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现在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不是说钢筋水泥的高楼越建越多,不是说车辆来来往往拥挤喧闹。我们可以感受到的工业森林的扩张不过是自我之外的存在,真正塑造出这个浮躁时代的是我们那一颗颗按捺不住的浮躁的心。

至少,我目前所看到的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一个充斥着物欲的世界,每个人都逃不了。逃不了,要么妥协,要么反抗。妥协也得看是向什么妥协,反抗也得看在反抗些什么。如果实在无能为力,倒不如到古诗中来寻求一方宁静。


必须得承认的是,我们一生都在追逐着最曼妙的风景,可是,即使懂得最美好的不过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还是会忍不住的艳羡着命运的波澜,还是会克制不住地去追逐外界的荣耀,在没有得到浮名的时候,让你守着一份宁静建设心中的桃花源,未免太过苛刻了。“红尘三千丈,念在山水间”,我把一个万籁俱静的空灵之境摆在你面前,你又如何会拒绝?


柳宗元把他心中那一个没有一丝烟火气的桃花源放在了诗中: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你可以是那一个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老翁,你也可以是那一座没有一只鸟雀、没有一只走兽的空山,你还可以是江边的那一条孤舟,寒风中纷纷扬扬的一片雪花,这些都可以是你,只要你愿意。因为等到最后你会明白,世界是你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如果你不喜欢绝对的空灵,你可以走进“诗佛”王维的世界,和他一起倾听大自然心跳的声音: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一只小鸟在生机盎然的春天、在一个花草繁盛的山谷中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它难道是在寻求外界的认可吗?想起了余秋雨先生曾经说过的,“有些时候,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故事”,这一首《鸟鸣涧》不仅仅是小鸟和小溪的故事,还有桂花对枝头低声的告别,这是落花的声音;还有夜晚对山林真情的呢喃,这是黑夜的声音;还有明月对怯怯的小鸟无意识的惊吓,这是皎洁的月光倾泻的声音;还有春水初生,春林初盛,就是勃发的生命力洋溢着的声音。这些声音,你曾听到过吗?大概,你需要一个宁静的午后,一个有着树木的地方,听一听风声,听听心声。


“生命是一场虚妄。一笺烟雨,半帘幽梦”,明代洪应明在《菜根谭》中说,“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我们每个人完完整整的人生,站在尘世的角度来看不过是沧海桑田,其中的炎凉世事、酸甜苦辣只有戏中人才懂。我们不是君子,虽然君子可以“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实在是做不到。

我们可以理解清风吹过竹林沙沙,大雁掠过寒潭;我们可以坦然接受竹林没有留下一点的风声,潭水没有留下一片的雁影。我们可以对所有的念念不忘在残忍的时间沙河中慢慢风干表现得释然,可这也掩盖不了我们转身后朦胧的泪眼。缘尽一切皆空,目送着一切逝去的东西,就算什么痕迹都没留下,至少记下那种感觉。这不是让大家消极的对待自己的生活,只是想要在懂得了万事万物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之后,跟随本心,随遇而安,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普希金在《该走了,亲爱的》中点明“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自由和宁静就是建造你心中桃花源的条件,可是你寻觅那一处安心之所的过程中,若是对付出的回报斤斤计较,只会让你失去更多。最好的状态,是在一怀淡泊之中,笑望明月光。苏东坡在《浣溪沙》里提到: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人间有味是清欢”, 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句子,刻画的是一种多么美好的状态,斜风细雨,春寒瑟瑟,烟柳疏疏,河滩晴晖;香茶一盏,春盘许许,偷得浮生半日闲,人生美事。在残冬岁暮之中仍然可以观察到勃勃的生命力,这才是豁达的东坡带给我们的积极,说苏轼是一个生活家,正是因为他这一种闲雅、清旷的审美趣味。他这一种有温度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寻求桃花源、觅得水云间的深幽小径。希望我们可以在浮躁世界的纷纷扰扰之中,有一方小天地可以安置自己疲惫的身心,更进一步来说,有朝一日可以达到“云帆尽头,轻回眸,处处是别有洞天,云淡风轻”的境界。


正所谓,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桃花源的模样在你心中,觅得安心之所的方法也在你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