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是李叔同的六个“纷”字,也是他的六个“寂”字,是纷纷扬扬的无可奈何,也是寂寂无言的凄美悲凉;是“惟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泥尘”,也是“何春光长逝不归兮,永绝消息”,是忆起当初和煦春风里的芳菲争妍,也是念起往昔明媚春光中的蓬勃生机。

可奈何,“荣枯不须臾,盛衰有常数”,已是春残,看落红别枝,叹节易时迁,感伤花事的阑珊,也感伤人世的年华易逝……

林花已经凋谢,这大好的春光实在是太过匆匆,狂风几阵,寒雨几点,就只剩下了满地的残红,还有惜花人拭不去的留恋与惋惜,来看李煜的《相见欢》,和他一起,就只穿着单薄的衣衫,在料峭春寒中,做一个无限惋惜的爱花人: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春日里的花,娇艳是幸,亦是不幸;娇艳让其有了不流于世俗的美,也让它们容易凋零。这不,转眼间,林间的红花就不复昨日的灿如云锦,而是被雨水淋湿,惨淡地衰败在地上。花如美人,怨鲜花之零落,就像恨美人之迟暮,遍地雨水打湿的红花,恰似美人颊上胭脂,清泪有痕,楚楚动人。

虽然有花落的遗憾,但好歹还有个怜花人林妹妹,不忍花儿“强于污淖陷渠沟”,而希望它们能够“质本洁来还洁去”。《葬花词》中“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四句,不仅道出了红消香断的原因,还把花儿在朝风暮雨、风刀霜剑无情摧残下的无力和凄楚写了出来,花谢花飞花满天的场景美是美,可“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落花带来的是愁,是苦,是伤怀。

落花纷扬中,一人独自彳亍,微风细雨里,燕子双双戏舞。一个人正在凄清惆怅,燕子却成双成对惹人艳羡,心中泛起无限春恨,春日里的怅惋又岂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不过是此时又产生了这恼人的情思罢了,那一个呢喃着《临江仙》的晏几道,在落花时节又念起了心中人: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更深夜静,梦回楼台,只见朱红色的大门紧紧地闭着,见不到想着的人。宿醉后醒来,帘幕重重叠叠地低垂着,恍恍惚惚,似是仍在梦中。一人独立,看落花轻扬,看有燕成双,抑制不住春恨泛滥,追忆当年初见时,琵琶声中诉相思。

落花点点中,有宋代朱淑真的“愿教青帝常为主,莫遣纷纷点翠苔”,风雨嫉妒花儿的艳丽,无时无刻不在催促鲜花凋谢,因而诗人恨不得让天上掌管春天的神为百花做主,不要让娇花落到青苔上。落花点点中,有王安石的“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在清幽的“北陂”,一汪春水环绕落英缤纷的杏林,花儿妖娆,影也妖娆,各占春色几分,春风拂过,如同飞雪漫天,可就算是凋零了,也不愿像南陌杏花一样落在路上,碾作尘土。落花点点中,有苏轼的“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这一个在东栏惆怅的苏子,这一株冰清玉洁的“一株雪”,柳絮在飘,梨花在落,不禁悲凉,人生又能有几次清明呢?

别离后,梨花落尽,月亮已在西方,心中知晓对于世事变迁是无可奈何的,可还要勉强说上一声后会有期,万一再次相见,岂不美哉?纳兰性德在《采桑子》中把一个饱受离别苦楚、殷殷期待着重逢的可怜人儿形象刻画得极为生动: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直到如今,才知道当初的自己错了,心下戚戚然,满是迷乱。红烛默默流泪,泪眼朦胧里,满眼春风,可却看到物是人非,可人力面对无常的世事又能如何,强颜欢笑,约定下次欢喜的相见。梨花疏疏落落的绰约花影中,有人抬手,让梨花落入手心,好似握住了心中人熟悉的淡香一缕。

龚自珍偶然间找到了一包花瓣,在包裹花瓣的纸面上,还用小楷细致地书写着辛弃疾“更能消几番风雨”的文字,认真辨别,花瓣应该是京师悯忠寺的海棠花,而文字则是出自于他自己之手,忍不住从名花的飘摇零落联想到了自身多年来的漂泊沉浮,悲从中来,不能自已,泫然得句:

人天无据,被侬留得香魂住。如梦如烟,枝上花开又十年!

十年千里,风痕雨点斓斑里。莫怪怜他,身世依然是落花。

人心难以揣测,天意难以估摸,这些都是变化无常的,可没想到,他还能无意中找到保存了十多年的花瓣,迷离中,树上的花又开了十年。十年中,他四处奔波,历经沧桑,可转眼到现在,盛况难再,年华已逝,还不是像落花一样漂泊无定!海棠花开,层层叠叠,几多风流,几多烂漫,可名花如此,还是会在春风春雨中惨淡零落,甚至被众人碾踏,正是天意无常。

看到落花,想到古人们的悲切与伤怀,想到光阴的流转与世事的无常,想到曾经逝去的一点一滴的美好,忍不住喟叹,“落花是飘在风里的一首诗,无声却叫人心动”,或许咱们不能明白它的心思,可却在脑海里留下了它最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