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曲巷深处有隐士深宅,高门广庭就是高人家。
院里池塘如明亮的铜镜,树林怒放各色花卉,使人心颜顿开。
绿水荡漾留下春日倒影,青色轩窗秘密珍藏妩媚的晚霞。
若就宅中乐队而言,石崇的金谷也不值得夸耀。

注释
1。照胆镜,用《西京杂记》咸阳方镜事。借言池水之清,照人若镜也。
2。《五灯会元》: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
3。石崇《金谷诗叙》:“予以元康六年,从太仆卿出为使持节监青、徐诸军事,征虏将军,有别庐在河南县界金谷涧中,或高、或下,有清泉、茂林、众果、竹柏、药草之属,莫不毕备。又有水碓、鱼池、土窟,其为娱目欢心之物备矣。时征西大将军祭酒王诩,当还长安,余与众贤共送往涧中,昼夜游宴,屡迁其坐。或登高临下,或列坐水滨,时琴、瑟、笙、筑,合载车中,道路井作,及住,令与鼓吹递奏,遂各赋诗以叙中怀,或不能者,罚酒三斗。感性命之不永,惧凋落之无期,故具列时人官号姓名年纪,又写诗著后。后之好事者,其览之哉。”《太平寰宇记》:郭缘生《述征记》曰:金谷,谷也。地有金水,自太白原南流经此谷。晋卫尉石崇,因即川阜而造制园馆。

本节内容整理自网络(或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宴陶家亭子
曲巷幽人宅,高门大士家。
池开照胆镜,林吐破颜花。
绿水藏春日,青轩秘晚霞。
若闻弦管妙,金谷不能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