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顶看看星星,在海边吹吹晚风,如今,旅游已经成为许多人的习惯和热爱。有人说,旅行最大的意义,不是能见到多少人,见过多美的风景,而是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了自己。那么对于古人来说,旅游又意味着什么呢?

“旅游”一词,在我国最早见于六朝,齐梁时,沈约(公元441年-513年)在《悲哉行》中曰:“旅游媚年春,年春媚游人”的诗句,不同以往的往来商旅,这里的“旅游”用以专指个人意志支配的,以游览、游乐为主的旅行。从此以后,雅客群游,仗剑天涯,侠客探险,成为了古人们旅游的主要方式,而古诗人们则喜欢以作诗的方式,表达自己“到此一游”的心情。

古人喜好“打卡”的旅行地,不外乎名山大川,和各朝古都,又也许是因为古代道路颠簸难行,古人们旅行只要能走水路,就算绕远道也要走水路,因此许多知名“打卡地”都临近。那么古人最爱的旅行目的地是哪里呢?

10.镇江

江苏镇江,地处黄金十字水道——长江和京杭大运河交汇点 ,既有寺宇金碧辉煌,以绮丽著称的金山;又有山水天然真实,以古树名碑饮誉遐迩的焦山;还有因远眺北固,横枕大江,石壁嵯峨,山势险固而得名的北固山。诗人们在镇江留下了上百首诗作,聊以“到此一游”。

其中,宋朝名宿辛弃疾显然对镇江的风景十分热爱,在他的诗作《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中有云: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这一千多年前的诗句,今天读来,依然让人血脉偾张。

孟浩然也在镇江留下了古诗《登万岁楼》,曰:

万岁楼头望故乡,独令乡思更茫茫。

天寒雁度堪垂泪, 日落猿啼欲断肠。

曲引古堤临冻浦,斜分远岸近枯杨。 

今朝偶见同袍友,却喜家书寄八行。

还有李白二十多岁出蜀远游长江、黄河中下游各地时,途径镇江,亦作有《焦山望松寥山》一诗描绘镇江美景,曰:

石壁望松寥,宛然在碧霄。

安得五彩虹,驾天作长桥。

仙人如爱我,举手来相招。

西津寻渡、北水柳浪、摩崖夕照、蓉楼晓荷、文心繁霜……而如今的镇江新二十四景,也正在等待无数游客的亲睐。

9.九江

九江,古称浔阳、柴桑、江州,是一座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江南文化名城,号称“三江之口、七省通衢”与“天下眉目之地”,有“江西北大门”之称,亦是江南地区“的鱼米之乡”。九江自古就是江南著名的游览胜地,素有“九派浔阳郡,分明似图画”之美称。庐山、鄱阳湖、烟水亭等等,皆是古代文人中意的“打卡地”。

关于九江庐山的诗句众多,最出名的莫过于苏轼的《题西林壁》中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和李白《望庐山瀑布》中的“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了。

而唐代诗人白居易则在九江甘棠湖中建亭,以表“到此一游”,并取其《琵琶行》诗句 “别时茫茫江浸月”,称“浸月亭”。

8.绍兴

绍兴,可是是著名的水乡、桥乡、酒乡、书法之乡、名士之乡。绍兴本就“盛产”文人雅士,嵇康、王羲之、谢灵运、陆游、王冕……各式大家,数不胜数,绍兴也成为了古人们向往的打卡地。

贺知章写家乡的嵇山和镜湖美景时,便有云:

稽山罢雾郁嵯峨,镜水无风也自波。

莫言春度芳菲尽,别有中流采芰荷。

而李白在《越女词》中也用“耶溪采莲女,见客棹歌回。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来”的句子,描写了好一番绍兴风情。

连南巡的康熙皇帝也忍不住以《山阴》一诗“打卡”道:“灌木丛篁傍水幽,淡烟晴日漾芳洲,兰桡摇过山阴道,在昔人传镜里游。”

7.苏州

苏州历史悠久,素来以山水秀丽、园林典雅而闻名天下,有“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的美称,又因其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古城特色,有“东方水都”之称。全盛时期,苏州有园林200余处。

古代文人尤爱水乡,苏州因此而吸引了众多文人一游。譬如李白游览苏州时就作有不少诗作,如《乌栖曲》中曰:

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

吴歌楚舞欢未毕,青山欲衔半边日。

银箭金壶漏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

东方渐高奈乐何!

