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影视作品中对少女形象最为钟爱的据我所知莫过于宫崎骏老爷子:《阿尔卑斯山的少女》中那个善良活泼又懂事的海蒂,《红发少女安妮》中那个爱说爱笑的红头发小孤女安妮,《天空之城》中那个可爱的王族后裔小姑娘希达《魔女宅急便》中处于青春迷茫时期的魔法少女琪琪……就一个个鲜活的少女形象人们看到时都会会心一笑,实在是可爱极了。


在《洛丽塔》一书中,那一句“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同时也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得由上腭向下移动三次,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洛“,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而在它的同名电影中,不止罗伯特会为那个阳光灿烂下、趴在绿茵茵的草坪上读书的少女洛丽塔心动,相信只要是看到那个镜头的人,都会称她为无法拒绝的少女,因为那个画面实在是美到梦幻。像这样可爱到让人无法拒绝的少女,在我们的古诗中也有着许多,并且诗中的少女有着另一种娇俏与魅力。

都说女人最懂得女人,看到才女李清照写的词之后,不得不由衷的赞同这句话,因为她诗中那个倚门回首、轻嗅青梅的少女,实在是能勾起太多人年轻时的回忆: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荡秋千玩累了,就起身慵懒地细细揉搓娇嫩的双手,让我们可以联想到少女在荡秋千时衣袂飘飘、笑声悦耳的情景。因为荡秋千时太过用力,少女出了一身薄汗,额上还渗着晶莹的汗珠,甚至汗水都把她轻薄的衣裳给打湿了;这样不胜娇弱的美丽神态修好像是那清晨娇嫩柔弱的瘦瘦花枝上点缀着颗颗晶莹的露珠,美不胜收,让人心生怜意。

在宋代闺中女子是见不得外男的,小女孩刚荡完秋千正累得不愿意动弹的时候,突然,花园里走进来了一位客人。少女又慌又恼,也顾不上穿鞋子,只穿着袜子就抽身回屋,连头上的金钗滑落也顾不上了。而偷眼看那位客人,少女更是含羞跑开,可是又因为心中舍不得,快要进屋的时候又靠着门回头看,假装是在低头轻嗅青梅的芬香。

短短几句,既有动作描写,又有心理刻画,让一个天真纯洁、情窦初开,却又矜持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比之借鉴前人韩偓的诗句“见客入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 更多了一份不事雕饰的深挚,青取之于蓝,而胜于蓝。

易安居士的另外一首词《浣溪沙》用娇美的芙蓉来比喻少女姣好的面容,并且更加直白的写出了少女含春的心意: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形容少女的美丽用出水芙蓉来说再合适不过,七分清纯、三分艳丽,增之一分、减之一分,都不合适。用宝石装点的飞鸭头饰斜坠云鬓,纤纤十指托着雪白的香腮,更加衬托的整个人顾盼生辉。一双大眼睛眨动着,灵动得好像会说话一样。

一脸的深情包含着浓浓的心意,虽然笔下的书信只写了半笺,但是其中寄托的娇嗔和思念可见一斑。月上中天,花影绰约,花前月下美景当前,正是少女心中和情人约会重聚的大好时光。喜欢了就眉目传情,爱上了就书信表意,思念了就月下幽会,这样大胆天真的少女,实在是可爱得让人无法放下。被她喜欢的那个少年郎,也就只能含笑着把她如珍似宝地捧在手心里吧!

