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这么奇妙,爱的时候海誓山盟、天荒地老,不爱的时候,处处挑事、无事生非,是谁说爱情在历经磨难后就会更加甜蜜,生活在一起后就会三观更加一致?俗话说:男人是一种专一的生物,不管是黄毛小儿还是耄耋之年的老人,都是喜欢青春貌美的姑娘,不管爱情多么甜蜜、情路多么坎坷,在时间和更年轻的容颜面前,都是浮云。男人易老不易变,这是多少痴情女孩为自己编织的美梦,爱情是一个不老的话题,更是一个伤情的字眼。

早在汉朝,有一文学名士叫做司马相如,因为家道中落,一贫如洗。在一次当地首富卓王孙家举行的宴会中,司马相如受邀出席,酒酣之时,他用古琴弹奏一曲,为宴会助兴。这一弹不要紧,司马相如把高超的琴技表现得淋漓尽致,那悠扬的琴声,动人心弦,令在座宾客纷纷折服。正好卓家有女名卓文君,她特别喜欢听琴曲,当她听到有人在弹琴,便偷偷从门缝里往外观看,瞬间被司马相如的琴声所吸引,并对他心生爱慕之情。而司马相如也对卓文君有意思,就这样,酒宴结束后,他便贿赂卓文君的婢女,让婢女代他向卓文君转达自己的爱意。

卓文君万万没有想到,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但他们俩的婚事却遭到卓家的强力反对,为了表明心志,卓文君便与司马相如私奔。两人私奔到司马相如的老家后,卓文君傻眼了,原来司马相如家徒四壁,空无一物,但是卓文君丝毫不怨,为了生计,在家当大小姐的卓文君便当垆卖酒,补贴家用。最后,卓文君的父亲实在看不过去,便命人将他们请回了临邛。有了岳父的支持,加上卓文君的悉心照顾,司马相如全心投入到自己的文学创作中,不久就写出闻名天下的《子虚赋》,受到当朝天子汉武帝的赏识,被封郎官,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俗话说 “男人有钱就变坏”,有了功名利禄的司马相如开始嫌弃卓文君,自己暗地里想要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于是就写书信给卓文君,想要休掉她重新换一个,司马相如写了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的家书给她,从一到万,偏偏没有亿,无亿便是对她无意了,卓文君看到信之后,立即明白了其中的深意。

大诗人陆游在文学才能面前无可挑剔,但是在男女感情方面实在是一个负心汉代表,陆游本就出生于书香门第,与自己的表妹唐婉结识后被她的美貌打动。唐婉是个性情温和、不善言语的文静女子,但她却很有才情,也擅长作诗词歌赋,正好与陆游兴趣相投。可能正因为两人趣味相投,感情得以升温,在最纯情的年纪里,情窦初开,他们俩就私定终身了。等到唐婉成年,两人便成亲了,且婚后的生活更是如胶似漆、密不可分。

看似美好的爱情,其实都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陆游母亲生性好强,她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当官、有所作为。当她看到陆游与唐婉整天腻在一起,心里就不舒服,为了让陆游全心准备科考,她选择了棒打鸳鸯。整天与唐婉海誓山盟的陆游,在母亲让其休掉唐婉这件事上选择了沉默,任凭母亲休掉自己的爱妻。作为一个男人,前一秒还在信誓旦旦要白头偕老,下一秒就把妻子休掉,真的让后人耻笑,按现在的话就是标准的“渣男”了。

千古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想必大家都听过,没错,这么深情的两句诗就是负心汉元稹写的。元稹早年就有一个初恋情人,叫做崔双文,这个女子也是元稹所著笔记小说《崔莺莺》的女主人公——崔莺莺的原型。元稹和姑娘私定终身后,转眼又进京娶了三品大官的女儿——韦丛。

抛弃自己的初恋不算完,他还恬不知耻地拿这段感情当做自己文学的资本,写了个《莺莺传》来炫耀自己的情场得意。其实故事中的渣男原型就是他自己,为了前程,贪恋权贵,不惜抛弃与自己相恋的恋人,去娶权贵的女儿,来帮助自己更上层楼,这份无耻,这种渣男,世所罕见。

爱情是一种捉摸不透的情感,爱你的时候,你错也是对;不爱你的时候,你对也是错,奉劝那些沉迷爱河的女孩,在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只要选择了,就不要后悔,但是在人生伴侣的选择上一定要擦亮双眼,远离像陆游、元稹一样的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