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某档综艺节目中,明星蔡少芬的婆婆的一些做法引起了网友的争议,节目里蔡少芬和丈夫、婆婆走散了,丈夫想去找蔡少芬,但是被婆婆以各种理由多次阻拦,而等到蔡少芬回来后身体很不舒服地躺在沙发上,婆婆却在埋怨她为什么不提前商量好路线。

明明我们对待陌生人都可以谦和有礼,但婆婆和媳妇作为法律上的亲人,为什么要这样让人心寒呢?这是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其实自古以来,婆媳关系就是困扰人们的世纪难题。

在中国古代字数最多的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中,就记载了一个因婆婆而产生的爱情悲剧。女主人公刘兰芝相貌姣好,对婆婆非常顺从,但就是得不到婆婆的喜欢(有学者根据全诗推测,原因可能是刘兰芝三年没有生孩子),在婆婆的命令下,刘兰芝和丈夫焦仲卿被迫离婚。兰芝回到家中,在哥哥的逼迫下嫁人,但是由于心中不愿,最终选择投水自尽,焦仲卿听闻也“自挂东南枝”。

焦刘的故事让后人唏嘘不已的同时,也让焦母顺理成章地被划归到恶婆婆的行列。焦母的所作所为是封建时代家长的普遍表现,做媳妇的时候低眉顺眼,一旦“媳妇熬成婆”便仿佛掌握了生杀大权,一定要为子女操持张罗。有的时候是好事,而有的时候就只凭着一句“都是为你好”而扼杀了子女心中的想法,子女心中则秉持着“父母命,不可违”的愚孝观念一再退让,从而引发了很多悲剧。大诗人陆游的母亲当是和焦母相仿的角色,陆游的一首《钗头凤》也唱断天下有情人的衷肠:

《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和表妹唐婉情投意合,二人结婚后,陆游的母亲却不喜欢唐婉,无奈之下,陆唐二人离婚,唐婉另嫁他人,陆游也另娶。多年后,陆游在沈园游玩,偶遇唐婉夫妇,三人饮酒叙旧之后,陆游便挥笔在墙壁上题下这阙词。“错错错”、“莫莫莫”寥寥几个叠字,把那种“相思相望不相亲”的悲痛和懊悔展现得淋漓尽致。陆游走后,唐婉也和了一首《钗头凤》。

《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这世间谁又懂得谁的挣扎?在那个女子地位低下的年代,很少有人会真的同情一个被夫家休妻的女子,唐婉只能强颜欢笑,一直体弱多病的唐婉在沈园相见不久后就去世了。在绍兴的沈园门口,至今还立着陆游和唐婉的雕像,以纪念他们矢志不渝的爱情。

我们常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其实在家务事之中,最难理清的便是婆媳关系。以现在普遍的婚姻状态来看,大多数女性都是嫁到男方,和男方家族关系比较紧密,处理婆媳关系便成了最重要也最头疼的事。但好在现代社会不似古代,没有那么多礼仪教条的束缚,女性的地位也得到很大的提升,很多事情可以灵活应对,儿媳们也不必太委屈自己。

而站在婆婆的角度看,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却成天围着另一个女人,也就是他的妻子转,婆婆难免会感到失落,继而有些怨恨的小情绪。如果这个时候儿子能够及时察觉,给母亲一些关注和安慰,多和母亲说一些关于妻子的优点,相信只要是一个善良的母亲,一定会听从儿子的话,毕竟,儿子和儿媳确实在血缘上亲疏有别。换言之,在调和婆媳关系中,儿子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