李白的《苏台览古》中也有“旧苑荒台杨柳新,菱歌清唱不胜春。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的怀旧诗句。

但苏州最著名的“打卡”诗,要数唐朝张继的《枫桥夜泊》了: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6.洛阳

四大古都之一的洛阳,自然也是古人们趋之若鹜的旅游目的地。吸引着众人的,不仅是帝都风华,亦不乏诸如龙门山色、马寺钟声、金谷春晴、邙山晚眺等壮丽景色。

杜甫在他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有云:“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便是将洛阳作为自己的旅游目的地。

洛阳城中国色天香的牡丹花十分出名,古人们对此也不吝笔墨,刘禹锡在《赏牡丹》一诗中就描写了洛阳城的牡丹盛景,他写道: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宋朝的欧阳修也用“洛阳春日最繁花,红绿荫中十万家”的句子,来形容洛阳繁花似锦的美丽风光。

5.南京

“六朝古都”、“十朝都会”的金陵,当然也是古人们远游的选择之一。秦淮河、栖霞湖、鸡鸣寺……处处名胜风光都镀着历史的金光。“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南朝谢朓这首《入朝曲》中的句子,可以说是南京非常精准的定位了。

李商隐游览南京玄武湖时,就留有“玄武湖中玉漏催,鸡鸣埭口绣襦回”的诗句,至今读来仍觉朗朗上口。

“旅游达人”李白一生中曾多次到金陵游历或暂住,写下了不少关于南京的诗词,如《登金陵凤凰台》中他就写道: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除此之外,李白还写了《长干行》、《金陵城西楼月下吟》、《金陵酒肆留别》等诗。

4.长安

长安是西安的古称,是历史上第一座被称为“京”的都城,也是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作为政治权力的中心,长安是不同江南的水乡温柔,这里充满着,世情冷暖,得志失意,更多的是悲欢离合。于是,古人们眼中的长安既有恢弘之感,亦有落寞之意。

既有韩愈在《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中描写得都城美景: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也有柳永在《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中写尽了长安城繁华难掩落寞的都城景象: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栖。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

3.扬州

有着“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之称的扬州,亦是“中国运河第一城”。清代,康熙和乾隆两位皇帝均六次南巡来此,对这里的景色赞赏有加,可见扬州美景在中国的地位。而对于文人墨客来说,扬州亦是当仁不让的打卡地之一了。

自古以来,留给扬州的诗作汗牛充栋,诗人们从不掩饰对于扬州的热爱。而繁华的扬州城,显然从不吝展现它的华美风情。唐朝王建游览扬州夜市有感,曰“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可见,一千多年前,扬州已是一座不夜城了。

唐朝徐凝曾作诗《忆扬州》,其中有一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毫不掩饰地表达了扬州在他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而杜牧的一首诗,就成就了扬州的一个景点。《寄扬州韩绰判官》中的那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让明月之下的二十四桥,成为了扬州永恒的文化地标。

2.开封

开封,“琪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古时的开封,有着“汴京富丽天下无”的美誉。开封是《清明上河图》的创作地,有“东京梦华”之称。

汉代文学家司马迁,唐代的著名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宋代的文豪苏轼等都写过赞美开封的诗赋。其中白居易在《隋堤柳》诗中写道:“大业年中炀天子,种柳成行夹流水。西自黄河东至淮,绿影一千三百里。大业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烟絮如雪。”从中能够想象那时的开封是何等的壮观美丽。

1.杭州

八大古都之一的杭州,自秦朝设县治以来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曾是吴越国和南宋的都城。因风景秀丽,素有“人间天堂”的美誉。西湖、千岛湖、天目山,哪一处不是古人们魂牵梦萦的人间胜景?

自古以来,杭州就是古人们心中当之无愧的第一“网红打卡地”。无数文人墨客留下的诗篇和杭州美景相映成辉,可谓是:杭州的自然景观之美,美在如画西湖,美在满城桂子,美在十里荷花。杭州的人文诗意之美,美在白居易,美在苏东坡,美在誉满天下的诗词名篇。

白居易将杭州推到了“江南之首”的位置,他在《忆江南》中不禁叹道: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而苏轼对杭州西湖的美景情有独钟,留下千古名篇《饮湖上初晴后雨》,曰: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那么,古人最爱的这十个旅游“打卡地”,你去过几个呢?你又最想去哪个呢?

注:①排序依据唐宋文学编年

       ②排序参考“人生有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