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如汤如沸,找个舒服的地方纳凉成为了一件最美妙的事。试想一下,外面38℃,里面开着空调,喝着凉茶,吹着啤酒,品着西瓜,时不时再看上两篇文字,不得不说,生活竟是如此美好。可是在古代,一个没有空调的夏日,诗人们又是怎么度过的呢?

李白: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

这是李先生的一首五言绝句,后面还有一句: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不得不说,李白也是位体察生活的学者,这个“懒”并非真的懒,而是他知道,在这热得流油的太阳下摇着扇子只会越来越热,而且还是带羽毛的,根本不解热。所以他干脆扇子一扔,带着酒壶跑林山里去了。

他将上衣脱了……不,全都脱了。躺在松树林中。松树因为是针叶,又厚,远比其他树抗辐射强。头上遮天蔽日,底部不时还有微风穿过,李白往这儿一躺,清凉入骨,烦恼皆忘,真的是爽啊!

孟浩然: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说起李白,就不得不提他的好友孟老师。孟老师写的一首诗叫《夏日南亭怀辛大》: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南亭在岘山附近,不错,就是张九龄“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的岘山。老孟到这儿干嘛呢?

纳凉。这会儿太阳刚刚落下,月亮已经渐渐东上。老孟大开院门,披头散发弹起琴来。本来已经有点夕凉了,这一散发,一弹琴,将烦躁完全驱走。这个时候,荷花也送来了阵阵幽香,竹林里的风叶声也渐渐清响起来。

有人说: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那到底弹没弹呢?自然是弹了。因此下一句就是: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自然是边弹边思之后,让这种情感得到了升华。因此,才导致一整晚都睡不好觉,甚至在梦中都想着与辛大一起弹琴鼓瑟,促膝长谈。

秦观: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

秦观的词在后世女粉丝很多,比如李清照就是他最大的一个女粉丝。这首《纳凉》写的是别有特色,完全不同于他那婉约词。

“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他携着竹杖到大柳树下去纳凉,这还不算,他还带来了秘密武器——床。往上一躺,悠哉悠哉地睡了起来。直睡到夜半三更,一轮明月高挂,歌女的笛声从湖面上飘来,这时又混合着莲花的清香,真让人心旷神怡,宠辱偕忘。

杨万里: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有着这样自然逸趣的杨万里,在夏日里纳凉也不一般。他说: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不是风是什么呢?其实啊,是大自然的丝丝凉意,意境与白居易的《销暑》差不多:

何以销烦暑?端居一院中。

热散由心静,凉生为室空。

当心静下来了,整个世界就静了。所以当入夜人们都休息,那竹深树密之处,伴随着虫鸣,便起了几丝凉意。那不是风,是大自然的寂静。

古代没有空调,在炎炎夏日想要寻找一丝凉意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可是人们却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亲近自然、欣赏风景。比起整天坐在空调房中追剧、玩游戏,去河边看花,到山里聆松风,在竹深树密的自家小院里听蝉鸣,变得更有意思。所以,沏一杯茶,焚一段香,放一束花,让生活慢下来,你就会发现,窗外一直有风景。而那竹深树密,荷叶池塘,原来是多么美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