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古人谁最会“撒娇”,诸葛亮一定算鼻祖了,自己高卧隆中,吟唱《梁父吟》,欣赏山水、吟诗作对,常常独自一人撒娇吟诵“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的诗句来表明自己的志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完全对这个世界了如指掌了,请我出山的人为什么迟迟不来?真的等到刘备带着将士、厚礼来请他出山,他却独自待在卧室睡觉,不愿出去接见,刘备连续去请了他三次,才得以见到他的真颜。

诸葛亮的“撒娇”做法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史上最会撒娇的文人”,换了其他人肯定是万万不敢这样做的。诸葛亮之所以敢这样肆无忌惮地“撒娇”,是因为他有比肩管仲、乐毅的才能,再加上刘备爱才如命,所以才造就了这段三顾茅庐的佳话,可是后人很少有人能够看出诸葛亮“撒娇”的秘密,他的“撒娇”是以实力为后盾、以明主为前提,于是孟浩然、柳永、金圣叹等人层出不穷,“撒娇”不成,反被误伤。

柳永,这位北宋著名词人一生不得志郁郁而终,和他的“撒娇”有很大关系。第一次来到京师参加考试就落了榜,沮丧愤激之余,写下了传诵一时的名作《鹤冲天》,其中有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就这“撒娇”的一句话让柳永的仕途人生从此画上了句号。柳永在词中“撒娇”,宣称把金榜虚名换成及时行乐的小饮清唱,要那虚名有何用!就是这样“撒娇”的话还偏偏传到了皇帝宋仁宗耳中。有一次,宋仁宗临轩放榜时想起柳永这首词中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就说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就这样黜落了他。从此,柳永就与仕途无缘了,日夜借酒消愁,流连烟花柳巷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寄托,也算是一桩悲剧了。

唐代大诗人孟浩然也是一个因“撒娇”不成反被误伤的例子,孟浩然很早就对仕途有兴趣,千方百计地想让别人引荐他,有一次孟浩然在好朋友王维的家里做客,突然唐玄宗来拜访,孟浩然吓得慌忙躲避到床下,王维借机就向唐玄宗引荐了孟浩然,唐玄宗看完孟浩然的诗句后觉得孟浩然很有才能,动了重用的念头,于是让孟浩然出来与他相见。

在这决定人生命运的关键时刻,孟浩然不知搭错了哪根神经,也许是见了仰望已久的唐玄宗,也许是长久的不得志而心生对皇帝的怨恨,趁着给皇帝献诗的机会脱口而出“多病故人疏,不才明主弃”,这一说不要紧,惹得皇帝大怒,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于是就再也不理会孟浩然了。

可想而知,孟浩然的仕途之路也被自己的“撒娇”语言阻断,孟浩然说这句话也无非就是撒撒娇,诉说自己这么多年心头不得志的委屈而已,奈何皇帝老儿不解风情,孟浩然没想到自己的表白对象是皇帝,他不可能为了你一个人而去改变,天下才子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的“撒娇”对我无用,很遗憾,可怜的孟浩然想破了脑袋都不明白这一点。

“撒娇”需要技巧,更需要分场合和对象,有的人“撒娇”会换来更多的荣华富贵,而有的人“撒娇”只会让自己断送前程,所以千万不能看到别人“撒娇”了,就去不加辨别的去学着“撒娇”,“撒娇”有风险,“撒娇”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