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我少年时代浪费了不少时光,自认为朱颜常在,高歌欢笑空度日。
不知不觉当中发现忽然已经衰老,今天见到你来,又感觉春风回来了。
想到马上要分别,心里难过,且多饮几杯吧,我们徘徊在桃李花间。
看着花儿饮美酒,听着鸟鸣飞临晴山。
到了晚上竹林一片空寂,却正是闭关的好时间。

注释
(1)《晋书》:阮咸任达不拘,与叔父籍为竹林之游。
(2)闭关:犹闭门也,江淹《恨赋》:“闭关却扫,塞门不仕。”

饯校书叔云
少年费白日,歌笑矜朱颜。
不知忽已老,喜见春风还。
惜别且为欢,裴回桃李间。
看花饮美酒,听鸟临晴山。
向晚竹林寂,无人空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