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1. 诗词大全
  2. 先秦
  3. 佚名
  4. 杜蒉扬觯
古文观止,写人,劝谏,历史,故事
目录

杜蒉扬觯

[ 先秦 ] 佚名

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

zhīdàowèizàngpínggōngyǐnjiǔshīkuàngdiàoshìzhōngkuìwàiláiwénzhōngshēngyuēānzàiyuēzàiqǐnkuìqǐnjiēérshēngzhuóyuēkuàngyǐnyòuzhuóyuēdiàoyǐnyòuzhuótángshàngběimiànzuòyǐnzhījiàngérchū

知悼子死,还没有下葬。平公饮酒(作乐),师旷、李调陪伴侍奉,敲击编钟(演奏乐曲)。杜蒉从外面来,听到编钟声,说:“(平公)在哪?”(仆人)说:“在寝宫。”杜蒉前往寝宫,拾阶而上。斟酒道:“师旷干了这杯。”又斟酒道:“李调干了这杯。”又斟酒,在大厅的北面(面对平公)坐下干了酒。走下台阶,跑着出去。
知悼子:知罂(yīng),春秋时晋国大夫。悼是他的谥号。 师旷:晋国乐师。李调:晋臣。侍:作陪。鼓钟:敲钟。 杜蒉:晋平公的厨师。 寝:寝宫。国君休息的宫殿。 降:这里指走下殿阶。

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毋废斯爵也!”

pínggōngérjìnzhīyuēkuìnǎngzhěěrxīnhuòkāishìěryáněryǐnkuàngyuēmǎozhīdàozàitángwéimǎokuàngtàishīzhàoshìyǐnzhīěryǐndiàoyuēdiàojun1zhīxièchénwéiyǐnshíwàngjun1zhīshìyǐnzhīěryǐnyuēkuìzǎifēidāoshìgòngyòugǎnzhīfángshìyǐnzhīpínggōngyuēguǎrényǒuguòyānzhuóéryǐnguǎrénkuìéryángzhìgōngwèishìzhěyuēfèijué

平公喊他进来,说:“蒉,刚才我心想你可能要开导我,所以不跟你说话。你罚师旷喝酒,是为什么啊?”(杜蒉)说:“子日和卯日不演奏乐曲(据说夏朝的桀王逃亡在山西安邑县于乙卯日死亡;商朝的纣王在甲子日自焚死亡。后代君王引以为戒,以子卯日为‘疾日’,不演奏乐曲)。知悼子还在堂上(停灵),这事与子卯日相比大多了!师旷,是太师啊。(他)不告诉您道理,所以罚他喝酒啊。”“你罚李调喝酒,(又是)为什么呢?”(杜蒉)说:“李调,是君主身边的近臣。为了一点喝的一点吃食忘记了君主的忌讳,所以罚他喝酒啊。”“你自己(罚自己)喝酒,(又是)为什么呢?”(杜蒉)说:“我杜蒉,膳食官而已,不去管刀勺的事务,却敢干预(对君主)讲道理防范错误的事,所以罚自己喝酒。”平公说:“我也有过错啊。斟酒来罚我。”杜蒉洗干净然后高高举起酒杯。平公对侍从们说:“如果我死了,千万不要丢弃这酒杯啊。”
进之:让他进来。曩者:刚才。 饮:要别人喝酒。 子卯不乐:商纣王是在甲子那天自杀,夏桀在乙卯日被流放的,所以甲子日、乙卯日是历代君王的忌讳之日,禁止享乐。 在堂:灵柩还放在殿堂里没有下葬。 悼子是亲近大臣,死了还没下葬,这忌讳应当大于桀纣之忌。 太师:对乐师的称呼。诏:告诉。 亵臣:宠幸的近臣。疾:犹言忌讳之事。 宰夫:厨师。共:同“供”。匕:羹匙。“刀匕是共”,宾语前置句。 与:参加。知防:察觉和防止违礼的事。 扬:高高举起。觯:饮酒器皿。 爵:饮酒器。

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zhìjīnxiànyángzhìwèizhī

直到今天,(人们)敬完酒后,都要高举酒杯,叫做“杜举”。

翻译

知悼子死,还没有下葬。平公饮酒(作乐),师旷、李调陪伴侍奉,敲击编钟(演奏乐曲)。杜蒉从外面来,听到编钟声,说:“(平公)在哪?”(仆人)说:“在寝宫。”杜蒉前往寝宫,拾阶而上。斟酒道:“师旷干了这杯。”又斟酒道:“李调干了这杯。”又斟酒,在大厅的北面(面对平公)坐下干了酒。走下台阶,跑着出去。

