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李煜,就不得不感受那些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的血泪之词。李煜,仿佛已不再是帝王的身份,而是一位历尽红尘、终得解脱的圣徒。他不是佛圣徒,而是一个真正拥有伟大心灵的天使。公元978年,正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这天,李煜写下了一首词命歌伎弹唱。琴音凄厉悠扬,歌声呜咽如泣。一时传出宫墙,被巡逻的士兵听到,便报告给了宋太宗。太宗大怒,命人给李煜送去了毒酒。李煜那晚虽死,而他的词却成了亘古。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

春花秋月自然是不能够完结的,唯一能够了结的便是对人世的倾恋。昨夜,又起了东风。东风一来,万物娉婷,百草丰茂,李煜的心也被牵萦住了。他在想什么呢?或许是“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滚轻尘”,抑或是“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然而,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心中最思念的,往往也是最痛的。而这愁呢,就如一江春水,奔流不息。这不仅是对生命的惋惜,亦是对人与自然联系的探求。他在探求灵魂最深处的哀愁,又为这哀愁撒下了一层血色的花瓣。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浪淘沙》

窗帘之外,不是细雨蒙蒙,而是磅礴的中雨。水流成股,潺潺挟动。若是再小一点,李煜恐怕就只能听见风声和雷声了。正是在这春日将尽之时,下起了小雨。而这雨,既让他瘦弱的身体无法抵挡寒气,又让他获得暂时的欢愉,因为是在做梦。在下半阙中,他又对自己充满了自责:若非当初冤杀林仁肇,逼死潘佑等人,佞佛远贤,沉溺女色,国家何能速亡?

据《西清诗话》记载,此词写于李煜去世前不久。此时他饱受宋太宗霸占小周后的重重打击,心态崩溃。所以,落花流水,春天倏忽即过。可是他的愁恨仍是“升天入地求之遍”,无法摆脱,无可减免。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破阵子》

975年,家亡国破,姬妾失散,李煜从此走上了降君之路。此时距离祖父建立南唐已过去三十八年。将近四十年的时间,纵然幅员辽阔、沃野千里,既有连承霄汉的凤阁龙楼,又有如烟萝一般笼罩的玉树琼枝。可是李煜他贪恋美色,写出“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这样的淫词艳句。每日笙歌燕舞,不问朝政。他不仅娶了大周后,还与小周后谈情说爱,整日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所以,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他面容憔悴,头发肮脏,渐渐失去了昔日君王的样子。

可能很多人都听过由台湾歌手萧丽珠演唱的那首《山河泪》吧,这首歌之所以被称为经典,一方面是它的词由南唐后主李煜所作,其次便是它那充满豪情悲壮、沉郁顿挫的凄丽之音,让人沉迷其中,不忍卒听。

李煜的大哥弘冀,不像他那般沉溺文学。相反,他热爱权力,并且渴望打仗。他因为急功近利,毒害了自己的皇叔,结果终日惴惴不安,暴死于无名之症。后来李煜这个从来不关心朝廷大事的文人,就被迫成为了皇位继承人。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一代大师王国维先生称李煜的词为“神秀”,王氏评词是从境界上出发的,李煜词能得到他的青睐,因为它真情流露,浑然一体!故而要读懂李煜的词,就必须跳入到他的词境中,体会人与天、地、万物的感情。所以,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李煜这用亡国换来的血泪之词,后世能有几人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