的园、耕我的田吧。这表现了作者面对现实的态度。想起“东户时”,他的情绪不免又波动起来,但他又立即回到眼前的现实,心情又平静下来了。后两句似乎还有这样的意思:丰衣足食不能凭空想,要靠自己的劳动。这就与两年后写的《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所表达的思想相一致了。

  这首诗写作者“遇火”前后的生活情景和心情,很是真切,也很自然。比如遇火前后作者心情由平静到不平静,是几经波折,多种变化,但都显得入情入理,毫不给人以故作姿态之感。火灾的打击是沉重的,不能不带来情绪的反应,此诗若一味旷达,恐非合乎实际了。诗人的可贵,就是以平素的生活信念来化解灾变的影响,以面对现实的态度坚定躬耕的决心,他终于经受住这次考验了。

阅读全文

参考资料

《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544-54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