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听过一句话,不记得是谁说的,大意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才女,多得用火车载也载不完,可几乎都葬身在封建社会的礼教里。在这些才女中,贺双卿定为其一。她就像一朵开在乡野轻盈娇柔的花,风姿绰约,袅袅娜娜,最后却在疾风骤雨的摧残下香消玉殒。

贺双卿,清朝人,一个自幼便聪慧过人的女子,十余岁便通女工。因常偷偷到书馆里听先生讲课,她自学成才,也习得了一些笔墨,并且精通诗词绘画,能诗善文。

在贺双卿的父亲去世之后,她的叔父以三石谷子的聘礼,把她嫁给了金坛绡山村的周大旺。周大旺目不识丁,且脾气暴躁,为人粗俗不堪。而周大旺的母亲杨氏是个刁钻泼辣,蛮不讲理之人,她讨厌贺双卿写诗,多次把贺双卿的笔折断,把诗烧掉。柔弱如贺双卿,在家处处不入丈夫和婆婆的眼,被当成牛马一样使唤,稍有不合意处,便遭受斥责打骂,她尝尽了心酸,也流尽了眼泪。

如果贺双卿只是一个愚鲁顺从的乡野农妇也就罢了,说不定还能讨得婆家喜欢,偏偏这般敏慧而柔弱。在无数个夜深的时候,贺双卿独对明月,常常陷入痴痴的幻想,流着眼泪。她把所有的痛苦,把所有难以诉说的心事都写在诗词里。

有一个叫史震林的人,曾出现在贺双卿的世界里,也短暂地点亮过她的生命。那是一次巧合,贺双卿出门去倒脏物,此时正好有几个人在绡山游玩。但见一个袅娜多姿,端庄秀丽的女子在山林里走着。想不到,在乡野里也能遇见如此美丽的女子,他们都感到惊奇,后才得知此女子才情出众,写得一手凄恻哀婉的诗词。

此后,贺双卿和这几人一起诗词唱和,度过一段清丽鲜妍的时光,而史震林越发对贺双卿动了恻隐之心,也产生了爱慕之意。他是懂她、怜她之人,但深受封建礼教桎梏的贺双卿退却了,她选择了远远地观望,发乎情,止乎礼,不敢靠近这个男子。

《赠史震林

——贺双卿

终日思君泪空流,长安日远,一夜梦魂几度游。堪笑辛苦词客,也学村南村女,晨昏焚香三叩首。求上苍保佑,天边人功名就,早谐鸾俦。应忘却天涯憔悴,他生未卜,此生已休!

这首词,写于贺双卿去世前不久。即使没有接受史震林的爱意,思念仍深深留在了心底,她为他祈祷,盼望他早日登第。这是一份发自心底的喜欢,即使自己身处不幸,也要把最好的祝福送给对方。

嫁入周家几年后,身体孱弱的贺双卿,在劳苦的折磨和夫家的欺凌中黯然逝去,卒年不详。花一般的女子,就这样似流星般匆匆陨落。若不是后来,史震林费尽心力搜集贺双卿的诗词,我们也难以知晓,有一个叫贺双卿的女子曾来过这世间。

有人评价贺双卿为“清代李清照”,可惜她没有李清照那样好的家世条件,也未曾有赵明诚那样可以赌书泼茶的良人,贺双卿的美丽与才情让人惊叹,她的不幸与早逝却让人留下无尽的遗憾与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