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的浣花溪畔,是杜甫草堂。草堂四周草木清幽,翠叶吟风、竹笼轻烟,是很多人慕杜甫诗名而前来的去处,尽管在当时,草堂只是杜甫居住的一个简陋小茅屋。

杜甫的一生,似乎一直在与磨难挂钩。“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是他的宿命,明明仕途不顺、前途无望,却又偏逢安史之乱、贼子反叛,在辗转漂泊中活得狼狈而心酸;明明心系苍生,有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宏伟壮志,却只能在小儿饿死的悲剧前唏嘘长叹,感慨“惆怅难再述”。

这般看来,杜甫在成都草堂的那段日子,应该是他后半人生里,难得的幸福时光。

公元759年,杜甫来到成都,在好友严武的帮助下,他盖起了一座茅屋。浣花溪畔,流水潺潺,鸟鸣声声,杜甫在这里度过了四年平静安稳的光阴,并留下了240余首诗篇。而这些诗篇里,有一部分诗歌相当清新优美,活泼自然,这也让我们看到了属于诗圣的那份难得的恬然与欢乐。

一、《绝句.其一》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这是一首小儿能解的五言绝句,也是杜诗里别具风致的明丽篇章。那年春日,杜甫在剑南节度使严武的邀请下回到草堂。蜀地风景如画,杜甫重回草堂,在春日花草清香里漫步,看燕子双飞,鸳鸯酣眠。想必此时此刻,杜甫常年紧锁的眉头,也已经被山水美景吹展开了吧。

二、《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

小径呼朋,春日饮酒,此乃人生一大乐事。在草堂,虽然只有清淡小菜、寡味旧酒,也丝毫不妨碍杜甫和客人的兴致。待杜甫扫好花径,打开蓬门,再把隔壁家的老翁请过来,对着这青山绿水,三个人尽情畅饮,好好尽这浮生之欢。

三、《春夜喜雨》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不见忧国忧民,不见眼泪悲苦,这场下在春夜的细雨,对杜甫来说是喜悦的。这份喜悦,如绿叶里的几朵红花,放在触目皆愁的杜甫诗词里,格外醒目。

那是公元761年,诗人在一个春夜里,感受到细雨的到来。这个夜里,杜甫没有太多的事要想,他只是简单地望着外面忽明忽暗的江火和远处如墨的乌云,想象在明日清晨,一夜春雨后,落花满城该是怎样的诗情画意。

对杜甫来说,如果能一辈子留在草堂,该是怎样幸运的一件事。但偏偏应了那句“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的谶语,在草堂居住近四年后,严武去世,失去依靠的杜甫,只得带着妻子离开成都,继续一路风尘地漂泊,所谓“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杜甫在成都草堂的生活,并非全是欢乐,他亦有一场秋雨袭来后“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的悲辛。但如果没有成都草堂,杜甫又该是怎样一种境遇呢?我们是否还能读到他那些清新活泼的诗?如此说来,能够遇见如严武一般的挚友,遇见风景如画的浣花溪,应该是杜甫不幸人生中难得的幸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