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照相机的时代,画作是最直观、最清晰记录当下的珍贵材料,星移斗转,时隔几千年,现在的历史研究者还在古代画作上寻找着历史的足迹。从古代流传下来的画作有很多,但是能担得起传世名画的有哪些呢?

第一幅当属东晋著名画师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它以曹植的《洛神赋》为蓝本,画出了原赋中的多篇故事,每个故事情节独立,但是又有融会贯通之处,画中的洛水女神临波而来,深得曹植“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美态。可惜的是,这幅绢本长卷在辗转中渐渐失传,现在存世的只是被分割成四个部分的宋代摹本,分别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二件)、辽宁省博物馆和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第二幅是入选高中历史课本的唐代名画《步辇图》,作者是深受唐太宗倚重的宫廷画师阎立本,而这幅画所展现的就是就是唐太宗坐在步辇上接见吐蕃使臣禄东赞的场景,画面之上,唐太宗在一众侍女的环绕中,目光深邃,神情庄重,充分展露出盛唐一代明君的风范与威仪,这幅画在构图调色上也被历来书画鉴定大师称赞不已。值得一提的是,在接见禄东赞之后,唐太宗便令文成公主进藏和亲了。

第三幅成画也是在唐代,在文化相对开放的背景之下,随即应运而生了这样画作集《唐宫仕女图》,唐代仕女画以其端庄华丽,雍容典雅著称,其中最杰出的代表莫过于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捣练图》和周昉的《簪花仕女图》、《挥扇仕女图》以及晚唐的《宫乐图》。这些画作中的女子姿态各异、惟妙惟肖,是现代研究唐代女子妆容和服饰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

第四幅画主角是五头牛,它们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它是少数几件唐代传世纸绢画作品真迹之一,是现存最古老的纸本中国画,在这幅不大的画作之上有赵构、赵孟頫、孙弘、项元汴、弘历、金农等十四家题记,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似乎显得作者韩滉都渺小了,但是却不是真的渺小,是画师赋予了“五头牛”灵魂,使得他们得以活跃于纸上,传达了唐代画牛所达到的最高水平。

第五幅画《韩熙载夜宴图》也多次展出,这幅图展示的是五代南唐时期大臣韩熙载家中设夜宴载歌行乐的场面,作者是顾闳中。据《宣和画谱》卷七记载,此画是顾闳中奉后主李煜之命,与周文矩、高太冲潜入韩熙载的府第,窥其放浪的夜生活,仅凭目识心记,所绘成。图中所绘的场景极其生动、高度还原,堪比人肉相机之外,却又平添了些艺术家的奇妙和浪漫色彩。

第六幅画作来自北宋时期,人文山水画在书画皇帝宋徽宗的推动下,得到迅速发展,其中以《千里江山图》为杰出代表。这幅画的作者王希孟是一位年仅十七岁的宫廷画师,在宋徽宗亲自指导下,他运用矿物颜料画出了将近12米的山水长卷,欧阳修曾经说过,“萧条淡泊,此难画之意,画者得之,览者未必识也。故飞走迟速,意浅之物易见,而闲和严静,趣远之心难形。”,这样的意境在这幅画中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第七幅画是知名度甚高的《清明上河图》,为北宋风俗画,是北宋画家张择端仅见的存世精品。作品以长卷形式,采用散点透视构图法,生动展现了北宋都城汴梁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是北宋时期都城汴京当年繁荣的见证,也是北宋城市经济情况的写照。在5米的画卷中有1643人,每一个人穿衣打扮,甚至表情和动作都清晰可见,在方寸之间展示出不平凡的意义。

第八幅画为元代的《富春山居图》,是画家黄公望为师弟郑樗(无用师)所绘,1350年绘制完成,后几经易手,并因“焚画殉葬”而身首两段,前半卷为剩山图,现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馆后半卷为无用师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全图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画面用墨淡雅,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当,墨色浓淡干湿并用,极富于变化。《富春山居图》在历史沧桑变化中几经波折,直到现在还分居两地,让人不禁伤怀。

第九幅是由明代画家仇英所绘的《汉宫春晓图》,用手卷的形式描述初春时节宫闱之中的日常琐事:妆扮、浇灌、折枝、插花等,画后妃、皇子、画师等一百一十五人,个个衣着鲜丽,姿态各异,既无所事事又忙忙碌碌,全画构景繁复,用笔清劲而赋色妍雅,林木、奇石与华丽的宫阙穿插掩映,铺陈出宛如仙境般的瑰丽景象。显示了画家过人的观察能力与精湛的写实功力。其中的人物穿戴的都是唐以来衣饰,取名汉宫,只是当时对宫室的泛指。

第十幅图的画风似乎和传统的中国古画风格迥异,这幅画是由清朝时期传奇的意大利画师郎世宁所绘,其图共绘有100匹骏马,姿势各异,或立、或奔、或跪、或卧,可谓画尽骏马之态,并且他融合了中西方绘画所长,不仅充分展现了欧洲明暗画法的特色,使马匹的立体感十分强,而且在背景山水中运用了传统中国画的手法,注重写意,看上去淡然大气,不抢景,但却必不可少。

这十幅传世的名画,穿过漫长岁月,来到人们身边,它们有的惨遭焚毁,有的遗失散轶,有的分隔两地,再历经了诸多波折后,串起了一整个古代文化和浪漫,从东晋到盛唐,再从北宋到清代,既是绘画的演变,也是人们心灵的变革,既是手法的改良,也是时代思想的进步,它们就像无声的宝藏,等着更多的人去探索、去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