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这是我们对才女董卿的盛赞,也是我们对自己的美好祝愿。

这句读起来美不胜收的话,来自于《抱得美人归》这首歌,“白发戴花君莫笑,岁月从不败美人。若有诗书藏在心,撷来芳华成至真”,年华老去,朱颜辞镜,无可奈何;所能做的只是用书香来熏陶自己,用才华来装点自己,用内在的芳华来面对无情岁月偷换年华的事实。如此,便是修行。

雨声里,静听流年偷换。少年时候有大把的时间来挥霍,歌楼帐暖,红烛慢燃,不过是一次醉生梦死,没什么好怅惘的。“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雨声阵阵,要么觉得颇有一番情趣,要么觉得心烦扰人。少年,人和雨声在一起,是一次在心底留不下丝毫痕迹的风流,仅此而已。

人到中年,“不识愁滋味”的青春年华已经悄然离去,飘零四方,异乡人的感受直击人心。身处他乡,孤身一人,多年未归,乡愁催人老。辽阔的江河恍若无垠的世界,待在一条小小的客舟之上静听雨声淅沥,愈发感觉到人的渺小与无力。看大雁失群就联想到了自身,阵阵哀鸣不仅仅是“叫西风”,更多的是叫到了中年人的心坎里,让人心酸得想流泪。“壮年听雨客舟中”,蒙蒙细雨直要把人的心和眼都给浸润到潮湿,三分无奈,七分凄凉。

现如今,暮年已至,两鬓花白,沧桑不过昨日。独自一人在夜色笼罩的僧庐下,雨打梧桐,淅淅沥沥,并未诉说离情正苦,可“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此时此刻,就算是看多了悲欢离合,也被这种凄凄切切的氛围感染,无心入睡,过往的人事如同云烟般掠过脑海。一帧帧,一幕幕,转眼已天明。雨落芭蕉,愁人不喜听,可世事自古无情,任你欢喜,任你悲苦,从未有丝毫改变……

人生是一盘无论输赢的残局,正所谓“世事终无定,一切皆未央”。苍雪大师由一幅画产生无限感慨,描述画中空无一人的情境。苍松一株,棋盘一方,棋局未了,只见松子落纵横。身在局中,却以为自己是个通透的局外人。要知道,你看别人在局中你争我夺,爬摸滚打;而你,在某些时候也不过是别人眼中的下棋者,人生就像一盘棋接着一盘棋,这一盘的输赢未定,下一盘就已经接踵而来。到达不了你所想的目的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好眼前的每一步,便不是死局。

并且,更多的时候,这一盘棋已经下着,就不得不面临生死修行。你会懂得,活着终究是要告别,出生和死亡究竟谁是起点、谁是终点,谁也说不准。苏东坡一首《江城子》,对亡妻的深切思念,使得他在梦中心心念念的都是他的爱,无限伤怀,无限感伤: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转眼已是十年,就算没有刻意去想念,也从未忘怀。自从所爱之人离开这个世界,自己赤手空拳面对一切艰难,也没个港湾停靠。东坡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可他的妻子也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另一个世界,她留给东坡的只是这一个小土包,让俩人心中的悲苦都无处诉说。

不过,就算有机缘,两个人再次相逢,已经十年了!苏轼从意气风发、年华正好走向了英雄薄暮、满面风霜。好不容易入睡了,他在梦里又回到了以前所住的地方。好像又看到了那个正在对窗梳洗的妻子,两个亲近的人彼此相望,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说不出一个字。抑制不住胸中翻腾着的情绪,眼泪默默地流。是了,每年妻子的忌日,他仿佛都会回到那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听松林阵阵,看山冈凄凄。此时,天涯断肠人是他。这种状态正像江淹《别赋》中所言,“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己矣”。

无论是哪一种修行,都是一次孤独的人生旅途。就好像那一个在长风中饮下一杯愁的李白,孤独地面对爱情,孤独地面对死亡,旷世之才难以施展,愤世之情油然而生。他孤傲的说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真的看透了这个冷冰冰的世界,对那无情流逝的时间也寒了心!眼前是万里长风送秋雁南归,可他这个天涯游子却只能望着故乡借酒消愁。还好他是李白,一杯复一杯,酒入豪肠,催发出来的是一篇篇锦绣华章。

先有建安风骨,再有谢家芝兰玉树逸兴勃发,再看李太白,举杯之后想的是“上青天览明月” 的如斯壮志。可即使是他这样的神仙人物也躲不过世事的作弄,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还不如学魏晋时候的名士不再束发乘一叶扁舟去快意江湖!

纵然李白借酒消愁、虚度光阴,也不过是对抗人生艰难的阶段性方法,他真正选择的是昂扬向上的做法,他高昂着头颅蔑视地看着一切艰难苦恨。

就算做不了李白,我们也可以学习他积极的人生态度,只有把苦难变成你向上攀爬的阶梯,你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修行。愿你经过这一场盛大的修行之后,可以真正寻觅到内心的桃花源。

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