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我本来就没有放弃俗世,但世人却抛弃了我。
一乘上无尽头的航程,就远纵八极无法回头。
燕客蔡泽极尽荣华,唐举这小子还敢讥笑?
采撷龙下颌的明珠时别把龙惊醒了,可暗暗让其归顺大道而不自知。
故乡的山岭有古松明月,等待你一起玩赏清晖。

注释
蔡山人,名字不详,高适集中也有《送蔡山人》一诗,当为同一人。此诗从内容看,当为李白于天宝三、四载间初出朝时所作。
倪:边际。无倪即无边际。
八极:八极:最边远之处。《淮南子·地形》:“八绘之外,乃有八极”
燕客两句出自《史记-范帷蔡泽列传补》,蔡泽燕国人,游学于诸侯小大甚众,不遇。唐举曰:‘先生之寿。从今以往者四十三岁。”蔡泽笑谢而去,谓其御者曰:悟持粱刺齿肥,跃马疾驱。怀黄金之印,结紫缓于要,揖让人主之前,食肉富贵,四十三年足矣。”

参考资料: 1、 詹福瑞,刘崇德,葛景春.李白诗全译.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杜,1997年:628页 2、 司马迁.史记.蔡泽传[M].上海:中华书局出版社,2013.
送蔡山人
我本不弃世,世人自弃我。
一乘无倪舟,八极纵远舵。
燕客期跃马,唐生安敢讥。
采珠勿惊龙,大道可暗归。
故山有松月,迟尔玩清晖。