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代文学界,有这么一群“婉约派”人物,他们眼里有诗意,笔底多烟霞;他们的词作,或清新秀丽,或绵邈深情,或愁肠百转……这些词作,在成全了他们名气的同时,还意外地赠予了他们本人独特的“雅号”。倘若你对他们感到好奇,不如就和我一起去看看,看看他们究竟是哪些人。

1. 红杏尚书——宋祁

因一首词而获得一个雅号的人物,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的,就是北宋的宋祁。宋祁最为人称道的作品,当属《玉楼春》: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玉楼春》是一首名作,尤其是其中的“红杏枝头春意闹”这一句,简单的一个“闹”字,化静为动,将春日红杏的妖娆明媚与生机勃勃描摹得有声有色,遂成不可多得的佳句。与此同时,因为宋祁时任尚书郎,所以人们亲切地称他为“红杏尚书”。

2. 张三中、张三影——张先

张先善写清丽纤巧之词,是个心思细腻,多愁善感的人儿。他的那句“奈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成全了一个“张三中”的雅号。不过,在张先本人眼里,他更愿意被称为“张三影”,因为张先自己最得意的三首词里就有三个“影”,分别是“云破月来花弄影”(《天仙子》)、“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归朝欢》)和“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剪牡丹》)。这三首含“影”之作,描摹了花影的朦胧美和动态美,十分婉约静谧。

3. 山抹微云君——秦观

秦观和晏几道的词,以伤感、深沉著称,故后人有云:“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秦观的一首词曰《满庭芳》,同样是哀婉深沉之作,但有意思的是,因为这首词,秦观被老师苏东坡冠上了“山抹微云君”之号。我们且看《满庭芳》上阕: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词的开头两句“山抹微云,天连衰草”,便成警语,“抹”和“连”字,刻画了浮云粘天、天接芳草之旷远萧瑟,仅仅八个字,就透发全词的情怀,可谓韵味无限。世人读之,都不免连连赞叹。后来,还有一个关于“山抹微云君”的小插曲:秦观的女婿范温有一天赴一富贵人家的宴会,在会席上,范温因为被歌女冷落在旁,显得有几分拘谨。酒过数巡之后,有人问范温尊姓大名,范温回答:“某乃‘山抹微云’女婿也”。众人皆大笑,遂与之攀谈,范温也不复寂寞。

4. 贺梅子——贺铸

对于贺铸的代表作《青玉案》,想必很多人都耳熟能详,尤其是那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贺铸用一连串比喻,把愁比作萋萋蔓延的芳草、满城纷飞的柳絮、黄梅时节的绵绵细雨,可见其“愁”之深、之广、之多。这番愁绪,怕也只有秦观的“飞红万点愁如海”,才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吧。后来黄庭坚读到《青玉案》,认为词作里一直愁绪满怀的秦观终于有了知音,便写了一首诗送给贺铸:

少游醉卧古藤下,谁与愁眉唱一杯。

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

也许秦观和贺铸可以好好较量一番,看看到底谁能更胜一“愁”。

当然,因词作而被冠以雅号的人物,远不止这四位,比如还有“露花倒影柳屯田”柳永、“张孤雁”张炎等等。后人都说,宋朝是一个风雅的朝代,从这些有趣的雅号里,我们就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