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爱情便是文人笔尖永远无法割舍的话题,仿佛挥洒尽笔墨也无法说清道明,情深意切又或是恩怨纠葛,相爱时的浓烈柔情蜜意,分离时的冷漠决绝无情,恐多少名篇佳作都无法谱写正解。

千百年前的盛唐,有这样一位诗人,他的诗作可谓是妇孺皆知,深得百姓喜爱。三岁识字,五岁学诗,十来岁便可识音韵、赋诗文,正值青年时,他又考中了进士,两年后同元稹一同考中“书判拔萃科”。

虽然字乐天,但他的一生却并不像醉心山水美酒的李白那样乐观豪放。仕途的磨砺,高官厚禄终究不过是昙花一现,此时委以重任,彼时贬谪江州。“江州司马青衫湿”,听闻琵琶女的身世遭遇,难免同情与怜惜,反观自己,又何尝不是历经波折?

还记得那一年,与友人游历山寺,谈及玄宗与贵妃之事,也是那般深有感触,潜心试作诗以歌之,那未曾得见的凄美爱情,在此间娓娓道来,深刻动人。

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千百年来广为流传,听闻玄宗的极尽宠爱,遐想贵妃的绝色之姿,读罢乐天的这首《长恨歌》,必能窥见一二。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自古君王爱江山也爱美人,甄选后妃便是规模最大的“选美大赛”。痛失爱妃的玄宗,遇上了天生丽质的倾城之色——杨玉环,哪里顾得上身份关系,只想纳为己有。所有的伦理道德,在美人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消散开来,在佳人汇聚的六宫之中,不做分毫便轻易拔得头筹。

拥有如此佳人,皇上自然宠爱有加,赐浴华清池、侍寝设宴,抛下后宫三千佳丽,专宠一人。一时之间,天下为人父母之人,无不想要生得一个娇俏的千金,希望得享如此盛宠。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那一年,深得玄宗、贵妃欢心的安禄山借机发动叛乱,势如破竹,玄宗一行仓皇出逃,直至马嵬驿,六君停滞不前,要求赐死杨玉环。群臣紧紧相逼,江山与美人,取舍难分。为了她,他曾冷落众生;为了众生,他又将她赐死。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因为当初人尽皆知的极尽荣宠、不理朝政,因为一人得宠而家族同享圣恩、嚣张跋扈,多少人早已对贵妃乃至整个杨氏家族都充满了敌意,祸国殃民之说、兄长之死牵连之说,都不过是借口,受尽保护与宠爱的弱女子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说错,不过错在深得荣宠,同历史上众多绝色佳人一样,再璀璨夺目,最后也都沦为了政治牺牲品。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那年,他们曾在长生殿许诺爱情至死不渝,不知,再度踱步到华清池畔,念及佳人音容笑貌的玄宗是否也会掉下两行清泪?比翼双飞、连理同枝,誓言太美,奈何天长地久有时,被选择又被放弃,此中交织的爱恨又要如何解除?

都说白居易的《长恨歌》将玄宗与贵妃的爱情悲剧写得太过唯美,甚至让人遗忘了这场被精心设计的“谋杀”。电影《妖猫传》中将这旷世爱情悲剧论述为一场“骗局”,而白居易则是痴信完美爱情的诗人,搜寻万千蛛丝马迹只为书写证实玄宗与贵妃那深刻动人的爱情,几近疯狂,最后却被真相狠狠打脸。极乐之宴上的奢华荣宠,马嵬驿的欺骗死别,浓墨重彩,摧毁乐天多年的信仰。

繁华落尽,仍愿那“骗局”之说是一番猜想。玄宗现世的爱情,没有此般担忧,但两个人相处,仍会面对很多波折,都需要共同努力去面对。相爱容易,坚守总是太难,爱意深沉,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