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历经万水千山,阅尽世间美景。彩云之南,四季如春,25个少数民族聚居于此,无数文艺青年向往之地,这,就是云南。说起云南,古城流水人家,苍山洱海,滇池雪山,景点不胜数,每年前往游览的旅客更是不计其数。而在川滇交界之处,还有这样一处秘境,虽近两年逐渐火热,但丝毫不减飘飘仙气。

泸沽湖,位于四川省盐源县与云南省宁蒗县交界处,由两省共同管辖,是中国第三大深水湖泊。犹记几年前一游,跟朋友一同乘大巴前往,清晨从丽江出发,下午才到达目的地,沿路蜿蜒曲折,盘旋而上,但当看见眼前之景时,便觉一切都值得。天晴之时,湖水共长天一色,湛蓝无比,静谧而深邃,在这样一片纯净的土地上,还生活着一群保留着传统文化习俗的摩梭人,了解这神秘的女儿国,可从她们身上揭开面纱。

泸沽湖畔,居住着这样一个特殊的民族,甚至不能称之为少数民族,那里的人们有自己的民族语言,却没有文字,不同于其他民族,却未经国家正式识别民族身份。他们,就是摩梭人。

关于摩梭人的称谓,史书古籍中有诸多记载,而古时的摩梭是一个游牧民族,因此,也被称为放牦牛的人。除了同样具备少数民族的歌舞天赋外,摩梭人,因其独特的婚俗,而备受世人瞩目。

走婚,是摩梭人所特有的一种婚姻制度,沿袭母系社会家庭形式,女性在家庭中占据着崇高的地位,家庭权力分工合理明确,守礼而团结重义。日暮而聚,晨晓而归,暮来晨去,三宝(猪膘肉、弯刀、毡帽)协助。白天男女各自劳作,偶有聚会,歌舞聊表爱意,若男子喜欢上了女子,便会在跳舞时轻扣女子的手心,若得到女方回应,便可跟约定时间,半夜时分爬窗登上女子的“花楼”;天色未亮,男子便要离开女方家中,是为礼节。

摩梭人走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阿注”定居婚,一种是“阿夏”异居婚。两者的区别主要在于婚后居住方式的变化,婚后,前者在一家居住,长年相守;后者,仍然各居自己家中,只在夜里幽会。

走婚成功后,所生下的小孩将由母家抚养,生父父亲会在孩子满月之时公开举办宴席,以示血缘关系,从而避免关系混乱。家中没有父亲,但有舅舅陪伴教育成长。

从恋爱到婚姻,她们始终自由,没有法定婚姻关系的束缚,爱恋时,互相依偎;感情退却,各自欢喜。有人说,这是一种乱性多情,但其实,他们比现今社会的很多人都更专情。自由无束,却给了他们更深的自律,在那里,没有经济地位的权衡利弊,只有两相情愿;没有家庭分割,只有协作互助。而这一切,除了纯粹的情感,势必还需要笃定的信仰。

摩梭人几乎全民信教,达巴教和喇嘛教深深影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原始宗教的祭庆礼仪,对大自然、祖先的信仰崇拜,从历史、文化到道德、生产,口耳相传、世代沿袭的宗教哲学,对母系社会的婚姻体制有着非凡的寓意,更是有效的记载与见证。虔诚所至,万事皆美。

我们崇尚真爱至上,向往纯粹而美好的爱恋,却总在爱里患得患失,争执计较,忘却了最简单的道理。若无爱意,又如何经久不衰,若关系的维系,只是需要那么一个枷锁,那我们不都是感情的囚徒?心怀自律,才有永恒。

现在,得益于交通的改善,通往泸沽湖的方式增多,时间缩短,又因一档综艺节目的加持,游客络绎不绝。不妨,忙里偷闲,出游一番,泛舟湖面观赏日出,走婚桥上静待日落,美景如画,动人传说,定将不负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