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知章,初唐诗人,与初唐四杰同属一个时代,在唐代所有诗人中,贺知章的一生堪称传奇。他活了86岁,在五十就算高寿的古代,贺知章也算是最长寿之人,年少成名,诗名远播,与诸多诗人独擅诗词不同,他还精于书法,他的书法价值万金,受到当朝圣上的赞叹。

更神奇的是,贺知章在三十多岁就状元及第,是浙江史上第一位有所记载的金科状元,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很少人能在君王眼皮下善终,而贺知章不但享有高官厚禄,更获得皇帝的宠爱,甚至皇帝的所有意见都要征求他的同意。像这样功高盖主的高官,年老辞官后竟然获得百官相送,皇帝挽留,他开挂的人生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贺知章为何能有如此好的运气呢?也许和他会夸人、善交际的性格息息相关。

贺知章一生交友广泛,“诗仙”李白、“诗圣”杜甫都是他的好友,贺知章一生好酒,恰好李白也是喝酒狂人,二人一见如故。说起贺知章与李白的相遇,也算是一段诗友佳话,时年83岁的贺知章对道家很感兴趣,就上终南山找玉真公主探讨道教理论,在上山途中遇到一个中年男子,该男子器宇不凡,腰佩宝剑、目如寒星、仙风道骨,一看就不是凡人,便与对方攀谈起来。

李白得知老头是当朝权臣贺知章后,就把自己的诗作恭恭敬敬地递与贺知章看,贺知章看到开头写了“蜀道难”三个大字,一下被吸引了。再往下看,诗句的开头更是引人入胜: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贺知章一看这诗歌的气势,迫不及待地一口气读完了整首诗,读罢激动地拍着李白的肩膀说:“你就是天上贬谪下来的仙人哪!走,我们喝酒去!”,此后,李白的“诗仙”称号便随贺知章之口传遍朝堂四方。

与贺知章的相知相遇是李白一生最得意的事,多年后他在怀念贺知章的诗作《对酒忆贺监二首》中写道: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昔好杯中物,翻为松下尘。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从这诗中可以看出,与贺知章的友情令李白终身难忘。

无独有偶,大诗人杜甫在其名作《饮中八仙歌》一诗中也刻画了"四明狂客"贺知章醉酒的神态: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这个搞笑的贺知章喝多了酒,骑马就像乘船一样,一不小心掉到井里,干脆就在水里面睡着了!这句诗把酒鬼贺知章醉酒时的搞笑神态描画得淋漓尽致。

唐代大宰相张九龄也是贺知章朋友圈的重要一员,身在朝中多年,贺知章与张九龄相交甚好,张九龄被罢免宰相时,贺知章就前往宰相府安慰张九龄说:“这些年,多亏了您的荫庇啊!”,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贺知章与张九龄的关系。贺知章善于交际,长袖善舞,在波谲云诡的官场混得顺风顺水,一生平步青云,也算是一个特例。除了交友广泛,贺知章这个人口才特别好,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贺知章就是这样,不管和谁交流都是以夸赞为主,给人以亲和与善意,让别人感受到他的诚意。三十多岁才考取功名,比起那些少年成名的官员也算是大器晚成了,但是晚成也有晚成的好处,起码没有年少轻狂的姿态,也没有很强的功利心,人生看淡了,名利看淡了,不争,反而会得到更多。

在世人眼中,贺知章的一生精彩纷呈、堪称完美,他也算大唐最好命的诗人了!尽管他自称“四明狂客”,但他做事待人松弛有度,做什么事都不锋芒毕露,一生做人谨言慎行。贺知章就是典型的健全人格,智商、情商俱佳,心理健康,教养、修养双优,故有时人评价:雍容省闼,高逸豁达,为后世之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