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类人群,他们不再受到单一的职业或身份的束缚,而拥有着一种更自主、更多元、更有趣的生活方式,他们是斜杠青年。这个概念是近几年火起来的,可在距今几千多年的唐朝,就有那么一个人已然活成了这个样子。他是诗人,是剑客,是经商奇才,还是当时热度最高的旅游博主。他,就是李白,那个被余光中誉为“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李白。

可他令人折腰的魅力,不仅仅只集中在文章上。或许这样说更为恰当,他的魅力还和自由洒脱的生活有关系,而他的这种“放荡不羁爱自由”也是通过作品为我们所知的。他在长安写出来的作品再怎么好,总带着一种笼中鸟的无奈;可在外面游历大好河山时,他从容不迫,甚至有了一种吞吐天地的豪气。

当时很少有人敢像他这样做,只有那一小撮人,而他就是这一小撮人中最招眼的崽。他随心所欲做自己,他有无双的才华傍身,他活成了人们想活却没能活成的模样,所以,他成了偶像,成为了大唐最知名的旅游博主。

别人写山水大多着眼于细节,用心勾勒着景物的模样;可他不,他写出了自己的风格,在诗作中挥毫泼墨地展现出了山水的气势,给每一篇推文都打上了鲜明的个人色彩。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干净利落地写明时间地点,然后着眼点就放在了“还”上,不是慢慢悠悠的回,而是归心似箭、一日千里。真爱粉就会关心自己爱豆,去挖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李白情绪波动这么大,这也是博主宠粉的一种方法吧。也就是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粉丝,被流放夜郎的途中遇赦,马上就从白帝城乘舟回江陵,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李白的个性签名是“浪迹天下,以诗酒自适”,在他寻访名山胜水的过程中,到过蜀中,游过黄河,走过江淮,踏过浙江,他和自然亲密接触的过程,也是他自身的成长过程。他博客上的文章质量越来越高,下面嗷嗷叫的小粉丝越来越多,他也越活越肆意潇洒。

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这边他游玩谢眺楼还在感慨秋景,转而在饯别时就逸兴勃发“欲上青天览明月”,桀骜不驯地要“明朝散发弄扁舟”;这边还在“起坐鱼鸟间,动摇山水影。岩中响自合,溪里言弥静”做着小清新,转而就拍桌子不高兴地怼着“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敢爱敢恨的鲜明性格使他收获了一大批路人粉,真正让他长期稳定发展着的还是那一杆才华横溢的笔,粉丝爱的也是他高质高量的更新。奇妙的想象力和无与伦比的创造力使得他在一众网红中鹤立鸡群,写庐山瀑布把红的、紫的、白的颜色一一晕染开,然后突然起势“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用夸张的手法来表达自己看到庐山瀑布后的真切感受,让我们从文字中就能感觉到瀑布奔腾的力量感。

再说他写山,那一座天姥山被他写得宏伟壮观,简直要与五岳试比高!现实与梦境的交叉融合,变化莫测的种种图景,让人叹服。“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到底是诗人从哪个角度来看的?“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仙人的聚会,李白也在场,这不含蓄表明了他谪仙人的身份吗?梦境再如何美好奇幻,咱们的李白最后还是回到了现实中,用一句“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的人生感慨把格调拔高,用开阔的胸襟和豪迈的气魄来树立起自己积极向上的形象,更是博得人们大把的好感。

作为一个旅游博主,只写景物是吸不住粉的,可李白又觉得写吃喝烟火气太重,和自己仙气飘飘的形象不符,所以就打出了感情牌,把和朋友一起玩儿的事写了出来:

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

也免不了有蹭岳阳楼这个知名景点热度的嫌疑,可李白的博文写的太好了,谁还在乎这些呢?

登高望远,人生大幸,岳阳楼上,万千景色尽收眼底,再看江水浩浩汤汤,洞庭湖烟波浩渺。运用侧面渲染的手法,不见写楼高而楼高自见。看到大雁南飞为一愁,看到团圆之月为一喜,心中有情,万物皆有情。一下子就克制不住情绪,醉眼朦胧间因为自己在天上云间饮酒作乐,兴致勃勃。可凉风习习,衣襟纷飞,豪情逸致还在,只不过人醒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和好朋友在一起游玩饮酒差点失态,这又是一波重情重义的吸粉操作。不得不说,像李白这样既有颜值,又有才华,性格很讨人喜欢的文人在当时的确不多见,也难怪他能够成功作为大唐的名片、一个众人皆知的旅游博主而风生水起了。不多说了,我要去翻李白大大以前的博客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