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把李白的诗歌比作长江流水,如果说《静夜思》、《独坐敬亭山》是雪山清浅的山泉,《将进酒》、《梦游天姥吟留别》是峡谷激荡的湍流,那么,《江上吟》唱出的才是磅礴流畅的大江之声。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

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

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

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李白的一生,始终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徘徊。一方面他愿为辅弼,渴望建功立业;另一方面,当现实的道路不顺畅时,他又会产生另一种更加强烈的渴望:超凡成仙。神仙境界就是他心中的一方世外桃源,是他的灵魂逍遥畅游的家园。这篇《江上吟》就是李白在他理想的精神世界中的一场畅游,是非常能够代表李白特色的诗篇。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

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

开头两联,绚丽多彩,描绘了诗人泛舟江上的情景:小船、木桨、歌姬、美酒……但这里不是写实,而是夸饰的、理想化的描写。 “木兰之枻沙棠舟”,船桨和小船的材料,“木兰”、“沙棠”,都是传说中神奇而名贵的木材:遇水不沉,自带芳香。“玉箫金管坐两头”,金玉之质的乐器,精美不凡,奏出的乐曲也必定不输天籁。“美酒樽中置千斛”,一斛等于十斗,足见酒量之富,酒兴之豪。“载妓随波任去留”,及时行乐,酣畅恣肆。这些描写,既色彩华丽,又超世绝尘。总之,这江上的一叶小舟,足以尽诗酒之兴,极声色之娱,成为了一个超脱世俗的理想世界。

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

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

中间两联,两两对比,跌宕多姿,既工整精致,又大气磅礴,正是李白诗中的纯熟之笔。 “仙人有待乘黄鹤”,即便是神仙,也还要“有所待”,要凭借黄鹤才能上天;而此时的诗人自称“海客”,泛舟江上,“无心随白鸥”,忘却心机,物我合一,达到了比神仙更加逍遥的境界。“有待”是一个道家名词。庄子在《逍遥游》中谈到,世间万物都是“有所待”而不自由的,列子御风而行,虽然自由,但仍要“御风”,仍是“有待”。庄子追求的“无所待”的最高境界,也正是李白所向往的“无心随白鸥”。

到了这种境界,人世间的贵贱荣辱就犹如云烟。李白泛舟江汉之间,正是当年楚国所在之地,自然想到屈原与楚王:“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屈原尽忠爱国,反被放逐;楚王穷奢极欲,荒淫无道。屈原殉国自沉汨罗,但他的辞赋与日月争光;楚王卒招亡国之祸,他的宫观早已荡然无存。一个赞赏,一个嘲讽,人生中的常与无常,发人深思。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

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结尾两联,上承“屈平”、“楚王”两句继续发挥。诗人愿学屈原,以辞赋求不朽,在酒兴酣时兴会飚举,摇笔赋诗,”摇五岳”、“凌沧州”,藐视一切,傲岸不羁。最后两句,没有正面说功名富贵不会长在,而是从反面说,如果富贵长在,江水也会倒流,更加强了否定的力度,并且带着嘲讽的意味。读到结尾,感情更加激昂酣畅,充满力量。

全诗十二句,读下来犹如大江之水,恢宏壮阔,一气呵成。同时,其结构绵密工巧,独具匠心。正如清人王琦的评论:“似此章法,虽出自逸才,未必不少加惨淡经营,恐非斗酒百篇时所能构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