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时节,几场细雨过后,天渐渐暖和起来,临安城外的乡间小路两旁,各色各样的野花已经次第开放,苏轼近来得闲到这附近逛逛,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他边走边听,当地老百姓似乎在唱着什么民歌,他忙叫住过路的一位老人家询问。老人家告诉他,这首民歌说的是吴越王和他的妃子吴氏的故事,苏轼不禁莞尔,他这次到杭州任通判,听多了关于钱镠的故事,他崇拜这个勇猛、果敢的人,但他实在想不出钱镠和他的妃子之间能有什么样的故事?

西湖边上有一处名胜古迹唤作“钱王祠”,很多人都以为那是因为这个地方曾经有“钱塘”这么一个旧称,所以守护这里的王,理应被称为钱王,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钱王指的是五代十国时期,曾经在江浙一代称王的“吴越王”钱镠。

在五代十国的混乱之中,钱镠从一个小地痞不断地成长起来,终于成为镇守一方的军阀,一度和已经统一北方的宋朝廷分庭抗礼。作为一介武人,钱镠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是他不仅治军严明,而且对自己要求非常严苛,他始终不忘吴越处境的危险,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甚至用小圆木制成枕头,熟睡时头稍微一动就落枕而醒,称为“警枕”。

这样一个人,却对自己的妻子有着无限的柔情。在没有成为吴越王之前,钱镠就娶了临安乡下的一名女子吴氏,后来钱镠富贵显达了,却并没有忘记糟糠之妻,吴氏随即被立为王后。但是,长期烦闷的宫廷生活让她十分想念家人,钱镠看出了爱人的心思,容许她每年春季都可以回临安老家探望,看过《红楼梦》中“元妃省亲”的读者都知道,妃子回娘家的规矩是非常繁琐的,而钱镠对于吴氏,却给予了她难以想象的尊重和宽容。

这一年春暖花开,吴氏又一次回到了乡下老家,并且一待就是好多天,钱镠在处理政事之余,到西湖畔走走,正百无聊赖间,忽然瞥见几朵野花已经迎着春风盛开了,他不禁十分思念自己的妻子,那个姿色普通却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女子,此时此刻,在遥远的临安,应该也可以看到乡间的野花吧?他心下一动,写了字条,命侍从给吴氏送去。

宫中特使骑着快马风尘仆仆而来,吴氏满腹疑惑地接过那张字条,轻轻展开,一行小字入眼而来: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寥寥九字,似淡淡花香淡淡哀愁,四下弥漫开来,让吴氏微微熏醉,那个她牵挂的人啊,竟然也是这样牵挂着她,这大抵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爱情了。当然她也听出了隐藏在这封短短的情书后面的殷殷催促,吴氏整顿好自己的衣装,准备返回爱人身边了。

苏轼从那一百年前的故事中,悠悠然回神,他似在回味那种美好浪漫,但不知怎地,胸中又立马涌上另一种情感,大概是因为他知道吴越国最终被灭,历史的车轮正滚滚向前,他拿起手中的笔,想要一吐畅快,一连作了三首《陌上花》:

其一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

其二

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軿来。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回。

其三

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已作迟迟君去鲁,犹教缓缓妾还家。

苏轼的叠字用得音律和谐、温馨隽永,陌上繁花年年盛开,引来蝴蝶,引来游人,然而眼前美景未变,江山还是那片江山,但是这片土地上的人已经换了好几茬,那陌上花开的民歌还在口耳相传,但那故事中的主人公们早已身影模糊、随风沙远去了,怎不令人伤怀?

这好比“宫女如花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的无奈,又好比“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苍凉,更仿佛“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彷徨,那些锦绣过往,怎么一转眼便消失了呢?多少富贵,多少风流,随着世事变迁,土崩瓦解,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越曾繁华越寂寞”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人世荣华富贵,虚名浮利,过眼云烟,皆如那草头露、陌上花,转眼即消逝凋谢不见;而死后所留下的美好名声,也全如那小径旁的花朵,很快就会凋残枯败,所以何必去贪恋呢?

苏轼便是这样的潇洒旷达,在唯美的爱情故事中,却能看出别样的开阔来。于他而言,奢侈华丽的物质根本不算什么,他更偏爱的是游走乡间,感受山水美景,倾听故事或者与人闲谈,把收集来的素材,写成诗,写成词,写成洋洋洒洒的文章,那才是最令人舒心不过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