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朝阳,登上曲阜城高耸的大庭库,四下了望,周围灾变的气氛浓厚。
火起的地方已经分辨不出那是陈国那是郑国,烟浓得把邹国和鲁国都混淆不清。
我来这里寻找梓慎,那位鲁国最杰出的预言家,请教请教如何静默,得与苍天一体,以预测未来的命运。
但是,只看到北风吹着古老的松树,松针发出的声音好象弹奏着五弦琴。
皇帝梦终于破灭,山川充满的是后人的叹息声声。
大庭库

朝登大庭库,云物何苍然。
莫辨陈郑火,空霾邹鲁烟。
我来寻梓慎,观化入寥天。
古木朔气多,松风如五弦。
帝图终冥没,叹息满山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