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中唐诗人韦应物少年时的二三事,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他出身富贵,不夸张地讲,就是锦绣堆儿里长大的。早年又当过唐玄宗的侍卫,皇帝身边的人呐,自然更加飞扬跋扈,和狐朋狗友一起横行乡里,欺男霸女,就是他没错了。

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持樗蒲局,暮窃东邻姬”,可就这个看起来歪得不能再歪的小子,在告别青葱年华后,却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从不良少年脱胎换骨成了勤政爱民的百姓父母官,甚至于寻到了心灵的归宿,成为唐朝不可或缺的山水诗人。

如果说陶渊明的田园是历经劫波后的平淡自然,那韦应物的田园就应当是“无迁谪之怨”“无躁进之心”的悠然自适。韦应物从沉浮的宦海中走过,并未经受太多贬谪的痛苦,对他来说,名利追随的官场繁华还不如清新可爱的自然风物重要呢!

看水涧一株小草默默生长,听山林几只黄鹂啾啾鸣叫,把目光投向大自然,淡然的人眼中是一幅清浅的画,那些世俗中的烦恼也变得澄沏,在淙淙的涧水声里,韦应物寻到了独属于自己的最美的山水田园: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韦应物的审美趣向和追求没有那么喧嚣浮躁,自然他诗歌的风格也别有一番淳美自然的意趣。他是找到了钟情的田园,可还身处于尘世的泥沼中,他的田园终究还是蒙上了忧伤的色彩,也就是一边为山间的幽雅景致心喜,一边又有着怀才不遇的不平之气。《滁州西涧》里这些最平常的景物就能够成为诗人心中的桃花源,幽草、黄鹂、春潮、野渡,在古朴恬淡的心境下,万物皆可爱,风雨也是宁静淡泊的诗境。

一场春雨带来的生机勃勃,一阵春雷带来的万物复苏,田中劳作从惊蛰来临就开始忙碌了,这热火朝天不得空闲的种田人家也令韦应物欢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耕者不问缘由的生活,在田野耕地,在菜圃播种,一场贵如油的春雨是韦应物《观田家》的前奏: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

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

丁壮俱在野,场圃亦就理。

归来景常晏,饮犊西涧水。

饥劬不自苦,膏泽且为喜。

太阳落山以后,从田中归来,哪怕一身困倦,也还有着牵牛饮水的干劲。田园里不仅有着山水的悠然,还有着劳作的乏累,不仅有着清风明月的诗意,还有着勤勤恳恳的汗水,而这些,都是韦应物所向往着的事物,也是更为现实的田园。

从少年的鲜衣怒马,到老年的寄情山水,从一个放荡不羁的浪子,变成历尽沧桑的来者,这中间,只差一片温柔静谧田园。在韦应物淡而有味的诗歌里,咱们能从“川上风雨来,须臾满城阙”中读出山水田园的清丽,也能从“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中感受到痛心人间疾苦的黯然,他的田园有山水的无限风光,也有在田间地头讨生活的艰难,有理想化的桃花源,也有现实中的人间疾苦。

或许,他的田园带着人间沉重的烟火,就像他看到空旷山林里的松子零落,就忍不住怀念友人一样,清秋不仅是湖光山色、诗意栖居,更是徘徊未眠、共寄相思: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

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实在难以想象,一朵人间富贵花最终会开在悬崖上,没有沃土,没有甘霖,只有从山水中汲取的灵气,可就这样,韦应物在田园中拿起了自己的笔,写下了人世沧桑,也写下了自然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