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乐山,渔者乐水。每一个钓鱼人的心中都藏着一片江湖!也许是丛林深处的小溪大江,亦或是远离喧嚣的一亩方塘;也许是山清水秀的世外湖库,亦或是碧波浩渺的大海茫茫!”这是游钓中国第三季片头,对于真正的渔者来说,不管在哪里,不管多艰难,只要有水,就有一处心灵的栖所。

实话说,我没条件接触钓鱼这项活动,也就是既不会钓鱼,也不懂得持竿静静等上数个小时的趣味何在。可不经意间读到了唐代柳宗元的《江雪》一诗: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不是一座山,而是所能接触到的所有山上的鸟儿都飞走了,也不是一条路,而是所有的小径上都没有人走过的踪迹,空荡荡的冷寂。无论看到这番景象的是那个在画面中心披戴着蓑笠的老翁,还是失意沦落的柳宗元,都是无边的寂寞,极致的孤独。江面上孤零零一条小船,小船上孤零零一个渔翁,雪落江面,本应融化,可现在却是覆盖在了寒冷的水面上。如此天寒地冻,本不适合渔钓,可“蓑笠翁”在钓什么呢?似乎完全是无意义的。

于是乎,为了寻找答案,我在浩大的诗词海洋中找到了“渔父”这一意象,来源于屈子抱石投江时遇到的那个唱着“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渔父,或许会加以引申,但总归都有着豁达淡泊的通透,看高适的《渔父歌》,浑然不似个尘世里的人物:

曲岸深潭一山叟,驻眼看钩不移手。世人欲得知姓名,良久问他不开口。

笋皮笠子荷叶衣,心无所营守钓矶。料得孤舟无定止,日暮持竿何处归。

戴着笋皮做的斗笠,穿着荷叶裁的蓑衣,不汲汲于世事,在深山的一处水潭间就能满足,专心致志地看着鱼钩移不开眼,为了钓到鱼手稳稳地丝毫不动。问问他姓名吧,等了许久也不见回答,大概他也没个固定的地方落脚,入夜了还不知道往哪里停呢!可世上找不到安心之所的人何其之多,怎地偏偏这个无处安身的渔父却有地方安心呢?

李煜的《渔父词》,把渔父简单朴素的生活描写了出来,当然也对渔父找到心灵栖息地有着阐述: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盈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浪花为渔父卷起了如雪的千层浪,桃树李树静默无言排成一队送上春意融融。携美酒一壶,带鱼竿一根,逍遥自在无牵无挂,这样简单的快活世上有几个人能得到呢?迎着春风,坐着小船,拿着一根蚕丝和一个鱼钩飘飘悠悠。眼前是水中小洲繁花似锦,手上是普通瓦杯美酒将溢,在宽阔的水面、在一个接一个的浪花中体会到了真正的自由,这样的悠然自得,可不就符合渔父“众醉独醒”的品性嘛!

这个让心灵在一竿一舟中自由飞翔的“渔父”是答案吗?似乎是,可又差着几分意思,继续寻找,我看到了西塞山前一群自由翱翔的白鹭,视线下移,桃花落满了江水,水中一条条肥美的鳜鱼,也就是张志和一首《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水以山为面,以亭榭为眉目,以渔钓为精神。故水得山而媚,得亭榭而明快,得渔钓而旷落”,西塞山使得这处桃花流水更为秀媚,而欢快游着的鳜鱼和那个钓鱼的人,则使得水更为生动。斜风细雨中,老翁戴着青色的箬笠,披着绿色的蓑衣还不回家,是专注于渔钓,还是沉醉于无限的春光不忍离去呢?可我们能体会到老翁的闲适,任它一蓑烟雨,仍是从容不迫地捕鱼。

这种闲适悠然之感还被陆游提过:

懒向青门学种瓜,只将渔钓送年华。双双新燕飞春岸,片片轻鸥落晚沙。

歌缥缈,舻呕哑,酒如清露鲊如花。逢人问道归何处,笑指船儿此是家。

不想学习耕种那就选择渔钓,这是一种自由。而选择渔钓的原因也很简单,春天的岸边看得到燕子双双飞,也有傍晚沙滩上休憩的白鸥,唱着渔歌摇着船,喝着小酒吃着鱼,这不比守着一块地来的快活吗?见到人就问问往哪里走,要不要坐船,还能开玩笑地告诉别人自己的家就是这条小船。

在《瓦尔登湖》一书中写着:再没有比自由地欣赏广阔的地平线更幸福的事情了。独自一人,静坐湖边,看水天相接,那种感觉真的多么美妙。这些过着闲适生活的以江海为家的渔钓者们是否正在追求这份幸福呢?渔人是甜,亦是苦。甜的是把身体放逐到水上,把心灵安置在自由中,苦的是生存,是危险: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

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来来往往过江的人喜欢鲈鱼的味道鲜美,但为了捉到这一条餐桌上满足口腹之欲的鱼,打鱼的人要驾着小船和大风大浪搏斗,实在不易。拿着鱼竿钓“寒江雪”“一江秋”,这是生活趣味;拿着渔网捕维持生计的鱼,这是生活的压力,“卖得鲜鱼二百钱”,开心地生活做饭,烧着难以点着的湿苇草,想生火还得晒晒才行。细细体会,这才是被生活的鸡毛蒜皮紧紧包围着的我们的常态啊!

看看生活平静的水面,有着一根钓竿也好,扬着一张渔网也好,闲适也好,苟且也罢,在等鱼的这个漫长的过程中,耐住性子,学会豁达,才为“钓者”。

“那水静静的,星月就在水里,鱼儿就在天上,他坐在这天上地下,盯着那浮子,浮子不动,人也不动,思想已经沉在水里了”,静悄悄地,愿咱们都能成为一个快活而通透的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