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重庆,我的家乡。

似乎世人总爱用“江湖”,来形容这座城,我却更愿意给它附上“诗意”的标签。晚清第一词人赵熙在诗中写重庆:“路长知水性,山转见渝州。雨意频看月,江声渐入秋。”山水之间揣满诗意,似乎才是这座城市在我心底应有的模样。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山城重庆,成为了一座”网红“城市。游人如织,来来往往,熙熙攘攘,让这座长江边本就热闹又热情的城市,越发热火朝天起来。

你或许来过重庆,走过它魔幻的高架桥,坐过它穿楼而过的轻轨,看过它璀璨不灭的夜,感受过它四十度高温的热,和它没有暖气的冬日寒冷。那你可来过十月的重庆?你可见过金秋的山城?你可闻见那满城飘香的桂子?你可曾见过它山间带霜的红叶?

重庆的秋天,在雾里,在雨中,在山间,在江边,看似随处可见,却又会一不小心,就被错过。连我们本地人也时常调侃它,前天还是夏天的城,今朝已经是冬的国,山城的秋,短暂到好似没有。殊不知,越是短暂的美,越是令人痴迷流连。

如果,你恰好偶遇了山城的秋,希望你也会和我一样沉醉其中,爱上它的诗意,爱上它的美:

1.秋夜

万家灯火气如虹,水势西回复折东。

重镇天开巴子国,大城山压禹王宫。

——《重庆》·赵熙

夜景,是这座城市最为吸引人的一幕戏。傍晚七八点,华灯初上,点亮了江岸,也点亮了江面的水波,仿佛只在一刹那,活色生香的画面就扑面而来,这座城市就变得比白天更加活泼。而作别了夏日的炎热,山城秋夜,更具魅力。

小时候喜欢在朝天门广场看两江交汇处的夜色,秋风拂面,三岸灯火的倒影汇聚在宽阔的水面,被灯火染成橙色的水波密密如织,码头上饰有灯彩的游船鸣着汽笛进进出出,画出一道一道光的轨迹,景色好比皇甫松《采莲子》中描绘的那般:船动湖光滟滟秋。

我也喜欢在嘉陵江对岸的江北嘴,看人潮汹涌的洪崖洞,三层马路各安其好,古意的吊脚楼燃着璀璨的橙红色灯火,它身后那些摩天大楼设计现代又时尚,它们毫无违和地组合在一起,在秋天澄清的夜色中将光影一齐投在水波之中,用辛弃疾《青玉案》中的句子来形容,也是恰当不过: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偶尔有雨,夜色便更加明晰;偶尔有雾,夜色便更加梦幻;偶尔有风,夜色便恍然若一个清凉的梦。

2.秋山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离思》·元稹

元稹的“爱情金句”让重庆的巫山“火”了千年,而除了巫山,重庆主城里也有许多的山峦值得称道。重庆,既称山城,便是以山作骨,与山为伴,而秋日的山峦更是为这座城平添了多样的色彩;杜甫的《秋兴八首》中曾用“千家山郭静朝晖,一日江楼坐翠微”写秋日山景,我觉得还远远不够;重庆秋天的山,有着层次和色彩更为丰富的美,令人沉醉。

在这里秋日登高,你会有很多选择:被称为“渝西第一峰,山城绿宝石”的歌乐山,满山松柏苍翠,它的秋是翠色的;沿江列峙,林木联袂的南山,山顶植物园里的菊花总是如期怒放,它的秋是彩色的;云雾缭绕,色赤如霞的缙云山,层林尽染间温泉潺潺,它的秋是暖色的…

在它们之中,我最喜欢南山的秋,既可以去植物园里赏秋菊佳色,又可以去一棵树观景台赏秋夜凉如水,俯瞰江上浮来的这座重庆城。虽然此南山非彼“南山”,但却巧合了陶渊明那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3.秋雨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夜雨寄北》·李商隐

秋天的时候,我很喜欢这座城市的雨。重庆秋日里的雨,不滂沱,也不缠绵,恰到好处:

下雨的夜,你可以去中山四路走一走,白天或是夜晚都没有关系,撑不撑伞也都没有关系,高大的乔木即便是在秋天,仍然树冠茂密,会为你挡住细碎的雨滴;灯光下的民国老建筑在雨夜缄默;而藏匿在道旁的那些高大的桂花树,会在秋雨中成倍地浮动着沁人心脾的桂子清香。

下雨的夜,你可以去江边坐一坐,长江边或是嘉陵江边都没有关系,雨水洗涤了空气里的尘埃,看江对岸那属于城市的夜,耳朵里是秋雨润物的别样静谧,眼里却是城市灯火璀璨的喧闹,心生的感悟就像白居易的《正月十五日夜月》里写的那句:灯火家家市,笙歌处处楼。

下雨的夜,你也可以从步道登上城里的某个小山丘,高一点或是矮一点的都没有关系,它一定坐落在江边,雨水滴落在树叶上,再滴落在你的肩头,林间有低吟的晚风,山外是映入江水的灯火,别有一番情致。

下雨的夜,你也可以随意走在山城的某条道路,宽一点或是窄一点都没有关系,湿漉漉的路面会倒影出满街霓虹的斑斓,空气里都是秋天清冽的味道,不冷,不燥。车水马龙之中,一片流光溢彩,恍然间,正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巴山夜雨,巴山夜雨,你听那秋雨淅淅沥沥,滴滴答答,仿佛这座城市秋天的心跳。

来吧,来和这座城市的秋天偶遇,正所谓金秋往何处,十月诗中寻山城。

(图片来自网络/部分图片BY爱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