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6日,一则台北故宫将唐代颜真卿《祭侄文稿》借给日本展出的消息引发两岸同胞批评。事已至此,挽回不及,除了对“台毒”势力的痛恨,颜真卿这个名字也再次进入社会公众的谈论中。

为什么这件事情能引起这么大的讨论呢?首先,我们要从颜真卿这个名字说起。

颜真卿,唐朝名臣,我国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我们从小在学习书法的时候,都必备一本颜真卿体的书法范本来临摹学习。

“颜筋柳骨”,这是我们在历史书上第一次见到颜真卿这个名字时,书中对颜真卿的初次介绍。颜真卿从小就学习褚遂良的笔法,后来又拜师张旭,学习了张旭的笔法。在学有所成之后,在褚遂良、张旭的笔法之上,自己又多加苦练磨砺,写出了“颜体”楷书。颜体楷书直至现在仍然影响着我国国人的写字笔法,是我们宝贵的历史遗产。颜真卿也与赵孟頫、柳公权、欧阳询四人,被后世并称为“楷书四大家”。除此之外,因王羲之已被尊称为书圣,便有人将颜真卿称为“书圣之下第一人”。

这种名人的作品,自然是极其珍贵,堪称“国宝”。台北故宫却将她送去日本展览,这既伤害了我们的民族感情,也打击了我们一直以来对颜真卿作品这等历史文物的保护意义。除了是颜真卿的作品外,这篇《祭侄文稿》内容本身也非常具有历史纪念意义。说到《祭侄文稿》,就要提到颜真卿家族的英勇往事。

颜真卿虽是文臣,但也有将才。在大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之时,颜真卿时任平原太守。当时河北多地官军在叛军围攻之下均纷纷瓦解,数万百姓被迫流离失所。而颜真卿守着平原郡,与其驻守常山郡的兄长颜杲卿不畏强敌,联手奋起反抗叛军,组织义军帮助朝廷牵制住了不少的敌军力量。为了帮助父亲和叔父相互联系、遥相呼应,在平叛时颜真卿的侄子颜季明便做了通信官,在两军之间充当联络员。不料第二年,叛军攻势加剧,颜真卿的侄子颜季明被叛军活捉斩首,颜真卿的兄长驻守的常山郡也被叛军史思明攻陷,颜氏一门30余口被叛军杀害,尸骨都无法捡回。

几年后,颜真卿终于得到机会派人到当时的战场寻找兄长和侄子的遗骸。时日久远,最后只找到侄子颜季明的头骨和兄长的部分尸骨。在这种悲伤的心情之下,颜真卿情绪起伏跌宕写出《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详细地叙述了颜真卿兄长与侄子的生前往事,悲愤地咒骂了叛军的残忍贪婪。文由情生,书法也由情生,在情感变化之时,颜真卿的措辞在变化,笔法也在变化。这部作品,既为我们描述了唐时安史之乱的真实场景,再现了唐时的历史情境,也为我们的书法研究提供了一个范本。

不管从出身还是内容上,这都是一篇名副其实的国宝啊。《祭侄文稿》既显示了颜真卿的书法功力,将“颜体”的精髓展现了出来,也是我们用来学习忠贞、坚韧、不畏强敌、亲友孝悌的古典名篇。

颜真卿的魅力也不只在书法,他在家国危难之时挺身而出,与家庭一起奋起组织义军的英勇事迹也是我们当今中华复兴热血男儿所应学习的优秀榜样,他的家庭为家国存亡所付出的牺牲也值得我们铭记以彰显我们中华民族传统的忠孝美德。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颜真卿用事实告诉世人:有热血即是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