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汉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代表作《雨霖铃》《八声甘州》。 ► 399篇诗词 ► 176条名句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蝶恋花·凤栖梧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临江仙·鸣珂碎撼都门晓

鸣珂碎撼都门晓,旌幢拥下天人。马摇金辔破香尘。壶浆

盈路,欢动一城春。

扬州曾是追游地,酒台花径仍存。凤箫依旧月中闻。荆王

魂梦,应认岭头云。

西江月·凤额绣帘高卷

凤额绣帘高卷,兽环朱户频摇。两竿红日上花棚。春睡厌

厌难觉。

好梦狂随飞絮,闲愁浓,胜香醪。不成雨暮与云朝。又是

韶光过了。

凤栖梧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

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

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案以上二首别又见欧阳修《近体乐府》卷二)

安公子·长川波潋滟

长川波潋滟。楚乡淮岸迢递,一霎烟汀雨过,芳草青如染。驱驱携书剑。当此好天好景,自觉多愁多病,行役心情厌。

望处旷野沈沈,暮云黯黯。行侵夜色,又是急桨投村店。认去程将近,舟子相呼,遥指渔灯一点。

内家娇·煦景朝升

煦景朝升,烟光昼敛,疏雨夜来新霁。垂杨艳杏,丝软霞轻,绣山芳郊明媚。处处踏青斗草,人人眷红偎翠。奈少年、自有新愁旧恨,消遣无计。

帝里。风光当此际。正好恁携佳丽。阻归程迢递。奈好景难留,旧欢顿弃。早是伤春情绪,那堪困人天气。但赢得、独立高原,断魂一饷凝睇。

菊花新·欲掩香帏论缱绻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

、鸳衾图暖。

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留取帐前灯,时时

待、看伊娇面。

西江月·师师生得艳冶

师师生得艳冶,香香於我情多。安安那更久比和。四个打

成一个。

幸自苍皇未款,新词写处多磨。几回扯了又重挪。奸字中

心著我。

(以上二首见罗烨《醉翁谈录》丙集卷二)

戚氏·晚秋天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飞云黯淡夕阳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湲。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名利,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清平乐·繁华锦烂

繁华锦烂。已恨归期晚。翠减红稀莺似懒。特地柔肠欲断

。不堪尊酒频倾。恼人转

转愁生。□□□□□□(脱字),多情争似无情。

红窗听·如削肌肤红玉莹

如削肌肤红玉莹。举措有、许多端正。二年三岁同鸳寝。

表温柔心性。

别后无非良夜永。如何向、名牵利役,归期未定。算伊心

里,却冤成薄幸。

满庭芳·茉莉花

环佩青衣,盈盈素靥,临风无限清幽。出尘标格,和月最温柔。堪爱芳怀淡雅,纵离别,未肯衔愁。浸沉水,多情化作,杯底暗香流。

凝眸,犹记得,菱花镜里,绿鬓梢头。胜冰雪聪明,知己谁求?馥郁诗心长系,听古韵,一曲相酬。歌声远,余香绕枕,吹梦下扬州。

看花回·屈指劳生百岁期

屈指劳生百岁期。荣瘁相随。利牵名惹逡巡过,奈两轮、

玉走金飞。红颜成白发,

极品何为。

尘事常多雅会稀。忍不开眉。画堂歌管深深处,难忘酒盏

花枝。醉乡风景好,携手

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