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虽然是一个帝王,但他的一生都与词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无论是前期奢华的宫廷生活与暮翠朝红的男欢女爱,还是后期痛苦的内心写照与对故国的怀念追思,他的词因为他特殊的地位与经历都深深地打上了个人烙印,风格鲜明强烈。

李煜继位的时候,南唐已是苟安在江南一隅,朝廷软弱不堪,国家破败,强敌环伺。宋太祖多次下诏派人召他北上,李煜性子软弱再加上惜命,屡屡都推辞不去。正好给了野心勃勃的宋太祖一个吞下南唐的机会,先是十月金陵被攻下,紧接着来年国亡十一月城破,南唐君主李煜被迫受辱出降,到汴京做了个俘虏,还被封了个违命侯的耻辱称号。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语始工”,南唐灭亡后李煜成了李后主,为期三年的俘虏生涯对他来说是苦、是痛、是心底一个抹不去的伤痕;可是对于词的发展历史来说,却是明珠拂尘、幸运无比,“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少了一个只会纵酒作乐寻欢的君主李煜,多了一个挥毫洒墨、凄美奇绝的“千古词帝”!

有人评价他说:“作个词人真绝代,可怜生在帝王家”,可正是因为生在帝王家,他才不需要为生活的柴米油盐等琐碎事务操心,可以锦衣玉食,获得良好的文学、艺术各个方面上的精心培养,这才用了他深厚的文学功底,这才有了他在文学上的最大成就;正是因为生在帝王家,还有机会与大小周后相遇,琴瑟合鸣,美人的温柔多情,构成了他前期词作的半壁江山,因此他那时的诗绮丽柔靡,有着“花间”习气;正是因为生在帝王家,他在亡国之后,从悠游享乐到偏安君主再到阶下囚,如此巨大的心理落差给他的内心带来无边的痛苦与深刻的思考,才能写出后期那些悲凉沉痛、意境深远的作品。

按理说他的才能配不上帝位,他的理想也与当个皇帝毫无联系,可是上天好像就喜欢开玩笑,给了他一幅帝王之相,“因他生有奇表,广额丰颊,风神洒落,故从小就遭其长兄文献太子弘冀的忌恨”,就算他为了避祸,明确表示自己只愿意在自然与艺术的天地里畅游,安心当一个填词弄曲、饮酒赋诗的风流才子,可最后被推上皇位的还是这个渴望安宁与和谐的文人。

他前后有两个皇后,大、小周后相伴,大周后善乐,一手琵琶弹得出神入化;小周后虽不善歌舞,但工于棋艺,与李煜也是意气相投。

李煜为美人所做的《浣溪纱》: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还有《一斛珠》:

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真的是对于柔情美人、香闺韵事、男欢女爱描写是赤裸裸毫无掩饰的, “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多么烂漫,多么娇柔。单单只是从这两首风格柔靡的词中,就足以见得李煜前期的宫廷享乐生活是何等的醉生梦死、荒淫无度。

不过除了对美人相伴、挥金如土的富贵生活的享受,他同样也非常喜欢充满田园气息的生活,即使是生活在权力的中心,他也向往着长居在一片世外桃源里摆脱世俗的万千烦恼,他的这种隐居思想在《渔夫》明白的表露了出来: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依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个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酝,万顷波中得自由。

他在词中描绘的生活图景简直就不像是一个帝王应该憧憬的,寄生渔樵之间,举酒垂钓,泛舟赏花,“万倾波中得自由”,抛弃了他天下大权,丢弃他一生富贵,只想在超凡脱俗的佛仙之境平凡度日,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可是这一切都在国破家亡之后化为一片泡沫,由皇帝变为囚徒,身为皇帝卫不了国,成为了亡国之君;身为丈夫保不了家,眼睁睁看着妻子受辱;身为男人维持不了自己的风节,含羞忍辱,苟且偷生。没了江山,没了亲人,只剩他自己, “旦夕以泪洗面”,人生的苦痛压榨出来他的沉默,他沉默的用一首首泣血的词作,诉说着自己的不甘与无奈,倾吐着自己的悔恨与思念。他先是在沉默中爆发写下了《浪淘沙》《清平乐》《望江南》《忆江南》,写下了《子夜歌》《相见欢二首》《破阵子》;然后是在沉默中死亡,一首《虞美人》成了他的绝命词。

一个落魄的阶下囚所住的居所又能好到哪里?春天将尽,一个人紧紧的裹着薄薄的被子抵抗着夜晚的寒气,伴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入睡。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实在是太苦了,但好歹做梦的时候还可以重温自己过往的美好,实在是不愿意醒来,在梦里也感觉不到自己在做梦,就这样沉浸在甜蜜的梦里吧!一个人实在是无法承受独自登高望远,看到曾经属于自己的万里江山已经掌控在别人手中的悲痛,一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物是人非,韶华易逝,感伤无限。

自从离别以来,美好的春天已经过去了一半,象征着生命活力的春天景物在慢慢消失,映入眼帘的一切景象勾得柔肠寸断。在我这一方小小的庭院里,台阶下面的落梅就好像纷纷扬扬的雪花一样凌乱;我落寞地把它拂去了,却没有想到又落了自己满满一身,这所有的美好终究是留不住的。传书的鸿雁已经飞回来了,可是你却了无音信,路途遥远,我想要返回故乡的梦是无法实现了。离愁别恨就好像那春天的青青野草,你越是想要把它除净,它就生长的越是繁盛。“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这样的情态,谁还认得出他是当时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帝王呢?

他痴痴的做着梦,想到了南国故乡的春天到了,江水碧绿,管弦悠扬,满城飞絮,陌上尽是看花人;想到南国故乡的秋天到了,江山寒色,芦花生长,孤舟夜泊,明月楼上笛声扬。

他究竟是有多少的悔恨,又有多少的泪水?做梦时“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梦醒时泪沾衣袖,“心事莫将和泪滴,凤笙休向月明吹,肠断更无疑”,无限的苦楚都只能化作泪水往心底里流。

他仿佛爱上了做梦,“故国梦重归”“长记秋晴望”“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他再也不是那一个只知道寻欢作乐,只懂得诗词歌赋的懦弱皇帝了。他被打落在尘埃里,他开始对自己的灵魂进行忏悔,他开始关注对命运的思考与探索,他开始构建自己的精神家园!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楼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这样郁结又心思透亮的词句不是那个花间词人写的出来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 这样赤子真情直面万般愁绪的词句不是那个美人在怀的词人写的出来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这样充满哲理与人生智慧的词句不是那个只关注自身的词人写的出来的。

法国作家缪塞说:“最美丽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就好像李煜的绝命之词《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亡国之痛、故国之思、悔恨之情、前途之忧如同那一江春水滔滔,连绵不绝;他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欢乐,失去了尊严,失去了希望,就连那美好的“春花秋月”,在绝望的李煜眼中,也失去了色彩。故国的琼楼玉宇、雕栏玉砌总是还在,他这个落魄君王已经无法拥有。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任凭自己的生命在无穷无尽的春花秋月里慢慢枯萎,他思考着人生为什么这样变化无常?生命为什么如此短暂?他找不到答案,他痛苦的人生思考,折磨得他不堪重负!

从男欢女爱到故国遗梦,这就是李煜悲剧的一生,这就是“千古词帝”的成长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