平公喊他进来,说:“蒉,刚才我心想你可能要开导我,所以不跟你说话。你罚师旷喝酒,是为什么啊?”(杜蒉)说:“子日和卯日不演奏乐曲(据说夏朝的桀王逃亡在山西安邑县于乙卯日死亡;商朝的纣王在甲子日自焚死亡。后代君王引以为戒,以子卯日为‘疾日’,不演奏乐曲)。知悼子还在堂上(停灵),这事与子卯日相比大多了!师旷,是太师啊。(他)不告诉您道理,所以罚他喝酒啊。”“你罚李调喝酒,(又是)为什么呢?”(杜蒉)说:“李调,是君主身边的近臣。为了一点喝的一点吃食忘记了君主的忌讳,所以罚他喝酒啊。”“你自己(罚自己)喝酒,(又是)为什么呢?”(杜蒉)说:“我杜蒉,膳食官而已,不去管刀勺的事务,却敢干预(对君主)讲道理防范错误的事,所以罚自己喝酒。”平公说:“我也有过错啊。斟酒来罚我。”杜蒉洗干净然后高高举起酒杯。平公对侍从们说:“如果我死了,千万不要丢弃这酒杯啊。”

直到今天,(人们)敬完酒后,都要高举酒杯,叫做“杜举”。

注释

知悼子:知罂(yīng),春秋时晋国大夫。悼是他的谥号。
师旷:晋国乐师。
李调:晋臣。
侍:作陪。
鼓钟:敲钟。
杜蒉:晋平公的厨师。
寝:寝宫。国君休息的宫殿。
降:这里指走下殿阶。

进之:让他进来。
曩者:刚才。
饮:要别人喝酒。
子卯不乐:商纣王是在甲子那天自杀,夏桀在乙卯日被流放的,所以甲子日、乙卯日是历代君王的忌讳之日,禁止享乐。
在堂:灵柩还放在殿堂里没有下葬。 悼子是亲近大臣,死了还没下葬,这忌讳应当大于桀纣之忌。
太师:对乐师的称呼。
诏:告诉。
亵臣:宠幸的近臣。
疾:犹言忌讳之事。
宰夫:厨师。
共:同“供”。
匕:羹匙。“刀匕是共”,宾语前置句。
与:参加。
知防:察觉和防止违礼的事。
扬:高高举起。
觯:饮酒器皿。
爵:饮酒器。

解析

  杜蒉进谏,如果当时直接指出平公的不是,平公未必能接受。于是在罚酒三杯之后,即快步走出,引起平公的怪异;待平公主动问及,他才一一说出,平公也就爽然自失,不得不接受了。杜蒉可说是个善于提意见的人。
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三月三十日作

[ 唐代 ] 白居易

今朝三月尽,寂寞春事毕。黄鸟渐无声,朱樱新结实。

临风独长叹,此叹意非一。半百过九年,艳阳残一日。

随年减欢笑,逐日添衰疾。且遣花下歌,送此杯中物。

代美人愁镜二首

[ 唐代 ] 李白

明明金鹊镜,了了玉台前。拂拭交冰月,光辉何清圆。

红颜老昨日,白发多去年。铅粉坐相误,照来空凄然。

美人赠此盘龙之宝镜,烛我金缕之罗衣。时将红袖拂明月,

为惜普照之馀晖。影中金鹊飞不灭,台下青鸾思独绝。

稿砧一别若箭弦,去有日,来无年。狂风吹却妾心断,

玉箸并堕菱花前。

展开

元日寄韦氏妹

[ 唐代 ] 杜甫

近闻韦氏妹,迎在汉钟离。郎伯殊方镇,京华旧国移。

春城回北斗,郢树发南枝。不见朝正使,啼痕满面垂。

郊庙歌辞。夕月乐章。雍和

[ 唐代 ] 佚名

朏晨争举,天宗礼辟。夜典凉秋,阴明湛夕。

白纻辞二首(前首一作《香风词》)

[ 唐代 ] 崔国辅

洛阳梨花落如霰,河阳桃叶生复齐。

坐惜玉楼春欲尽,红绵粉絮裛妆啼。

董贤女弟在椒风,窈窕繁华贵后宫。

璧带金釭皆翡翠,一朝零落变成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