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现代诗人海子对于他心中幸福生活的描绘,朴素明朗的语言里饱含着对于质朴、自由人生境界的向往。而陶渊明用他的山水田园诗打破了当时门阀制度森严下的官本位思想樊笼。他作为一位文人士大夫,从二十九岁起开始出仕任官十三年,却没有沾染上当时官场的污浊风气,反而一直厌恶官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他远离了庙堂,走向了江湖。

四十一岁的陶渊明总算彻底看开了一切,他在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泽县令后毅然辞官归乡,留下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佳话。他以后再也没有出仕,而是在田园之间用一支妙笔勾画出了一幅幅理想生活画卷,作出《归园田居》诗一组:

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年轻时我就学不会那些曲意奉承、钻营取巧的本领,只是一个真诚率性的老实人,我这样的性子看起来就跟那淳朴的乡村或是那宁静的自然有着一些共同之处。可是我身为官宦子弟,身为一个熟读四书五经的普通知识分子,即便只是为了养家糊口,也不得不在仕途和官场中爬摸滚打。人到中年,回头看一下过往,这才懂得以前的十三年是误入歧途。

像那山林中的鸟雀也会连着自己以前栖居的树林,那池塘中的小鱼也会舍不得自己曾经待过的小水洼,我呀,已经厌倦了官场的乌烟瘴气,只想走向自然、回归田园,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我就在这田野边上开出一小块荒地,固守着自己愚钝的本性,不用想着什么钻营取巧,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就挺好的。

几亩田、几间房,种上几株榆树柳树让夏天遮阴、栽上几棵桃树李树在秋天食果。村落之间都隔得比较远,模模糊糊地相互望着也挺美;到吃饭的时候,看着天际袅袅升起的几缕炊烟,满满的烟火气简直要暖到人心底。有狗叫、有鸡鸣,这才是农村独有的朴素气质。

庭院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也没有那些成熟杂事来扰乱内心,不过,最令人愉悦的,倒不在这住所。我此时就好像那待在笼子里很长时间的小鸟,好不容易可以回归自然,如释重负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

这首诗中的画面真的与《桃花源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描绘的景象一样令人向往,相信这才是陶渊明那一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


其二

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

白日掩荆扉,虚室绝尘想。

时复墟曲中,披草共来往。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

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乡村生活是何等的宁静啊!正因为生活的地方是在偏僻的乡村,所以才会远离那些世俗的交际、应酬,也就更不要说有什么贵客驾着车马来探访。所以才能在白天就把柴门虚掩,独自待在幽静的居室里把喧嚣的尘世俗念都远远隔离,只是单纯的思考自己想要想的东西,就是一个人发呆也是极好的。不过为了养家糊口,我也会和乡邻们待在一起谈论桑麻的种植,向他们讨教有关农时的一些问题。不过我也不是没有烦心事,看到我种的桑、麻慢慢长大,我开辟的土地面积慢慢扩大,我也会担心天气不好,有霜冻或者冰雹让我的庄稼受伤。

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在南山脚下种豆,可是因为不擅长劳作,我田里的杂草反而比豆苗更加茂盛。清晨早早地起来到地里除杂草,晚上有时等到月上中天才扛着锄头回家。山间小道狭窄草木丛生,傍晚的露水打湿了我的衣服。可是衣服沾湿了没有什么可惜的,只要不违背我的意愿这就行了。

与前一首相比,这一首对于陶公农间劳作的描绘更加细致。结句“但使愿无违”,陶渊明的意愿到底是什么?从表面看来,是把杂草除净,让豆苗长得更好;可细细揣摩,也可能是陶公想要除尽自己心中的“杂草”,让那些与世俗有关的杂乱念头通通消失,,只希望固守自己的本心,用宁静的心态来过宁静的生活罢了!


其四

久去山泽游,浪莽林野娱。

试携子侄辈,披榛步荒墟。

徘徊丘陇间,依依昔人居。

井灶有遗处,桑竹残朽株。

借问采薪者,此人皆焉如?

薪者向我言∶“死殁无复馀”。

“一世异朝市”,此语真不虚!

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

我离开大自然的山川湖泊已经很久了,如今又可以纵情于山水之间实在是心情舒畅。于是就带着我的子侄晚辈拨开那小树枝在荒野里漫步。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坟墓间,我徘徊在这里,辨认出故人的居所,无限的思念之情涌上心头。过去村庄里的井台和灶台还留着遗迹,可是那些桑树竹子就只剩下了枯朽的枝干。

我看到有个打柴的人向我走来,于是就向他询问,“以前在这里住着的人,都搬到哪里去了?”砍柴人回答我:“可怜呀,他们都已经死去了。” “三十年朝市变面貌”,老话说的真没错,人生就好像一场虚幻的梦,最后都会变成一片虚无,什么都剩不下。

《列子》:“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世事变迁,最是无常,那些追求功名利禄的人呀,你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得开呢?还不如像我一样跟随自己的内心,在活着的时候过自己内心向往的生活,这才是不枉此生啊!


其五

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

山涧清且浅,遇以濯吾足。

漉我新熟酒,双鸡招近局。

日入室中暗,荆薪代明烛。

欢来苦夕短,已复至天旭。

一个人怀着惆怅的心情拄着拐杖回家,这山间的小路崎岖不平,满是荆棘。不过好在山涧里有一条小溪流淌过,溪水清澈见底,我在半路上歇息的时候就在水里洗了一下自己的泥泞的脚。我的家里有着新酿的醇香美酒,正好再宰上一只鸡,用美酒佳肴来款待我的邻居。虽然太阳落山之后我的屋子里昏昏暗暗的,可是点上柴火来代替蜡烛照明也什么都耽误不了,反而让我更喜欢乡间这生活气息。和邻居在一起酒喝得正开心,天南海北谈性正浓的时候,东方渐白天亮了,让我不由得抱怨这夜晚实在太短!

因为天亮了和邻居的彻夜长谈不得不结束,陶渊明因此而抱怨夜短,实在是有着几分孩子气的可爱,从这一点也足以看出他对这乡村生活实在是享受的很。不是和那些官员们探讨国家大事,也不是和那些文人墨客们谈什么风花雪月、诗词歌赋,就只是和普通的乡邻就可以开开心心地聊这么多。让我们不得不承认,陶渊明确实是属于田园的,是属于大自然的。

梁实秋曾经说过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但是那平不是平庸的平,那淡不是淡而无味的淡,那平淡乃是不露斧凿之痕的一种艺术韵味。在一些功利心强的人眼里,陶渊明这种抛弃官位甘愿做个乡野村夫的行为无疑是非常愚蠢的; 但从更高的思想层面上来看,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回到田园的陶渊明既成就了自己,又成就了诗歌。

他的归隐不是因为仕途失意而无奈的回归田园,他是从心底迸发着热烈的期望,他是真的享受他的乡村生活。正像梁实秋所说的那样,他的诗是平淡,他的心是平淡,可这种平淡是一种艺术韵味,是另一种层面上的绚烂。他为往后不知道多少个人构建了一座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那也是每一个失意的人心中的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