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1. 诗词大全
  2. 宋代
  3. 廖世美
  4. 烛影摇红·题安陆浮云楼
目录

烛影摇红·题安陆浮云楼

[ 宋代 ] 廖世美

霭霭春空,画楼森耸凌云渚。紫薇登览最关情,绝妙夸能赋。惆怅相思迟暮。记当日、朱阑共语。塞鸿难问,岸柳何穷,别愁纷絮。

ǎiǎichūnkōnghuàlóusēnsǒnglíngyúnzhǔwēidēnglǎnzuìguānqíngjuémiàokuānéngchóuchàngxiàngchídāngzhūlángòngsāi鸿hóngnánwènànliǔqióngbiéchóufēn

薄雾茫茫,画楼高耸入云。昔年的紫薇郎曾将此楼登临。面对眼前的景物,他大发感慨,写下动人的诗篇。日暮时分,景象令人相思惆怅,记得那时我和她一起私语,多少幸福?不想她一去便没有消息,望断天涯也难有消息。只有岸边的柳树成林,使我的离愁仿佛飞絮,飞舞一片。
霭霭:唐代中书省曾称紫薇省,故在中书省任官者可称薇郎。此处指杜牧,杜牧曾任中书舍人,故称。紫微:星名,位于北斗东北,古人认为是天帝之座。

催促年光,旧来流水知何处。断肠何必更残阳,极目伤平楚。晚霁波声带雨。悄无人、舟横野渡。数峰江上,芳草天涯,参差烟树。

cuīniánguāngjiùláiliúshuǐzhīchùduànchánggèngcányángshāngpíngchǔwǎnshēngdàiqiāorénzhōuhéngshùfēngjiāngshàngfāngcǎotiāncānchàyānshù

节气催绕着年光流转,往日楼下的河水,如今不知流向哪里才停?并非日暮斜阳时才令人伤魂,看见宽阔的原野无边无际,同样让人极为伤心。晚来天气初晴,水波声中似乎还带着雨声。江上静悄无声息,只有一条小舟,在野外的渡口处静静地停放着。江边远处有几座墨色的山峰。天边烟雾茫茫,几棵高矮不齐的树木立着。
平楚:登高望远,大树林处树梢齐平,称平楚。也可代指平坦的原野。 带雨:韦应物《滁州西涧》“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翻译

薄雾茫茫,画楼高耸入云。昔年的紫薇郎曾将此楼登临。面对眼前的景物,他大发感慨,写下动人的诗篇。日暮时分,景象令人相思惆怅,记得那时我和她一起私语,多少幸福?不想她一去便没有消息,望断天涯也难有消息。只有岸边的柳树成林,使我的离愁仿佛飞絮,飞舞一片。

节气催绕着年光流转,往日楼下的河水,如今不知流向哪里才停?并非日暮斜阳时才令人伤魂,看见宽阔的原野无边无际,同样让人极为伤心。晚来天气初晴,水波声中似乎还带着雨声。江上静悄无声息,只有一条小舟,在野外的渡口处静静地停放着。江边远处有几座墨色的山峰。天边烟雾茫茫,几棵高矮不齐的树木立着。

注释

霭霭:唐代中书省曾称紫薇省,故在中书省任官者可称薇郎。此处指杜牧,杜牧曾任中书舍人,故称。紫微:星名,位于北斗东北,古人认为是天帝之座。

平楚:登高望远,大树林处树梢齐平,称平楚。也可代指平坦的原野。 带雨:韦应物《滁州西涧》“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点评

  宋元词曲作家,多有用前人成语成句者。承袭熔裁,必须巧妙恰当,才能为已作增色。这首词因“题安陆浮云楼”,又称道杜牧为此楼所赋之诗绝妙,故运用杜牧诗句极多,且大多能熨帖自然,不见痕迹。杜诗以外,还融合化用了多家诗词,语气顺畅如同已出,十分不易。词上片写景,即描写浮云楼的欢乐气势。其中的“朱阑共语”、“别愁纷絮”、“塞鸿”、“岸柳”等,皆隐括杜牧诗句。但情词熨贴,了无痕迹,见出融裁之妙。下片换头“催促年光,旧来流水知何处?”一句由写景面抒情,令人有不胜古今与迟暮之叹。“断肠”四句进一步渲染愁人眼中的凄怆之景。“断肠”以下,写自己极目远眺,行人远在残阳芳草之外,而已之相思亦浩邈无尽。全词写景融情,古今叠映,化炼前人诗意,工巧自然,尤其结尾写景,境象空灵,情韵深婉。催促年光,旧来流水知何处?“催促”二句感叹时光匆促,已至迟暮,追怀旧日朱栏共语,沙渚水而今流向何处?颇有世事沧桑之感。“断肠”以下几句,精彩地描绘出暮春时节黄昏极目远望的凄迷景色,衬托无限怅惆的心情。运用前人诗句熨贴自然,灭尽痕迹,一片化机。况周颐赞此词曰:“真能不愧‘绝妙’二字,如世美之作,殊不多觏”(《蕙风词话》卷二)。
阅读全文

赏析

  这首词上片写景,即描写浮云楼的欢乐气势。其中的“朱阑共语”,“别愁纷絮”、“塞鸿”、“岸柳”等,皆隐括杜牧诗句。但情词熨贴、了无痕迹,见出融裁之妙。《蕙风词话卷二》:“廖世美《烛影摇红》过拍云:‘塞鸿难问,岸柳何穷,别愁纷絮。’神来之笔,即已用矣!”

  下片换头:“催促年光,旧来流水知何处?”一句度入同前,由写景而抒情,便令人有不胜古今与迟暮之叹了。“断肠何必更残阳,极目伤平楚。晚霁波声带雨,悄无人,舟横野渡。”进一层用笔益觉凄怆入神。真是“语淡而情深,令子野、太虚而为之,容或未必能到。”(《蕙风词话》)

  唐代诗人杜牧,曾有一首写安陆浮云楼的诗作,在唐、宋时期曾传颂一时,原诗是《题安州浮云寺楼寄湖州郎中》:

  去夏疏雨余,同倚朱阑语。当时楼下水,今日到何处。

  恨如春草多,事与孤鸿去。楚岸柳何穷,别愁纷如絮。

  (见《全唐诗》八卷五九三七页)

  安州即安陆,同小杜的诗相比,廖世美的词则别有韵味。

  这首词,声容娇好,情致蕴藉,自是名家手笔。正如况周颐所说:“一再吟诵,辄沁人心脾,毕生不能忘。《花菴绝妙词选》中,真能不愧‘绝妙’二字,如世美之作,殊不多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