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话,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语言,是一颗热情跳动的心脏,在诉说着相见时的深深爱慕,或是分离时的依依难舍。而当情话被镶在了诗词中,热情不褪,却多了些许绵绵长长的味道,让人在翻开诗卷的时候,总能轻嗅到那些古老爱情的味道,那么馥郁、芬芳。


 一、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诗经·郑风·子衿》

先秦时期的爱情,就像长在陌上的萋萋绿草,沐着千年前的风霜雨露,无拘无束且恣意地生长,在古老的文字里开出绚烂的情花,张扬而美丽。《诗经》中这个女子,思念心上人的时候,这样吟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这是一句真情大胆的发问:青青的是你的衣领,悠悠的是我的心意。我不来找你,你就这样和我断绝音信吗?一个为爱彷徨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就连他青青的衣领,青青的佩带,都撩拨着自己的一情一思。少女站在高高的城楼上,眺望着,徘徊着,那等待心上人的滋味,真的是“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二、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愉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苏武《留别妻》

年少时读苏武,只知道他对国家的忠贞,直到读到这首《留别妻》,才知道苏武对妻子一样情意深重。那个分别之夜,夜凉如水,星辰寥落,一切都那么安静,但对苏武和他的妻子来说,一切却又如此沉重、忧伤。长夜漫漫,苏武望着门外凄清的暮色,紧紧握住妻子的双手,想要说什么,却是无语凝噎。

所有的思念,都写在一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里:一别两茫茫,此后山长水阔,音书难寄,但你要知道,如果我能活着,我就会回到你身边;倘若我在那死去,我对你的相思,亦不会减去半分。

三、

车遥遥,马憧憧。

君游东山东复东,安得奋飞逐西风。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月暂晦,星常明。

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范成大《车遥遥》

一直很喜欢这句“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这份纯净的爱恋,像是在玉壶里的一片冰心,玲珑剔透;也像夜空里流霜的月色,纯洁无瑕。男子周游东山,策马扬鞭,女子心似西风,“山一程水一程”地要追逐男子而去。但空间禁锢限制女子的步伐,女子只能登上高楼,望着夜空皎洁的月色和疏疏点点的星光,感慨“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月有阴晴圆缺,但执拗的星愿意等待,等待十五的夜晚,月光和星光在银河里盈盈如水,交相辉映。就像女子,在如水的光阴里等待心上人,直到他打马归来,然后两人在有月有星辰的夜里,共话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