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纷纷扰扰中猛然回首,被木心的《从前慢》触动心弦,寥寥几个生活场景,就已经是不可触及的美好。

想起年少时诚诚恳恳的交流,“说一句,是一句”,语言不是武器,而是人与人之间脉脉的情感交汇。清早上去赶火车,街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周围全是寂静的黑暗,可卖豆浆的小店一道微黄的灯光,一缕氤氲的热气就能把人整个心都给暖到。

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事,莫过于余生过上一种慢生活。和陶渊明一同在南山之下,种豆饮酒,采菊东篱;和唐寅一起在灼灼的桃花之中,折桃换酒,花下醉眠;和李白相约洞庭湖,停船买酒,且赊月色。

我羡慕王建《雨过山村》中那些个相约一起去选蚕种的妇人们,也羡慕偶过山村闲适悠然可以发现生活中美好的王建: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

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看中庭栀子花。 

雨淅淅沥沥的,隐约传来几声鸡鸣,远处依稀几户人家。一条清澈的小溪流,周围是长势喜人的翠竹,去村子的这条路上,有一条斜横着的板桥。注意到婆媳相互招呼着要去选蚕种,院子中栀子花开,随风摇曳。有时间,有心情,可以闲看栀子花,可以认真地描绘自己所看到的世界的面貌,不需要急匆匆地赶路,也没有令人烦心的各种事,这才是生活的本味。

我羡慕王维《鸟鸣涧》中那慢悠悠飘下的桂花几朵,那无比丰盈却静默无言的春山一处,那皎洁的月,那可爱的山中栖鸟,那缓缓流淌的涧水淙淙: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在这寂静的山谷之中,诗人是放松的,“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山间清风,眼前明月,无声飘落的点点桂花,既落在了万籁俱寂的山谷中,也落在了悄无人声的夜色弥漫中,更重要的是,落在了诗人娴静的内心之中。选择一段时光,去逃离,去独处,去静听花开花落的声音。

我羡慕欧阳修《生查子》中那一场风花雪月的约会,明月皎皎,垂柳依依,两只握着的手,一双脉脉对视着的眼,风光正好,人也正好: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元宵之夜,花灯如昼,佳人相约。元宵夜的热闹喧腾让人喜,花市上的火树银花让人喜,爱着的那个人的相约让人喜,等到黄昏之后,月亮爬上了柳梢头,这便是两人约着见面的时候。而等待见面的这一段时光,任凭心中的忐忑、期盼、喜悦肆意生长,心中情意更浓。

我艳羡古人在馥郁茶香四溢中品味人生,“俗客不来山鸟散,呼童汲水煮新茶”,品茗是一件雅事,甘冽的山泉水,刚采的茶叶,一颗宁静的心,方为茶之味。“谷雨乍过茶事好,鼎汤初沸有朋来”,谷雨时节采制的春茶品质极好,刚刚把煮茶的水给烧开,就有友人来访,正好一同分享这二春茶的滋味。喝茶这件事是古人的日常,那个“静坐啜茶香”的高简写的是焙茶之香,正值四月,山家处处忙,隔着墙都能闻到邻居家里烘焙茶叶的香味,“幽人静坐闲无事,但觉山中夏日长”。

我也艳羡古人小酌几杯的怡情与惬意,“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雪飞风寒,暮色苍茫,备好了烫酒的小火炉,酿好了香气扑鼻的美酒,约好朋友来喝酒叙旧,实为人间乐事。“酒引眼前兴,诗留身后名。闲倾三数酌,醉咏十馀声”,喝酒尽兴,写诗留名,闲暇之时,小酌几杯,醉意朦胧,吟诗几句,潇洒自在。“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在山中和好朋友对酌,周围的花开得正灿烂,良辰美景,喝了一杯又一杯,这是李白的谪仙人作派。“与君踏月寻花。玉人双捧流霞。吸尽杯中花月,仙风相送还家”,踏碎一地的月光,寻花,饮尽杯中的月色、豪肠。醉后,有美人捧着流霞,有仙风送其还家,这是宋代毛滂的饮酒之趣。

喝茶也好,饮酒也罢,文人雅士能从中得到自己的体悟,山野村夫也能从中得到自己的乐趣,关键是要有一份闲适的心境。对于闲适心境的最好注解,我认为应当是南宋诗人杨万里的“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二句,日长人倦,午睡醒来,百无聊赖,看小孩子们捉空中纷扬的柳絮也是妙趣横生。心中没有挂碍,这才是闲适;因为有闲适,才能过上悠悠然的慢生活。

在《从前慢》中,最喜欢的是这几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就连太阳光都变得慢悠悠的,车是慢的,马是慢的,心也是慢的,惟愿你我能够余生数年,悠悠然过着一种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