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宪宗元和七年,一个姓温的小孩出生在了山西太原。他就是被后世常常提及的“花间派鼻祖”——温庭筠。说起温庭筠,人们对他的印象并不太好,虽然他写了那么多的秾词丽句,却并非一个有情之人。史料说他恃才傲慢、不解风蕴,而且情商堪忧。如果说这些是自小缺爱造成的,可当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他面前时,他非但没有珍惜,还转手把她推给了别人。这样的举止,就不是愚蠢,而是无情了。

后来他历经坎坷,如梦初醒,才明白对她的那份深情,其实一直就藏在自己心里。他想把这些说给她听,却又“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便只能把这份尘世的悲哀寄托于词作之中。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菩萨蛮》

这首《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大家一点儿都不陌生。当沈眉庄倒下的那一刻,当甄嬛悲痛欲绝离开的那一刻,当音乐不由响起的那一刻,你是否还清晰记得?刘欢老师将它谱成曲,更使这个多愁美艳的女子形象展露无疑。

而这么经典的词作却来源于一次代笔,当温庭筠代令狐绹把这首词写给唐宣宗时,宣宗看了大喜。本要借此机会得到升迁,可他恃才傲物,说人家宰相胸无点墨,又对皇帝指指点点。不用说,他只能被逐出京师。离开京城之后,他写的闺怨词更多了,这对于敬佩屈原的他来说,亦算得上是一种效仿!

水精帘里颇黎枕,暖香惹梦鸳鸯锦。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

藕丝秋色浅,人胜参差剪。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菩萨蛮》

这是一首描画词,画的是谁呢?我一直以为是那个叫鱼幼薇的小姑娘。曾经,在那个江上柳如烟的夜晚,她写下了这首《江边柳》: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低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温庭筠读罢,不禁惊叹,从此收她为徒,传授诗词文技。

《唐才子传》对这个小女孩的描述是: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因为出身贫寒,只能在秦楼楚馆的后院给人家洗衣晾被,而温老师又总爱出入这些地方,入厕时听见歌声,便不禁想去一探究竟,结果发现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小丫头。后来温老师离开,这个小丫头竟写信说爱他,温老师先是大吃一惊,接着置若罔闻,随后便把刚中状元的文艺青年——李亿介绍给了鱼幼薇。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

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菩萨蛮》

对于“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的温老师来说,教出的学生自然是十分出色,更何况学生还是个天才。但对十四五岁的鱼幼薇来说,温老师上次的举动明显已在她心灵深处留下了疤,而就在这个疤还没好的时候,温老师拍拍手走人了,接着文艺青年李亿又对她“狂轰滥炸”。最后,她终于顶着“爱的名义”嫁给了有妇之夫。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不管是鱼幼薇思念温老师,还是温老师醒悟过来后思念她,都饱含了满满的深情。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更漏子》

温老师还真是温情,不就是因为人家鱼同学写了首柳条诗嘛?温老师就对此念念不忘,爱屋及乌。当鱼幼薇发现李亿的正妻是个母老虎,而他又对此束手无策后,一切就都晚了。正房强逼休妾,她被扫地出门,之后跻身于道观。而这个道观是不是当年杨贵妃的修行之地?她对此豪无兴趣,她渴望李亿能快来接她,但却一直杳无音信。于是,她开始堕落。

当她效仿武则天招男妓的时候,却因没有武则天那样的权力而失败,最终,她鞭杀奴婢,被下令处死。彼时,“惊塞雁,起城乌”,一切向晚。对这些,温老师所表现出的态度是:失望,失望,还是失望……

从少年开始,温庭筠就表现出了一种特立独行。他看不起权贵,写诗讽刺毫无忌讳,还恃才傲物,出言不逊,丝毫不给别人留面子。另外,他天性洒脱,初到长安便同令狐滈等人吃酒狎妓,考场代笔,致使声名狼藉,人人憎恶。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见得他有多大退缩,依旧是我行我素,不畏人言。可是,在面对鱼幼薇的时候,他却在意自己长相和两人年龄差距,最终放弃了爱情。这样的人,究竟是有情还是无情呢?

王国维认为温庭筠的词仅为“皮秀”,我却以为,这看似脂粉的闺怨词,背后自有着一份厚重。也许是因为他见的美女太多了,也许是因为他爱的那个人倾国倾城,所以在他面对自己不堪的容貌时,才会不由自主地伤心落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