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现在有啥开心的或不开心的事儿,在朋友圈里晒一晒多方便,但古代没有网络和手机,表达欲极强的古人们会怎么做呢?除了暗戳戳找一大批托儿来传唱自己的作品,他们还想出了一种更风雅也更直接的方式。

没错!就是一言不合留下自己墨宝的“题壁”。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题诗作词,通过“题壁”记录下了自己的生活,诉说着或悲或喜的情……

唐朝的常建在游览名胜时颇有感触,清晨一段独处的静谧时光,寺后一片幽深寂静的环境,眼前,既有带着悠悠禅韵的山水,又有带着鲜活气息的花鸟,笔下,既有古朴深微的气象,又有博大高远的境界: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题破山寺后禅院》描绘出了常建游览古诗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景物是简单独特的,境界是空灵闲静的,旭日初升,树林阴翳,曲径通幽,花木繁茂,山光水色,钟声悠远,一花一鸟,一草一木,皆有灵性。

这般清幽高雅的题壁诗,还有宋代王安石的《书湖阴先生壁》,没有古寺的禅意清静,却别有一番富有感染力的烟火气。他家周围的环境洁净清幽,令人联想到“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既让咱们感受到其生活情趣之高雅,又令咱们折服于主人品性之高洁:

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这可是现在朋友圈里那些伪文青们比不得的,明明没有提及自身,却能让咱们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出世闲居归隐田园的诗人形象。为什么这屋檐下没有一丝青苔?为什么这花草树木都成行成垄?无疑这家的主人十分热爱生活,经常打扫茅房庭院,亲手栽种打理草木。再看院外的山水,一条小河环绕着农田,两座大山迎面送来青翠,山水间皆是无穷的乐趣。

有人题壁写景,有人题壁抒情,景语皆情语没错,可终究比不得直抒胸臆来得热烈,南宋词人辛弃疾被弹劾的苦闷只有通过一个“愁”字来宣泄,才更加言浅意深。不写博山道中萧瑟的秋景,不写贬谪途中的满目凄然,从一辈子出发,写少年的愁,写老年的愁,不识愁滋味时勉强说愁,尝尽愁滋味后欲说含休: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一首《丑奴儿》,道尽古今愁绪,写在博山道中石壁上的这首词,不仅仅沾染着被压抑排挤的稼轩的满腹愁苦,更流淌着穿越古今、人生百年的种种愁情。少年时,涉世未深,喜欢登高远望,为着作一首新词而无愁强说愁,到老来,历尽天涯苦,千情万绪涌上心头,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能说一句秋凉人寂。

悲欢终究化为了岁月里的沧桑,年华也终究成为了指尖一点流沙,辛弃疾那说不出口的愁被他留在了石壁上,陆游那无疾而终的爱情也只留下了沈园的点点墨痕。又如何忘得了,不过是一次偶然相遇,便使得俩人心神不定,追忆往昔,是回不去的美好,回到现实,是难以言状的凄楚: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明明心心相印,却是被迫离别,还记得曾经相知相守的一点一滴,是酥手捧玉杯的温柔,是山盟海誓的真挚,只是满城春色依旧,你却如同那宫墙中的杨柳难以触及,而我,只能饮着满杯的愁绪,看春风把欢情吹得稀薄,看你我因为相思日渐消瘦,却无能为力。

有人感伤逝去的爱情,也有人担忧于家国的命运,小儿女的爱情悲剧令人扼腕,但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更令人痛心。在临安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旅店墙壁上,林升为着南宋小朝廷的腐败无能怒而下笔: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北宋亡国的惨痛事实还没让当政者醒悟,已是苟且偷安,那些达官显贵们还只知道寻欢作乐,沙场上见不到他们的影子,政坛上也只留下了一味休战言和的懦弱,也只有在西湖亭台楼阁的纸醉金迷中,才能看到如醉如迷的当权者们,何其讽刺!

一首首题壁诗,或表达着诗人们的政治抱负,或寄予着诗人们的生活志趣,有感而发,寄情文字,是当之无愧的古代“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