男人和女人眼中的事物总是有些差别的,李清照笔下的少女已经是娇俏可爱,小女儿情态引得我们会心一笑,而王昌龄笔下的采莲少女,也是生机勃勃、青春活力: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采莲少女在荷花池中劳作,她所穿着的嫩绿色衣裳简直和荷叶的颜色一样,而她那累得通红的脸娇艳的红莲般色彩;荷花、荷叶长势喜人,少女撑船进入池中,这是找不到她的身影。也又听到那美妙的歌声,才知道少女在哪里。芙蓉衬托着少女的脸庞,不知是荷花更娇美,还是少女更动人,总之,这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少女,实在是没有闺中女子的矫揉造作,反而另有一番生动活泼的动态之美。

谈到少女的生动活泼,也就不得不提到晏殊所写的《破阵子》中那个喜欢玩游戏的姑娘: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壁台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原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清明时节,海棠和梨花刚刚落尽,柳絮又开始纷纷扬扬。转眼已是春回大地,燕子过冬回来,黄鹂娇声唱春,天气渐渐开始变暖和了。养在深闺里的少女,也在这个时候换上了轻薄的春装,开始约上好朋友一同去郊外踏春游玩。在采桑的路边女孩子们相遇笑颜如花,还在奇怪着自己昨天晚上为什么做了那么甜蜜的梦,原来是预示着今天早晨玩斗草这个游戏要赢呀!没有那么多烦恼的少女会因为一个好梦、女儿间一场小游戏的胜出就开开心心的,实在是令人羡慕。

可要说所有的少女都是甜甜蜜蜜,不识得人间愁滋味,就有些太片面了。少女怀春的情怀纵然是青梅煮酒惹人醉,可同样也会有醉酒后带来的愁思与忧虑。像是李煜《菩萨蛮》一词中夜会情郎的直白少女,“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因为担心被别人发现,就脱下绣花鞋用手提着,只穿着一双罗袜悄无声息的走向约会的地点。一句“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更是对”越礼偷情,幽会不易,感郎挚爱,今来就郎” 的大胆述说,被礼教所束缚的女子可以如此毫无忌惮的吐露真情,实在是勇敢到可爱,相信只有李后主的才情和笔墨才能这样淋漓尽致的刻画出这样一位不同凡响的少女形象。


李后主笔下的少女愁思还不是那么明显,在苏轼的《洞仙歌·咏柳》中那一个身如浮萍、心似柳絮的少女,才是蛾眉轻皱惹人怜。新春时节刚刚生长的垂柳,它和那拥有着纤细腰肢的少女一般有着一种风流品格,但却不是柔若无骨的美,而是“骨体清英雅秀”。可难道是天妒红颜吗?这么一位娇俏女儿就如同垂柳一般“断肠是飞絮时”,日渐消瘦,也可能是对爱人求而不得,“又莫是东风逐君来,便吹散眉间一点春皱”,这千般愁绪,万缕情丝,实在是让人同情。

可真要说愁到哀怨,那少女就不得不与爱情、与婚姻产生联系,正如李商隐的《无题》:

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

十岁去踏青,芙蓉作裙衩。

十二学弹筝,银甲不曾卸。

十四藏六亲,悬知犹未嫁。

十五泣春风,背面秋千下。

小姑娘在八岁时喜欢偷偷的照镜子,细长的黛眉已经可以画成了;十岁时去野外踏青,因为爱美而幻想着采下一朵荷花作为自己的衣裙;十二岁时开始培养才艺,学习弹筝,自此套在手指上的银甲就没有褪下过;十四男女不同席,就连最亲的人也不能见,小女孩开始才想自己何时出嫁; 十五岁了,因为父母没有同意自己与恋人的婚事,所以背对着秋千,生着闷气。一面感慨着春光易逝、年华易老落泪,另一面又为无疾而终的初恋泣不成声。 

少女的情怀呀,是悲是喜,总是能写成一首首美妙的诗歌,她们在最美的年龄里,怀着最纯净的一颗心,期盼着遇到最好的那一个人,即使最后是悲剧,有过那一些甜蜜蜜的相处日子,也就好像是一朵花开放在了最美的时节,怪不得王国维会写下“记取那回花下一低头” 这样美好的句子,换成是谁,都抵挡不了小姑娘含情脉脉的一双美目,都抵挡不了小姑娘脸颊边的两片绯红,都抵挡不了小姑娘欲语还休的娇娇怯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